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聖經中的分別主義


聖經中的分主義
Perry F. Rockwood “Bible Separation”

今天多少人誤用愛心來壓制為道爭辯的精神,以為指出別人受到異端思想迷惑就是沒有愛心,其實這樣的指正是真誠愛心的表現。

有一次馬丁路得的朋友勸他,為愛心和教會合一的緣故,不要堅持他某一點改革意見。馬路得回答說:「如果要我放棄神的話語來換取『愛』和『合一』,願神咒詛這樣的『愛』和『合一』」。

古教父亞他那修,因為堅持信仰不肯妥協的緣故而被充軍二十年。後來羅馬王帝提多把他召回來,勸他接納亞流主義,對他說:「亞他那修,你知道嗎?全世界都在反對你!」亞他那修勇敢回答說:「那麼我就反對全世界!」

經王」摩根(G. Campbell Morgan)說:「最明顯的是以論愛心見著的約翰壹書,作者竟然寫出對付違反真理最嚴厲的教訓:如果要與光明的神相交,就得與黑暗分開。我們不單要向愛的真理降服,同時也要維護愛的聖潔本質不變。

倘若我們向假愛降服,就是迷了路,遠離真愛了。愛的中心就是光,離棄光的愛就是假愛。神永遠不會出賣光去實行愛。倘若神容許罪以實現愛的話,整個宇宙就失去安全感了。正因為神有最強烈的愛,所以祂才不肯輕易地放過罪。」

梅欽博士(J. Gresham Machen)在慕迪神學院講道時指出:「從來沒有一個時代像今天一樣,基督教深深地被異教思想影響。今天,我們有三個立場可以選擇:第一,你可以站在基督這一邊,這是最好不過的;第二,你可以站在敵擋基督的那一邊,那也不錯;第三,你可以維持中立,但這卻是最壞的,因為影響站在基督這邊立場的人不是站在敵基督那邊的人,而是你這個一邊說接納基督教信仰,但又一邊接納敵擋基督立場的人,你在不知不覺之中成了兩者的橋樑。耶穌卻表明立場說:『不與我相合的,就是敵我的。』」(12:30)

慕迪先生說:「神才是我的幫助,所以我永遠不會與那些否定神的神性和耶穌基督救贖恩典的人相交。」

司布真也說:「我知道有許多弟兄與那些違背福音真理的人相交,並大事談論他們的行為,好像表示主耶穌也十分欣賞他們似的。其實真基督徒的責任就是與那些自稱是基督徒、卻否定神話語的人分別出來。」

保羅在加拉太書鮮明的立場說:「我希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該被咒詛。」

看來,保羅一定不會參與今天的大合一運動。正如約翰二書1011節說:「若有人到你們那裡,不是傳這教訓,不要接他到家裡,也不要問他的安.因為問他安的,就在他的惡行上有分。」

舊約中「分別主義

與傳異端信仰的人分開,這是聖經中最清楚而明顯的教訓。首先,我們看見神吩咐以色列人行割禮,目的就是要他們與未受割禮的人分開。摩西在申命記22912節說:「不可把兩樣種子種在你的萄葡園裏,免得你撒種所結的,和萄葡所結的,和萄葡園的果子都要充公。不可並用牛驢耕地,不可穿羊毛細麻兩樣攙雜料作的衣服。」神這樣限制以色列人的生活,目的是要他們從衣、食、生活、工作各方面學習「不與不潔的人混合」,乃要與他們分開。

這就是以斯拉為被擄歸回的以色列人娶異族女子為妻的事,在神面前憂傷的原因。以斯拉說:「以色列民和祭司並利未人沒有離絕迦南人、赫人……,仍效法這些國的民行可憎的事。因他們為自己和兒子娶了這些外邦女子為妻,以致聖潔的種類和這些國的民混雜……。」幸好,以斯拉的禱告感動百姓,他們就都來到神面前痛哭認罪。以斯拉就吩咐他們各人休外邦的妻子,與他們隔離。

當被擄歸回的百姓起來重建聖殿的時候,不信主的異族居民就向百姓表示要來幫助他們一同建殿,說:「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常常尋求你們的神,與你們一樣。」多麼友善和愛心的建議,正是今天教會大合一運動的領袖們所表現美麗姿態。但以斯拉知道,他們是不信的,不能與他們同負一軛。於是明確地對他們說:「我們建造神的殿與你們無干。」這就是「分別主義」的明確態度。

以斯拉知道,不能與未受割禮的人同負一軛,雖然這種態度會被不明白的人看為心胸狹窄,沒有愛心,但以斯拉知道,建殿事只能討神喜悅、不能討人歡心。為了堅守「分別的經訓」,他們甚至腰間配刀,儆醒不容仇敵前來進行破壞。

