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以賽亞書第9-10章


以賽亞書第9-10

以賽亞書第9

1 但那受過痛苦的必不再見幽暗。從前 神使西布倫地和拿弗他利地被藐視,末後卻使這沿海的路,約旦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得著榮耀。

2 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見了大光;住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們。

3 你使這國民繁多,加增他們的喜樂;他們在你面前歡喜,好像收割的歡喜,像人分擄物那樣的快樂。

4 因為他們所負的重軛和肩頭上的杖,並欺壓他們人的棍,你都已經折斷,好像在米甸的日子一樣。

5 戰士在亂殺之間所穿戴的盔甲,並那滾在血中的衣服,都必作為可燒的,當作火柴。

6 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 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7 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

8 主使一言入於雅各家,落於以色列家。

9 這眾百姓,就是以法蓮和撒馬利亞的居民,都要知道;他們憑驕傲自大的心說: 10 磚牆塌了,我們卻要鑿石頭建築;桑樹砍了,我們卻要換香柏樹。

11 因此,耶和華要高舉利汛的敵人來攻擊以色列,並要激動以色列的仇敵。

12 東有亞蘭人,西有非利士人;他們張口要吞吃以色列。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13 這百姓還沒有歸向擊打他們的主,也沒有尋求萬軍之耶和華。

14 因此,耶和華一日之間必從以色列中剪除頭與尾,棕枝與蘆葦─ 15 長老和尊貴人就是頭,以謊言教人的先知就是尾。

16 因為,引導這百姓的使他們走錯了路;被引導的都必敗亡。

17 所以,主必不喜悅他們的少年人,也不憐恤他們的孤兒寡婦;因為,各人是褻瀆的,是行惡的,並且各人的口都說愚妄的話。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18 邪惡像火焚燒,燒滅荊棘和蒺藜,在稠密的樹林中著起來,就成為煙柱,旋轉上騰。

19 因萬軍之耶和華的烈怒,地都燒遍;百姓成為火柴;無人憐愛弟兄。

20 有人右邊搶奪,仍受飢餓,左邊吞吃,仍不飽足;各人吃自己膀臂上的肉。

21 瑪拿西吞吃(或譯:攻擊;下同)以法蓮;以法蓮吞吃瑪拿西,又一同攻擊猶大。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以賽亞書第10

1 禍哉!那些設立不義之律例的和記錄奸詐之判語的, 2 為要屈枉窮乏人,奪去我民中困苦人的理,以寡婦當作擄物,以孤兒當作掠物。

3 到降罰的日子,有災禍從遠方臨到,那時,你們怎樣行呢?你們向誰逃奔求救呢?你們的榮耀(或譯:財寶)存留何處呢?

4 他們只得屈身在被擄的人以下,仆倒在被殺的人以下。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但那受過痛苦的,必不再見幽暗。從前 神使西布倫地和拿弗他利地被藐視,末後卻使這沿海的路,約旦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得著榮耀。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見了大光;住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們。」

拿弗他利和西布倫都在以色列的北方,耶穌時代的加利利地。亞述軍隊以色列帶來悲慘和黑暗,淪為外族奴役之地,但末後將得著榮耀,應驗在耶穌基督的侍奉上,福音的光遍照全加利利和約但河兩岸,彌賽亞帶著祂生命和希望的信息到來,福音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傳開,直到地極。以賽亞對北國以色列預言審判前,先宣告將來的救恩。

「你使這國民繁多,加增他們的喜樂,他們在你面前歡喜,好像收割的歡喜,像人分擄物那樣的快樂。因為他們所負的重軛和肩頭上的杖,並欺壓他們人的棍,你都已經折斷,好像在米甸的日子一樣。戰士在亂殺之間所穿戴的盔甲,並那滾在血中的衣服,都必作為可燒的,當作火柴。」

先知例舉現實中收割與獲取戰利品的喜樂,使人理解救恩大光的屬靈喜樂,原在死蔭之地的人沒有望及救恩,但基督來向人類宣佈平安與喜樂,因為他們的重軛被折斷,如同士師基甸擊敗米甸人,救以色列人脫離米甸人的轄制,「重軛」、「肩頭上的杖」、「棍」不單是外邦人加諸以色列百姓的奴役,更是罪的轄制。欺壓他們的是黑暗之王,基督來,是要打破罪的束縛,解脫人身上罪孽的重擔,末了,彌賽亞帶來最終勝利,戰爭永遠止息,神的子民可燒掉戰靴血袍。

