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以賽亞書第16章


以賽亞書第16

1 你們當將羊羔奉給那地掌權的,從西拉往曠野,送到錫安城(原文是女子)的山。

2 摩押的居民(原文是女子)在亞嫩渡口,必像遊飛的鳥,如拆窩的雛。

3 求你獻謀略,行公平,使你的影子在午間如黑夜,隱藏被趕散的人,不可顯露逃民。

4 求你容我這被趕散的人和你同居。至於摩押,求你作他的隱密處,脫離滅命者的面。勒索人的歸於無有,毀滅的事止息了,欺壓人的從國中除滅了, 5 必有寶座因慈愛堅立;必有一位誠誠實實坐在其上,在大衛帳幕中施行審判,尋求公平,速行公義。

6 我們聽說摩押人驕傲,是極其驕傲;聽說他狂妄、驕傲、忿怒;他誇大的話是虛空的。

7 因此,摩押人必為摩押哀號;人人都要哀號。你們摩押人要為吉珥哈列設的葡萄餅哀歎,極其憂傷。

8 因為希實本的田地和西比瑪的葡萄樹都衰殘了。列國的君主折斷其上美好的枝子;這枝子長到雅謝延到曠野,嫩枝向外探出,直探過鹽海。

9 因此,我要為西比瑪的葡萄樹哀哭,與雅謝人哀哭一樣。希實本、以利亞利啊,我要以眼淚澆灌你;因為有交戰吶喊的聲音臨到你夏天的果子,並你收割的莊稼。

10 從肥美的田中奪去了歡喜快樂;在葡萄園裡必無歌唱,也無歡呼的聲音。踹酒的在酒醡中不得踹出酒來;我使他歡呼的聲音止息。

11 因此,我心腹為摩押哀鳴如琴;我心腸為吉珥哈列設也是如此。

12 摩押人朝見的時候,在高處疲乏,又到他聖所祈禱,也不蒙應允。

13 這是耶和華從前論摩押的話。

14 但現在耶和華說:「三年之內,照雇工的年數,摩押的榮耀與他的群眾必被藐視,餘剩的人甚少無幾。」


[「你們當將羊羔奉給那地掌權的,從西拉往曠野,送到錫安城(女子)的山。 」接續前章對摩押所受災害的憐憫,以賽亞呼籲他們要服從大衛的王權,獻羊羔為貢物表示歸順,亦即勸勉摩押人要順服大衛王權的終極繼承人,基督。

「摩押的居民(女子)在亞嫩渡口,必像遊飛的鳥,如拆窩的雛。求你獻謀略、行公平,使你的影子在午間如黑夜,隱藏被趕散的人,不可顯露逃民。求你容我這被趕散的人和你同居。至於摩押,求你作他的隱密處,脫離滅命者的面。勒索人的歸於無有,毀滅的事止息了,欺壓人的從國中除滅了。必有寶座因慈愛堅立,必有一位誠誠實實坐在其上,在大衛帳幕中施行審判,尋求公平,速行公義。」

摩押難民顛沛流離,不知要到何處避難。因神已懲罰摩押,故先知勸告遭災落難的摩押人,應該公正仁慈地對待鄰居猶大,將心比心,不要欺負為了躲避亞述等威脅而逃到摩押避難的人,要像夜間的黑影那樣掩護難民,將來出生於大衛家的基督,必給地上各國帶來安全,平安和繁榮,連摩押也受其庇護。

「我們聽說摩押人驕傲,是極其驕傲;聽說他狂妄、驕傲、忿怒,他誇大的話是虛空的。因此,摩押人必為摩押哀號,人人都要哀號。你們摩押人要為吉珥哈列設的葡萄餅哀歎,極其憂傷。因為希實本的田地和西比瑪的葡萄樹都衰殘了。列國的君主折斷其上美好的枝子;這枝子長到雅謝延到曠野,嫩枝向外探出,直探過鹽海。因此,我要為西比瑪的葡萄樹哀哭,與雅謝人哀哭一樣。

希實本、以利亞利啊,我要以眼淚澆灌你,因為有交戰呐喊的聲音臨到你夏天的果子,並你收割的莊稼。從肥美的田中奪去了歡喜快樂;在葡萄園裡必無歌唱,也無歡呼的聲音。踹酒的在酒醡中不得踹出酒來,我使他歡呼的聲音止息。因此,我心腹為摩押哀鳴如琴;我心腸為吉珥哈列設也是如此。」

驕傲自大是摩押最明顯的問題,也是被毀滅的主要原因。摩押居住在高地,擁有豐富水源,收穫足夠的糧食,畜牧業也很發達,四圍還修築堅固的要塞,因此極其驕傲;但他們現在要為葡萄餅哀嘆,因為葡萄是摩押的主要盛產及經濟命脈,災禍卻使葡萄樹衰殘,摩押失去了他們主要的生計,他們的葡萄樹樹枝原延到曠野、探過鹽海,外銷到周圍各國,但卻要被別國折斷,甚至原是歡樂的豐收期間,也因神降下刀兵,使葡萄園再沒有歡樂的聲音,先知為他們灑下同情的眼淚,和摩押的居民一同哭泣。

「摩押人朝見的時候,在高處疲乏,又到他聖所祈禱,也不蒙應允。這是耶和華從前論摩押的話。但現在耶和華說:三年之內,照雇工的年數,摩押的榮耀與他的群眾必被藐視,餘剩的人甚少無幾。」

拜偶像的人普遍認為不幸臨到,是因為奉獻不夠或祈求不夠,為使他們信奉的假神回心轉意,他們不斷祈求,然而,這些沒有生命氣息的偶像,不可能跟不打盹、不睡覺的造物主相比,縱使摩押人在他們神的邱壇旁祈禱到聲嘶力竭的程度,偶像也不回答。

最後神必按照祂所說的時間(「雇工的年數」指精確的時間計算),使預言應驗。亞述王在征服阿拉伯西北部族時,即途經摩押,將這地蹂躪洗劫一番,使境內人民飽受戰禍之苦,即應驗了這裡的預言。]


不要害怕人的責備。不要因為有時候你被逼迫而灰心。

如果有時候你被稱為頑固分子、狂熱分子、熱心黨徒、瘋子、傻子,不要為此煩惱。這些頭銜可沒有什麼羞恥的地方,它們常常是被加在最好、最有智慧的人身上的。

如果你被別人表揚才發熱心、如果你熱心的車輪一定要被世界的讚許加油潤滑,你的熱心將會是短暫的。

不要理會人的褒貶。

只有一件事是值得關心的,那就是神的讚許。

只有一個問題是值得我們去問的,那就是關於我們所做的事:「在審判的日子,這會怎樣?」
萊爾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