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以賽亞書第21章


以賽亞書第21

1 論海旁曠野的默示:有仇敵從曠野,從可怕之地而來,好像南方的旋風,猛然掃過。

2 令人悽慘的異象已默示於我。詭詐的行詭詐,毀滅的行毀滅。以攔哪,你要上去!米底亞啊,你要圍困!主說:我使一切歎息止住。

3 所以,我滿腰疼痛;痛苦將我抓住,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我疼痛甚至不能聽;我驚惶甚至不能看。

4 我心慌張,驚恐威嚇我。我所羨慕的黃昏,變為我的戰兢。

5 他們擺設筵席,派人守望,又吃,又喝。首領啊,你們起來,用油抹盾牌。

6 主對我如此說:你去設立守望的,使他將所看見的述說。 7 他看見軍隊,就是騎馬的一對一對地來,又看見驢隊,駱駝隊,就要側耳細聽。

8 他像獅子吼叫,說:主啊,我白日常站在望樓上,整夜立在我守望所。

9 看哪,有一隊軍兵騎著馬,一對一對地來。他就說:巴比倫傾倒了!傾倒了!他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於地。

10 我被打的禾稼,我場上的穀啊,我從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那裡所聽見的,都告訴你們了。

11 論度瑪的默示:有人聲從西珥呼問我說: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

12 守望的說:早晨將到,黑夜也來。你們若要問就可以問,可以回頭再來。

13 論阿拉伯的默示:底但結伴的客旅啊,你們必在阿拉伯的樹林中住宿。 14 提瑪地的居民拿水來,送給口渴的,拿餅來迎接逃避的。 15 因為他們逃避刀劍和出了鞘的刀,並上了弦的弓與刀兵的重災。

16 主對我這樣說:「一年之內,照雇工的年數,基達的一切榮耀必歸於無有。

17 弓箭手所餘剩的,就是基達人的勇士,必然稀少,因為這是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說的。」


[本章談到即  將受到審判的三個民族:巴比倫、以東、阿拉伯。

「論海旁曠野的默示:有仇敵從曠野,從可怕之地而來,好像南方的旋風,猛然掃過。」海旁曠野指巴比倫城所在的大平原,境內散佈湖沼,另有幼發拉底河流過,地勢平坦,國土猶如海旁的淺灘。瑪代軍隊洶湧而至,如巴勒斯坦南部的沙漠地帶有烈風吹過一般。

巴比倫人生活奢侈淫逸、拜偶像之風尤為嚴重。聖經描繪巴比倫為異教、罪惡及驕傲的象徵,巴比倫象徵魔鬼的領域,充滿諸多褻瀆神和崇拜偶像的行為。巴比倫的滅亡是因為他們廢棄公義。

「令人淒慘的異象已默示於我。詭詐的行詭詐,毀滅的行毀滅。以攔哪,你要上去!瑪代啊,你要圍困!主說:我使一切歎息止住。」先知的眼前出現一幅淒慘的畫面:一股強盜勢力正在從事詭詐,暴力和破壞,就是行詭詐的巴比倫被毀滅的慘況。以攔人為亞述、巴比倫的世仇,後來與波斯聯手征服巴比倫,解除各國所受壓迫(歎息止住)        。瑪代與以攔一樣代表波斯。聖經一直在證明神在掌管、展開一切的歷史。
         
「所以我滿腰疼痛,痛苦將我抓住,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我疼痛甚至不能聽,我驚惶甚至不能看。」以賽亞對戰爭之可怕極為敏感,他預先看到未來的毀滅場面非常恐怖,以致他茫然痛苦、不知所措。「我心慌張,驚恐威嚇我。我所羡慕的黃昏變為我的戰兢。」巴比倫淪亡、末日大災難的淒慘異,象使先知無法安靜默想、心思非常恐慌。

「他們擺設筵席,派人守望,又吃又喝。首領啊,你們起來,用油抹盾牌。」指巴比倫正在安逸無慮、狂宴的那一夜,瑪代和波斯的軍隊攻陷巴比倫時,突然被敵人毀滅。用油抹盾牌用油抹皮質的盾牌以防它乾裂,這是為戰爭做準備。「首領阿 ...... 抹盾牌」是守望者的呼號,叫人速起備戰迎敵。這種準備打仗的行動可能是要讓皮革更有彈性,不易破碎,擦得油亮的盾牌也可以擾亂敵軍的視線。