「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 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

這段話預言彌賽亞的降生,應驗在耶穌基督身上,祂有四個榮銜:「奇妙的策士」是指新王治理政事、領全民的能力;「全能的神」新王是耶和華在地上的代表,聖子耶穌和聖父從亙古就合而為一;「永在的父」指王永遠是祂子民的父親,祂保守看顧祂的子民;「和平的君」彌賽亞的治理可使社會和個人都樂享幸福和安定。

彌賽亞第一次降臨的時候,為世人帶來永生之道;第二次來臨的時候,將要以完全的智慧統治世人。靠著人的努力,和平永遠不可能在世界實現,這裡的描述不可能屬於地上的任何統治者,只有基督完全符合,榮耀的異象保證來自神的熱心,在人還迷失在罪中之時,神就開始祂恩典和榮耀的工作。

「主使一言入於雅各家,落於以色列家。這眾百姓,就是以法蓮和撒瑪利亞的居民,都要知道,他們憑驕傲自大的心說:磚牆塌了,我們卻要鑿石頭建築;桑樹砍了,我們卻要換香柏樹。因此,耶和華要高舉利汛的敵人來攻擊以色列,並要激動以色列的仇敵。東有亞蘭人,西有非利士人;他們張口要吞吃以色列。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神滿有能力的話向北國發出,痛斥驕傲頑梗的以色列,他們以富足自誇,縱使受挫於敵人,仍自稱要以上乘的材料(石頭、香柏樹)重建家園,無悔改之意,所以神要繼續施行刑罰,並不縮回祂的手,除了派遣亞蘭王利汛的仇敵來攻擊以色列外,亞蘭人也要來吞吃以色列,因惡人表似乎像朋友,但只要利益衝突便會立刻反目相戰。

「這百姓還沒有歸向擊打他們的主,也沒有尋求萬軍之耶和華。因此,耶和華一日之間必從以色列中剪除頭與尾,棕枝與蘆葦。長老和尊貴人就是頭,以謊言教人的先知就是尾。因為引導這百姓的,使他們走錯了路;被引導的都必敗亡。所以,主必不喜悅他們的少年人,也不憐恤他們的孤兒寡婦。因為各人是褻瀆的、是行惡的,並且各人的口都說愚妄的話。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神降下懲罰不是為了毀滅,而是為使百姓悔改,但他們沒有悔改,繼續頑梗作惡,所以將受到更嚴厲的懲罰,不單領袖及先知,連平民、甚至連主最憐恤的孤兒寡母也不得倖免,因為他們都多行不義。「棕枝」象徵尊貴人,指領袖;「蘆葦」生長在低濕的草地,指平民,不論貴賤都要被剪除。

首先剪除的是把國家引入歧途的長老、貴族,以及胡說八道的先知,因為他們將百姓引到虛妄之路,接著是被引導上錯路的人,他們看似可憐,其實並非無辜,因為神已然賜下祂的律法,但他們沒有用神的律法檢視人的作為,而是有樣學樣、褻瀆行惡、拜偶像。來孤兒寡婦應是蒙受神絕對的憐恤,但是他們也將要承受神公義的震怒,意味不再有憐憫任何百姓了。

「邪惡像火焚燒,燒滅荊棘和蒺藜,在稠密的樹林中著起來,就成為煙柱,旋轉上騰。因萬軍之耶和華的烈怒,地都燒遍;百姓成為火柴,無人憐愛弟兄。有人右邊搶奪,仍受饑餓;左邊吞吃,仍不飽足。各人吃自己膀臂上的肉。瑪拿西吞吃(攻擊)以法蓮,以法蓮吞吃瑪拿西,又一同攻擊猶大。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百姓的惡行蔓延如星火燎原,烈火的熱氣與上騰的煙柱,籠罩整個天空,如同百姓漫延的惡行覆蓋全境,荊棘和蒺藜象徵百姓氾濫的罪孽,罪惡最終連自己也燒除,將一切化為烏有,神的忿怒如火般燃點在百姓身上,全地滿了混亂及戰亂,仇恨、邪惡、殘暴撕扯著人的心,使他們與鄰居為敵,到處都是搶奪吞食。以法蓮及瑪拿西分別為約瑟的長子及次子,連他們也互相自我毀滅,最後他們聯合攻擊猶大,苦難就此結束了嗎?不,神的怒氣還未止消,仍繼續施行懲罰。

