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以賽亞書第5章


以賽亞書第5

1 我要為我所親愛的唱歌,是我所愛者的歌,論他葡萄園的事:我所親愛的有葡萄園在肥美的山岡上。

2 他刨挖園子,撿去石頭,栽種上等的葡萄樹,在園中蓋了一座樓,又鑿出壓酒池;指望結好葡萄,反倒結了野葡萄。

3 耶路撒冷的居民和猶大人哪,請你們現今在我與我的葡萄園中,斷定是非。

4 我為我葡萄園所做之外,還有甚麼可做的呢?我指望結好葡萄,怎麼倒結了野葡萄呢?

5 現在我告訴你們,我要向我葡萄園怎樣行:我必撤去籬笆,使它被吞滅,拆毀牆垣,使它被踐踏。

6 我必使它荒廢,不再修理,不再鋤刨,荊棘蒺藜倒要生長。我也必命雲不降雨在其上。

7 萬軍之耶和華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家;他所喜愛的樹就是猶大人。他指望的是公平,誰知倒有暴虐(或譯:倒流人血);指望的是公義,誰知倒有冤聲。


[「我要為我所親愛的唱歌,是我所愛者的歌,論他葡萄園的事。我所親愛的有葡萄園在肥美的山岡上。」以賽亞在這首葡萄園之歌中,把猶大比喻為葡萄園:雖蒙神親手栽種護理,卻令神大失所望,行各樣罪惡、結出頑梗悖逆的野葡萄,最終難免要受神最嚴厲的責罰。

「他刨挖園子,撿去石頭,栽種上等的葡萄樹,在園中蓋了一座樓,又鑿出壓酒池;指望結好葡萄,反倒結了野葡萄。」神作為園主,細心又充滿期待地耕耘葡萄園,神從未坐以待收,而是盡心盡力、辛勤勞作,可惜好樹結出壞果子。

「耶路撒冷的居民和猶大人哪,請你們現今在我與我的葡萄園中,斷定是非。」以賽亞呼籲錫安自己作出判斷。神再次邀請祂的子民與祂評理,祂的要求是公正的,如果他們正確地面對現實,就會承認祂的公義和自己的罪惡。

「我為我葡萄園所作之外,還有什麼可作的呢?我指望結好葡萄,怎麼倒結了野葡萄呢?現在我告訴你們,我要向我葡萄園怎樣行:我必撤去籬笆,使它被吞滅;拆毀牆垣,使它被踐踏。我必使它荒廢,不再修理、不再鋤刨,荊棘蒺藜倒要生長;我也必命雲不降雨在其上。」

這裡栩栩如生地勾勒出傾注全力的好主人,卻因預想不到的結果而陷入深深地失意與絕望的心境,盡力的主人將失望轉為公義的憤怒、宣告審判,他「撤去籬笆、拆毀牆垣」,撤回保護祂子民的手,容許敵人來蹂躪以色列,結果葡萄園變成一片荒地。不再修剪和鋤刨,表示神停止道德和屬靈的栽培。

「萬軍之耶和華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家;他所喜愛的樹,就是猶大人。他指望的是公平,誰知倒有暴虐(倒流人血);指望的是公義,誰知倒有冤聲。」「公平」與「流人血」、「公義」與「冤聲」在原文發音相似,諷刺人的實際行為與神的要求相距千里,神指望祂的子民秉公行義,卻到處看到流血、冤屈和壓迫!]


一個關於人性的古老故事,人類至今還在一直嘗試自己拯救自己:想要透過自己的努力去『放下』自己、相信依靠自己的信念能達到完美、仰賴自己生活中的神祕經驗來與人不同等,這些至今依然全是徒勞無功。