約沙法王曾協助亞哈王打仗,要奪回基列的拉末。雖然約沙法王是一位敬虔的猶大王,耶和華也與他同在,他曾熱心遊行各地教訓百姓要遵行摩西的律法,清除偶像,因此,神也賜福與他,使他大享尊榮。可是,他卻在「愛心」上糊塗了,竟然與罪大惡極的亞哈王結盟、結親,一同去打仗(這以色列王亞哈娶了外邦西頓王的女兒耶洗別為妻,叫以色列人拜巴力,殺死所有耶和華的先知,使全國只剩下七千人不向巴力屈膝,是列王中最罪大惡極的王),這事耶和華大大不喜悅,就嚴嚴的責備他。

聖經記載這件事說:「約沙法大有尊榮貲財,就與亞哈結親。過了幾年,他下到撒瑪利亞去見亞哈,亞哈為他和跟從他的人宰了許多牛羊,勸他與自己同去攻取基列的拉末。以色列王亞哈問猶大王約沙法說,你肯同我去攻取基列的拉末麼?他回答說,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與你的民一樣,必與你同去爭戰。」

我們看見牛與驢一同耕地,信與不信的同負一軛,約沙法王怎可以對拜巴力偶像的亞哈王說「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與你的民一樣」﹖今天福音派信仰的教會怎可能與天主教教會、新神學派教會、靈恩派教會、東正教教會等異端信仰的人合一?所以,約沙法王和亞哈王在戰場上大敗,亞哈也戰死了,雖然神憐憫約沙法王,使他可以逃回耶路撒冷,但神的先知耶戶前來責備他說:「你豈當幫助惡人,愛那恨惡耶和華的人呢?因此耶和華的忿怒臨到你。然而你還有善行,因你從國中除掉木偶,立定心意尋求神。」

約沙法王受了責備,似乎悔改,於是他再遊行遍地教訓百姓要秉公行義、要愛神。神也原諒他,在許多戰事上幫助他,賜福與他。可是,到了晚年,他又再一次與罪大惡極的以色列王亞哈謝交好,二人一同造船要往他施,卻為先知再一次責備,並且預言他們的船必遭耶和華所破壞,不能成功。後來,果然應驗了.約沙法就死在耶路撒冷。

弟兄姊妹,這就是「好好先生」的結局。「好好先生」始終要討人的喜悅多於討神的喜悅,始終不明白「分別主義」是神的旨意,始終認為心胸闊、愛心大,才是偉大的表現。

要沒有原則地容納不信的人,和他們同負一軛是多麼容易的事,但要付代價堅守神的教訓,與不信人的分開,這才是不容易做到的事。所以聖經說:「耶穌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聖,也就在城門外受苦。這樣,我們也當出到營外就了他去,忍受他所受的凌辱。」(來13:12-13

新約中「分別主義

新約中最清楚明確的「分別教訓」,是哥林多後書61415節。保羅說:「我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甚麼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甚麼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甚麼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麼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甚麼相同呢?……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

聖經表示這是原則性的教訓,不單在婚姻的事上是這樣,在信仰、商業,和任何我們有權支配的事上都是這樣。我們不能避免與不信的人做同事,但我們可以避免與不信的人在屬靈的事上合作;我們不能避免與不信的人做親戚,但我們可以避免與不信的人做夫妻;我們不能避免與不信的人來往,但我們可以避免與不信的人結盟。

經文列出的五項比對:義與不義;光明與黑暗;基督與彼列;信主的與不信主的;神的殿與偶像。聖經的意思是,在這一邊是義、光明、基督、信主的、神的殿,在另外一邊是不義、黑暗、彼列、不信主的、偶像,兩邊要絕對分開,不可能相配、相交、相通、相和、相干、相同。這是十分明顯的分列,神的旨意絕對不喜歡我們將相反的兩邊混合,乃要我們「從他們中間分別出來。」

聖經的「分別主義」教訓還有許多,例如:「你們要防避假先知,他們到你們這裡來,外面披著羊皮,裡面卻是殘暴的狼……我就明明的告訴他們(指假先知)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罷。」(太7:1523)請看,主要我們防避假先知,與他們分開,連主自也說不認識他們,並且將他們趕出去。

「親愛的弟兄阿!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神的不是.因為世上有許多假先知已經出來了。」(約壹4:1)我們與假先知分開,更要與他們的靈分開。「弟兄們,那些離間你們,叫你們跌倒,背乎所學之道的人,我勸你們要留意躲避他們。」(羅16:17

讓那些將天主教靈修神學、靈恩思想、新派社會福音,滲進眾教會的領袖人物有禍了,他們離間了神的教會,叫許多人跌倒,我們要留意躲避他們。「你要嚴嚴的責備他們,使他們在真道上純全無疵。」(多1:13-14

這裡的嚴嚴責備不是偏激,而是看到離棄真道和絆倒人的嚴重性所發出的

「分別主義」是聖經中最明顯不過的教訓,沒有這樣的教訓,聖經不能維持「一點一畫不能改變」的本質,基督教早就在歷史上變得面目全非了。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