10章進一步列舉神伸手要懲罰的罪惡,「禍哉!那些設立不義之律例的和記錄奸詐之判語的,為要屈枉窮乏人,奪去我民中困苦人的理,以寡婦當作擄物,以孤兒當作掠物。」不義的首領對百姓盡行強暴,虧待寡婦孤兒、不幸和被壓迫的人,他們設立惡法,判決不按公義審判,神見了,不可能置之不理,此神再度臚列祂對孤兒寡婦及困苦者的關心,對照前「不憐恤他們的孤兒寡婦,因為各人是褻瀆的、是行惡的」,神照顧孤兒寡婦,不代表他們是義人,如果他們行惡,神也不會因他們的困苦而網開一面,因為祂是公義的,各人必擔當己罪。

「到降罰的日子,有災禍從遠方臨到。那時,你們怎樣行呢?你們向誰逃奔求救呢?你們的榮耀(財寶)存留何處呢?他們只得屈身在被擄的人以下,僕倒在被殺的人以下。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神反問壓迫窮人的人,當敵人從遠方殺到,他們怎麼!不公正的法官曲解、玩弄法律獲得的榮耀財寶,要藏哪裡呢?在神追討他們的日子裡,是無人能逃脫的!]


如果我們甘願得罪神,也不願令朋友或親戚感到不快,而仍自稱是真基督徒,那麼我們是在欺騙自己。
賓克(A. W. Pink


以賽亞書第10

5 亞述是我怒氣的棍,手中拿我惱恨的杖。

6 我要打發他攻擊褻瀆的國民,吩咐他攻擊我所惱怒的百姓,搶財為擄物,奪貨為掠物,將他們踐踏,像街上的泥土一樣。

7 然而,他不是這樣的意思;他心也不這樣打算。他心裡倒想毀滅,剪除不少的國。

8 他說:我的臣僕豈不都是王嗎?

9 迦勒挪豈不像迦基米施嗎?哈馬豈不像亞珥拔嗎?撒馬利亞豈不像大馬士革嗎?

10 我手已經搆到有偶像的國;這些國雕刻的偶像過於耶路撒冷和撒馬利亞的偶像。

11 我怎樣待撒馬利亞和其中的偶像,豈不照樣待耶路撒冷和其中的偶像嗎?

12 主在錫安山和耶路撒冷成就他一切工作的時候,主說:「我必罰亞述王自大的心和他高傲眼目的榮耀。」

13 因為他說:我所成就的事是靠我手的能力和我的智慧,我本有聰明。我挪移列國的地界,搶奪他們所積蓄的財寶;並且我像勇士,使坐寶座的降為卑。

14 我的手搆到列國的財寶,好像人搆到鳥窩;我也得了全地,好像人拾起所棄的雀蛋。沒有動翅膀的;沒有張嘴的,也沒有鳴叫的。

15 斧豈可向用斧砍木的自誇呢?鋸豈可向用鋸的自大呢?好比棍掄起那舉棍的,好比杖舉起那非木的人。

16 因此,主萬軍之耶和華必使亞述王的肥壯人變為瘦弱,在他的榮華之下必有火著起,如同焚燒一樣。

17 以色列的光必如火;他的聖者必如火焰。在一日之間,將亞述王的荊棘和蒺藜焚燒淨盡; 18 又將他樹林和肥田的榮耀全然燒盡,好像拿軍旗的昏過去一樣。

19 他林中剩下的樹必稀少,就是孩子也能寫其數。

20 到那日,以色列所剩下的和雅各家所逃脫的,不再倚靠那擊打他們的,卻要誠實倚靠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

21 所剩下的,就是雅各家所剩下的,必歸回全能的 神。

22 以色列啊,你的百姓雖多如海沙,惟有剩下的歸回。原來滅絕的事已定,必有公義施行,如水漲溢。

23 因為主萬軍之耶和華在全地之中必成就所定規的結局。

24 所以,主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住錫安我的百姓啊,亞述王雖然用棍擊打你,又照埃及的樣子舉杖攻擊你,你卻不要怕他。

25 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向你們發的忿恨就要完畢,我的怒氣要向他發作,使他滅亡。