神屬咐先知以守望者的身分留意異象,然後述說出來。「主對我如此說:你去設立守望的,使他將所看見的述說。」以賽亞先看到以攔瑪代軍隊的前進,再看到巴比倫人的筵席,現在看到侵略軍進入城內。先知似乎列身於巴比倫陷落前城牆的守望者中間,並以這樣的身份報導所見所聞。

「他看見軍隊,就是騎馬的一對一對的來,又看見驢隊、駱駝隊,就要側耳細聽。」以賽亞看見了進攻的敵人,「騎馬的一對一對的來」指瑪代的軍隊以整齊的步伐向著巴比倫進發。「驢隊,駱駝隊」指以驢、駱駝代步的軍隊,或載運食糧等物資的隊伍,可能是假冒商隊,使敵人毫無防備的軍隊。

「他像獅子吼叫,說:主啊,我白日常站在望樓上,整夜立在我守望所。」異象遲遲不出現,先知等得不耐煩,如獅子吼叫般向神投訴。

「看哪,有一隊軍兵騎著馬一對一對地來。他就說:巴比倫傾倒了!傾倒了!他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於地。」巴比倫帝國雖在主前539年亡於波斯王古列及瑪代王大利烏的聯軍,但作為敵對神之代表的巴比倫,要到大災難時期結束時才最終被毀滅,他們的神像被打碎在地,這些神像完全保護不了驕傲的人。

先知對同胞述說異象:「我被打的禾稼,我場上的穀啊,我從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那裡所聽見的,都告訴你們了。」「我被打的禾稼 ...... 穀」稱呼長期被外邦(包括巴比倫)壓逼、備受羞辱的選民以色列。對以賽亞時代的猶太人而言,聽到巴比倫曾攻陷強大的亞述,統治南米所波大米,卻會在傾刻間遭到毀滅,簡直是毫無根據的謠言。但以賽亞告誡猶大百姓,巴比倫的傾倒是神的計畫,猶大要轉向神。

「論度瑪的默示:有人聲從西珥呼問我說: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度瑪、西珥都是以實瑪利的兒子,都指以東。         「夜裡如何」詢問者迫切而重複地問黑夜還有多長,希望之晨何時來到?以賽亞重複兩遍,聽起來更加淒慘哀傷。以賽亞預言在完全悔改罪惡之前,如同晝夜周而復始般,黑暗時代始終盤踞在那裡。

「守望的說:早晨將到,黑夜也來。你們若要問就可以問,可以回頭再來。」指外族壓迫者一個過去,一個又起來。以東人只是短期內脫離困境,仍要繼續在困境中度日。以東的遭遇或會有轉機,要看人民是否悔改,但最後終於淪為完全荒涼的狀態。

接著是亞述攻擊阿拉伯的預言。阿拉伯是以實馬利的後裔,所羅門時代,與他們締結緊密的商業關係,他們成了阻擋好戰的東方民族入侵以色列的保護牆,以色列也依靠他們。猶大與阿拉伯的關係好比埃及與猶大的關係,此預言強烈暗示惟有耶和華值得信靠。

「論阿拉伯的默示:底但結伴的客旅啊,你們必在阿拉伯的樹林中住宿。」「底但」是一阿拉伯人的部落。「結伴的客旅」底但人是阿拉伯半島上從事貿易行業的代表,利用陸路與遠在西北的推羅建立貿易關係。主要出口產品有象牙、烏木、高貴的毯子。阿拉伯通過貿易積累財富,亞述為了確保通向阿拉伯的貿易通道,攻打阿拉伯。橫跨沙漠的商隊為了躲避亞述的襲擊,常隱藏在樹林中。         

「提瑪地的居民拿水來,送給口渴的,拿餅來迎接逃避的。」提瑪是阿拉伯曠野上的綠洲,呼籲提瑪人給逃難的底但人救援。提瑪和度瑪都是以實瑪利的兒子。底但人沒有糧食,只好逃離敵人。現在要求他們的鄰居提瑪人同情他們饑餓的困境。

「因為他們逃避刀劍和出了鞘的刀,並上了弦的弓與刀兵的重災。主對我這樣說:一年之內,照雇工的年數,基達的一切榮耀必歸於無有」。

「基達」是以實瑪利十二子中的第二子,在阿拉伯沙漠從事遊牧業,擁有強大的勢力,在聖經中是指阿拉伯遊牧民族的統稱。以賽亞預言基達人所擁有的一切榮耀,必在一年之內歸於無有,所定的懲罰定會降臨,有一場大規模的懲罰臨到北阿拉伯的所有沙漠地帶。]


應該發出聲音,一是為了招聚群,一是為了趕走狼加爾文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