與神和好絕不是藉由這些方法而來,只有那條很古舊的途徑才能獲得:藉由定睛在很久以前一次成就卻永遠成就的事,藉由接受那位曾經為我們的罪一次代贖卻永遠救贖的主耶穌。

如此,人們才能從他們自我的經歷中回轉歸向基督十字架的經歷,才能從偶像崇拜的宗教虛幻中,轉向永活而且真實的永生神!
J. Gresham Machen



以賽亞書第5

8 禍哉!那些以房接房,以地連地,以致不留餘地的,只顧自己獨居境。

9 我耳聞萬軍之耶和華說:必有許多又大又美的房屋成為荒涼,無人居住。

10 三十畝葡萄園只出一罷特酒;一賀梅珥穀種只結一伊法糧食。

11 禍哉!那些清早起來追求濃酒,留連到夜深,甚至因酒發燒的人。

12 他們在筵席上彈琴,鼓瑟,擊鼓,吹笛,飲酒,卻不顧念耶和華的作為,也不留心他手所做的。

13 所以,我的百姓因無知就被擄去;他們的尊貴人甚是飢餓,群眾極其乾渴。

14 故此,陰間擴張其欲,開了無限量的口;他們的榮耀、群眾、繁華,並快樂的人都落在其中。

15 卑賤人被壓服;尊貴人降為卑;眼目高傲的人也降為卑。

16 惟有萬軍之耶和華因公平而崇高;聖者 神因公義顯為聖。

17 那時,羊羔必來吃草,如同在自己的草場;豐肥人的荒場被遊行的人吃盡。

18 禍哉!那些以虛假之細繩牽罪孽的人!他們又像以套繩拉罪惡, 19 說:任他急速行,趕快成就他的作為,使我們看看;任以色列聖者所謀劃的臨近成就,使我們知道。

20 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

21 禍哉!那些自以為有智慧,自看為通達的人。

22 禍哉!那些勇於飲酒,以能力調濃酒的人。

23 他們因受賄賂,就稱惡人為義,將義人的義奪去。

24 火苗怎樣吞滅碎秸,乾草怎樣落在火焰之中,照樣,他們的根必像朽物,他們的花必像灰塵飛騰;因為他們厭棄萬軍之耶和華的訓誨,藐視以色列聖者的言語。

25 所以,耶和華的怒氣向他的百姓發作。他的手伸出攻擊他們,山嶺就震動;他們的屍首在街市上好像糞土。雖然如此,他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26 他必豎立大旗,招遠方的國民,發嘶聲叫他們從地極而來;看哪,他們必急速奔來。

27 其中沒有疲倦的,絆跌的;沒有打盹的,睡覺的;腰帶並不放鬆,鞋帶也不折斷。

28 他們的箭快利,弓也上了弦。馬蹄算如堅石,車輪好像旋風。

29 他們要吼叫,像母獅子,咆哮,像少壯獅子;他們要咆哮抓食,坦然叼去,無人救回。

30 那日,他們要向以色列人吼叫,像海浪匉訇;人若望地,只見黑暗艱難,光明在雲中變為昏暗。


[「禍哉!那些以房接房、以地連地,以致不留餘地的,只顧自己獨居境內。我耳聞萬軍之耶和華說:必有許多又大又美的房屋成為荒涼,無人居住。三十畝葡萄園只出一罷特酒,一賀梅珥穀種只結一伊法糧食。」

貪得無饜的地主收購窮人的祖業,以致窮人貧無立足之地,富人田連阡陌。對以色列而言,土地不能獨佔,是神賜給個人及其後裔的產業,神設立禧年的法律,使被出賣的地仍回到賣主手中,防止土地被大片吞併,但這律法被忽視,有些人擁有大片地產,甚至不留餘地,有些人則沒有土地、無法生存或淪為奴隸,富人只顧自己、完全不關心窮人的死活,神宣告這些富人終必受罰:房產必荒涼,田地出產稀少,30畝葡萄園的出產,只能榨釀約1罷特葡萄酒(約8加侖,通常葡萄園每畝地至少能釀出1,000加侖的酒),穀種只有1/10的收成(1賀梅珥等於10伊法,在古代近東的收成,以撒種數量的比例來看是1101賀梅珥的種子應該有10賀梅珥的收成)。