26 萬軍之耶和華要興起鞭來攻擊他,好像在俄立磐石那裡殺戮米甸人一樣。耶和華的杖要向海伸出,把杖舉起,像在埃及一樣。

27 到那日,亞述王的重擔必離開你的肩頭;他的軛必離開你的頸項;那軛也必因肥壯的緣故撐斷(或譯:因膏油的緣故毀壞)。」

28 亞述王來到亞葉,經過米磯崙,在密抹安放輜重。

29 他們過了隘口,在迦巴住宿。拉瑪人戰兢;掃羅的基比亞人逃跑。

30 迦琳的居民(原文是女子)哪,要高聲呼喊!萊煞人哪,須聽!哀哉!困苦的亞拿突啊。

31 瑪得米那人躲避;基柄的居民逃遁。

32 當那日,亞述王要在挪伯歇兵,向錫安女子的山就是耶路撒冷的山掄手攻他。

33 看哪,主萬軍之耶和華以驚嚇削去樹枝;長高的必被砍下,高大的必被伐倒。

34 稠密的樹林,他要用鐵器砍下;黎巴嫩的樹木必被大能者伐倒。


[「亞述是我怒氣的棍,手中拿我惱恨的杖。我要打發他攻擊褻瀆的國民,吩咐他攻擊我所惱怒的百姓,搶財為擄物,奪貨為掠物,將他們踐踏,像街上的泥土一樣。」神列舉以色列的罪行後,宣佈使用亞述來懲罰他們,「褻瀆的國民」指整個以色列,因為猶大也陷入拜偶像等罪中,後來除了耶路撒冷外,整個猶大也都被亞述占領。

「然而他不是這樣的意思,他心也不這樣打算。他心裡倒想毀滅、剪除不少的國。他說:我的臣僕豈不都是王嗎?迦勒挪豈不像迦基米施嗎?哈馬豈不像亞珥拔嗎?撒瑪利亞豈不像大馬士革嗎?我手已經夠到有偶像的國,這些國雕刻的偶像過於耶路撒冷和撒瑪利亞的偶像。我怎樣待撒瑪利亞和其中的偶像,豈不照樣待耶路撒冷和其中的偶像嗎?」

主如何使用亞述對待全以色列,不論是毀滅北國的亞述或南國的巴比倫,都是好流人血,多行不義的國家,亞述是神的工具,但亞述攻打以色列及猶大,並非出於對神的效忠,而是他們自私驕傲,神只不過是收回對祂百姓的恩手,讓敵國自行其事,除非神掩面不看猶大,世上沒有任何敵人可以打倒猶大。亞述王看敘利亞北部的南方城市「迦勒挪」、北部城市「迦基米施」、敘利亞中部的南方城市「哈馬」、北方城市「亞珥拔」,都是囊中之物,連最後的撒瑪利亞也淪陷,所以認為剩下的區區耶路撒冷何足道哉。

「主在錫安山和耶路撒冷成就他一切工作的時候,主說:我必罰亞述王自大的心和他高傲眼目的榮耀。因為他說:我所成就的事,是靠我手的能力和我的智慧,我本有聰明。我挪移列國的地界,搶奪他們所積蓄的財寶,並且我像勇士,使坐寶座的降為卑。我的手夠到列國的財寶,好像人夠到鳥窩;我也得了全地,好像人拾起所棄的雀蛋。沒有動翅膀的,沒有張嘴的,也沒有鳴叫的。

亞述始終不知道自己的斤兩,驕傲蒙蔽了他們的眼目,他們不知自己對鄰國的恣意妄為,只不過是因為神不加干涉,等到神懲罰錫安和耶路撒冷的目的完成,神要基於公義反過來懲罰亞述。亞述殘忍悖逆,軍隊所到之處,盡留下死亡和荒蕪,不再有動翅膀的、張嘴的、鳴叫的。

「斧豈可向用斧砍木的自誇呢?鋸豈可向用鋸的自大呢?好比棍掄起那舉棍的,好比杖舉起那非木的人。因此,主萬軍之耶和華必使亞述王的肥壯人變為瘦弱,在他的榮華之下必有火著起,如同焚燒一樣。以色列的光必如火,他的聖者必如火焰。在一日之間,將亞述王的荊棘和蒺藜焚燒淨盡,又將他樹林和肥田的榮耀全然燒盡,好像拿軍旗的昏過去一樣。他林中剩下的樹必稀少,就是孩子也能寫其數。」

亞述王不認識坐在宇宙寶座上引導全地局勢、按自己旨意廢王立王的耶和華,他更不明白自己只是神的工具,卻將一切都歸功於己,但神阻擋驕傲的人,亞述的下場是肥壯人變為瘦弱(力量消失)、榮華有火著起(首都尼尼微成為廢墟 )、以色列的聖者一日之間將亞述王的荊棘和蒺藜焚燒淨盡(亞述王西拿基立圍攻耶路撒冷的185,000軍兵一夜之間被滅)、樹林和肥田的榮耀全然燒盡(資源全數消失),在神審判下,亞述如大火劫後的田野羸弱不堪,首都尼尼微被巴比倫王佔領,亞述帝國在地上從此消蹤匿跡。

「到那日,以色列所剩下的和雅各家所逃脫的,不再倚靠那擊打他們的,卻要誠實倚靠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所剩下的,就是雅各家所剩下的,必歸回全能的 神。以色列啊,你的百姓雖多如海沙,惟有剩下的歸回。原來滅絕的事已定,必有公義施行,如水漲溢。因為主萬軍之耶和華在全地之中,必成就所定規的結局。」

以色列百姓常常倚靠那些壓迫他們的外邦勢力,亞哈斯王倚靠亞述便是一例,但經過浩劫後的餘民,將會回轉歸向神,「那日」指神完成祂的懲治後,所逃脫的餘民將不再依靠殘忍的亞述,而是轉而信靠神,他們因著神的懲治,多如海沙的以色列人只有忠實的餘民能得救,預告猶大的下場無可挽回,因為他們始終拒絕神的先知,神定意要審判。

 所以主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住錫安我的百姓啊,亞述王雖然用棍擊打你,又照埃及的樣子舉杖攻擊你,你卻不要怕他。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向你們發的忿恨就要完畢,我的怒氣要向他發作,使他滅亡。萬軍之耶和華要興起鞭來攻擊他,好像在俄立磐石那裡殺戮米甸人一樣。耶和華的杖要向海伸出,把杖舉起,像在埃及一樣。到那日,亞述王的重擔必離開你的肩頭,他的軛必離開你的頸項,那軛也必因肥壯的緣故撐斷(因膏油的緣故毀壞)。

縱然行惡者罪有應得,但神仍勉勵認識自己罪惡的子民不要恐懼,攻擊雖然必然來到,但是神命定時間,亞述是神審判驕傲悖逆的百姓的工具,父母雖杖打兒女,心所繫仍是兒女而不是杖,等到對以色列的審判完畢,神就會如之前所應許的懲治亞述,猶大終必脫離亞述的轄制。「那軛也必因肥壯的緣故撐斷(因膏油的緣故毀壞)」,意思是在受膏者彌賽亞的面前,暗指在彌賽亞的十字架面前,罪人將脫去罪的纏累,從撒但的轄制與罪的誘惑中得解放。

「亞述王來到亞葉,經過米磯侖,在密抹安放輜重。他們過了隘口,在迦巴住宿。拉瑪人戰兢,掃羅的基比亞人逃跑。迦琳的居民哪(女子),要高聲呼喊。萊煞人哪,須聽。哀哉!困苦的亞拿突啊,瑪得米那人躲避,基柄的居民逃遁。當那日,亞述王要在挪伯歇兵,向錫安女子的山,就是耶路撒冷的山,掄手攻他。看哪,主萬軍之耶和華以驚嚇削去樹枝,長高的必被砍下,高大的必被伐倒。稠密的樹林,他要用鐵器砍下;黎巴嫩的樹木必被大能者伐倒。」

關於亞述的侵略,由十二座城形成一條從北方直接通往耶路撒冷的途徑,居民紛紛害怕逃難,亞述經過耶路撒冷北部的便雅憫地界,侵入耶路撒冷東部丘崗的村子挪伯,即將包圍攻打耶路撒冷,接著先知把目光轉向神,亞述人吹噓自己砍伐利巴嫩的香柏樹和松樹,但神說祂將砍倒高大的樹和稠密的樹林,應驗在西拿基立進攻猶大的時候,他辱駡主並吹噓自己的武勇,以賽亞鼓勵希西家王,神將向西拿基立的軍隊顯示祂的大能,解救耶路撒冷,最終圍攻耶路撒冷的軍兵一夜被滅,化險為夷。]

你的願望應該是無論生死,總要讓神在你身上照常顯大。
金碧士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