「禍哉!那些清早起來追求濃酒,留連到夜深,甚至因酒發燒的人。他們在筵席上彈琴,鼓瑟,擊鼓,吹笛、飲酒,卻不顧念耶和華的作為,也不留心他手所作的。...故此,陰間擴張其欲,開了無限量的口;他們的榮耀、群眾、繁華,並快樂的人,都落在其中。」

耽溺宴樂之輩,日夜醉酒,沈迷狂歡而不節制。傳道書8章說:「我就稱讚快樂,原來人在日光之下,莫強如吃喝快樂,因為他在日光之下,神賜他一生的年日,要從勞碌中時常享受所得的」,不是毫無節制的享樂主義,先知譴責他們的享樂放縱、不務正業而且目中無神,他們眼前的富足與快樂都將化為雲煙,陰間和死亡將大張其口,吞噬耶路撒冷的居民。

「卑賤人被壓服,尊貴人降為卑,眼目高傲的人也降為卑。惟有萬軍之耶和華因公平而崇高;聖者 神因公義顯為聖。」無論貧富貴賤,所有階層的人都會被降卑,但神公義的作為將得到尊榮和推崇,神的公義作為證明祂聖潔的品格,以色列因為忘記神是聖潔的,所以不明白公義的重要性。

「禍哉!那些以虛假之細繩牽罪孽的人,他們又像以套繩拉罪惡,說:任他急速行,趕快成就他的作為,使我們看看;任以色列聖者所謀劃的臨近成就,使我們知道。」那些明知自己的所作所為是有罪、卻仍堅持犯罪、甚至聲明「讓神為所欲為吧,我們要看看祂的心思意念」,嘲弄神的審判的人,他們以挑釁的態度要神隨意處置他們,自以為承受得住神的審判,認為先知所言不實,認定神不會在意他們的罪惡,然而終必自取滅亡。

「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禍哉!那些自以為有智慧、自看為通達的人。」顛倒是非的人,不能區分善惡、價值觀混亂;自以為有智慧的驕傲人,忘記自己只是個有限的存在物,無視於真智慧的根源是神。世上有許多人自以為聰明,不相信神,也藐視順從神話語的人,覺得自己比神還聰明,對神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妄下斷語。

「禍哉!那些勇於飲酒,以能力調濃酒的人。他們因受賄賂,就稱惡人為義,將義人的義奪去。」豪飲自誇、貪贓枉法的審判官,收了賄賂以後,就說義人有罪、惡人無罪,無視律法「不可受賄賂;因為賄賂能叫明眼人變瞎了,又能顛倒義人的話」的規定。

「火苗怎樣吞滅碎秸,乾草怎樣落在火焰之中,照樣,他們的根必像朽物,他們的花必像灰塵飛騰;因為他們厭棄萬軍之耶和華的訓誨,藐視以色列聖者的言語。」這是前面6種禍患的總結:惡者下場猶如被火焚毀的碎稭乾草,又如根部枯朽、花被風吹散的樹木,因為他們拒絕耶和華的訓誨及言語,也就是律法,無法走在正道,反倒順從身體的罪惡而行。

「所以耶和華的怒氣向他的百姓發作。他的手伸出攻擊他們,山嶺就震動,他們的屍首在街市上好像糞土。雖然如此,他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他必豎立大旗,招遠方的國民,發噝聲叫他們從地極而來。」

 落在永生神的手裡,真是可怕的!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祂雖深愛罪人但痛恨罪惡,犯罪的人惟有悔改才能被祂接納,當罪惡越過界限時,神就不再忍耐。「山嶺就震動」指不久前才有一場可怕的地震,在百姓心目中還記憶猶新,許多人死在街上,橫屍遍地,但神仍未收回祂的怒氣,如此的災禍顯然不足以懲罰以色列的罪惡,於是神號召遠方的國家,代祂追討以色列的罪,藉外邦人的入侵施行審判。]


我們靈魂裡絕大部分的噪音,都是來自於我們自己想要去控制那不可控制的。

願我們禱告:「耶和華啊,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測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 我的心平穩安靜,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的懷中;我的心在我裡面真像斷過奶的孩子。 以色列啊,你當仰望耶和華,從今時直到永遠! 」(詩篇131篇)
David Powlison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