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我終於從靈恩教會走出來了


我終於從靈恩教會走出來了
20186
王姊妹

我怎麼信主的?

我出生在雲南,我從小生長的家庭環境充滿了爭吵打鬧聲,我父親常常拿我撒氣,動不動就打我,還打我媽。我恨我父親,對這個家充滿了怨恨、苦毒,心想我快點長大,遠離他們。我努力考大學的目的是離開家,遠離我的父母,遠離我的傷痛記憶。後來,我離開家了,上了大學,自由了,便亂交男朋友,想從這些兩性關係中得到愛,但結果卻是一連串的彼此傷害,生活很混亂。慢慢的,我厭倦了這種生活,開始恨這樣的“遊戲人生”,想換一個環境,遠離自己熟悉的一切人、事、物,重新開始新的生活。所以,大學畢業我就去了北京,離我的家人遠遠的。我認為我之所以今天會變成這個樣子都是他們造成的。

2001年,我在北京工作,那時的我對前途很迷茫,沒有方向,內心空虛。我的同學給我傳福音,我不反感。我拿了本聖經自己回家讀時,讀到“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的時候,我感覺到主的愛,就決定信主了。當被問到:“你承認自己是罪人嗎?”,我當然一口承認,因為從小我外婆就這樣告訴我的,我愛外婆,相信她說的話。但自己具體有什麼罪,不清楚。2002年,雖然我不太明白受洗的含義,但經不住教友一再地邀請,我便受洗了。

後來,就一直參加北京的一個家庭教會的聚會。我很享受唱詩、聽道,但我選擇性地讀聖經,我只喜歡讀關於“神的愛”的內容,聖經上那些嚴厲的話都跟我無關,我覺得那些話是耶穌說那個時代的法利賽人聽的。那時,雖然我說自己是基督徒,但依然犯很多聖經裡說的罪,享受罪中之樂,不覺得痛苦,好像吸毒上癮的人,明知道毒品會要了人的命,但還是脫離不了,成癮。現在回頭看,明白那個時候的自己已經深陷罪的泥潭,很多罪都很明顯的:淫亂、撒謊、恨人,欺騙、虛假、驕傲、論斷人、貪婪等等。那時我知道這些是神不喜歡的,但我並不在意這些問題,依然正常聚會、在教會裡服侍,在人前我是一個好人有道德,也很熱心,喜歡做善事等等。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是個“兩面派”,心裡其實很累,很累。我喜歡去教會,因為能夠得到心理安慰,唱詩歌時,閉著眼睛,身體左搖右擺,兩手高高舉起,接受神的愛。我最喜歡“耶穌愛我們、醫治我們一切的傷痛,饒恕我們一切的罪惡過犯,希望我們變得更好”一類的歌。參加完這些教會活動,當時心裡滿足,但一轉身走出教會,又變回自己,繼續過著犯罪墮落,自欺欺人的生活。

2004年,我們一家搬到上海。沒有了聚會,那就自己開放家庭,找了一幫人來聚會。沒有人帶領,我們就學《標杆人生》和《門徒造就》等類的書,大家都很少讀經。因為自己帶領教會,所以就就變得自高自大起來。後來我們也找了當地的傳道人來講道,但大家依然只愛聽“神是愛”的道,我們覺得不好的傳道人就不要他再來了。我們的聚會就是大家唱歌、讀書、或者零零碎碎地聽道,然後就一起出去吃飯、聊天,有空就約著一起去旅遊,有時也去酒吧或者卡拉OK,大家聯絡感情,我覺得有一幫基督徒朋友還是挺開心的。

因為不好好讀經,又自我為中心的選擇性地去聽道,所以我對聖經真理不清楚,以至於後來接觸到了靈恩派,對於他們主張的一些不符合聖經的教導我也不會分辨,而且還跟著去做,使自己受了很多虧損。

2006-2009年:接觸到靈恩派
第一個經歷:經歷“內在醫治釋放”

在北京傳福音給我、帶我信主的那個同學後來走偏了。她接觸到新加坡一個偏靈恩的教會,便加入其中,全職服侍。雖然有人提醒她走偏了,她不聽,還和那些提醒她的人決裂了,堅持自己的選擇。2006年,她有一天打電話給我,說神感動她從北京到上海來看我。她帶了一個新加坡的“姐妹”一起來見我,她們說,很多人的心理健康都有問題,包括牧師、醫生,如果沒得到神的醫治,有的人最終還會自殺。她們就是來幫助我的,知道我內心受過傷害。

她們來到我們聚會的地方,我們進了一個房間,關上門。這兩個“姐妹”就問我,我最想得釋放的事情是什麼?我很猶豫,不想說,我從來沒跟人說過自己內心的那些秘密。她們會怎麼看我呢?真的有用嗎?看到我疑惑,她們說,她們幫助過很多人了,一定不會把我的事情說出去的。她們讓我回想小時候,說很多事情跟自己的原生家庭是有關係的,根源就在那裡。她們讓我回想傷害是從哪裡開始的,回憶出的畫面越多越好。然後她們就開始圍著我“唱靈歌”、“跳靈舞”。我看她們圍著我轉圈,邊唱邊跳,覺得很奇怪,什麼也想不出來。但她們鼓勵我一定要想出來,不要放棄,不然你內心的傷害就不能得到醫治了。她們讓我閉上眼睛,專心冥想。我就閉上眼睛,使勁想,想到第一個畫面了,就告訴她們: “是我五歲的時候,我爸爸打我,媽媽對我怎麼怎麼樣,我在哭……”,她們就說:“好,這個時候,你要想像主耶穌進到你的畫面裡,他進入你的童年了,把你抱在懷裡了,有沒有?”我真的在腦海裡想出一幅畫面,主耶穌穿著潔白的衣服,到了我的身邊,把我抱在懷裡,安慰我。我就告訴她們了。她們說:“好,就是這樣,主醫治你了。” 對於我交過的那些男朋友,那些傷害我的男人,一想起來就讓我痛苦的事情,該怎麼解決呢?她們讓我把那些人的名字一個個寫在紙上,然後,她們把紙折好,撕碎,禱告說:“我們把這些人都放在耶穌的十字架下了,求主砍斷我與這些人的連接。”然後,禱告完了,兩個多小時過去了,就結束了,她們說我已經被醫治和釋放了。我當時感覺挺好的,但是後來,沒過多久,我又開始痛苦,而且更加痛苦,因為我發現我還是恨我的父母,恨傷害過我的那些人,他們以前對我說過的話、做過的事變得更加清晰,令我心灰意冷,想哭。我只能硬逼自己儘量不去想,心裡依然痛苦,依然受傷,依然沒有感受到愛,依然有個空洞,填不滿、依然找些外面的東西來滿足自己……。生活還是老樣子,沒什麼改變。我覺得這個“內在醫治”沒有用,改變不了任何事,是假的。

第二個經歷:被“趕鬼”、 被教導“看異象”、”說方言”

2006年,我回雲南老家時認識了一個有“醫病”和“趕鬼”恩賜的“姐妹”。聽她講那些她跟鬼打交道、對話的故事,我很好奇,常常暗自琢磨那些“神奇的事情”。沒想到一天早上,我正想到這事的時候,我突然在自己家門口的走道上遭遇了”鬼“——我被鬼打倒了。當時只有我媽媽在我後面走,她看見我重重地摔在地上,我當時就暈了過去,兩秒鐘後醒來,發現後腦勺上腫起了拳頭大的一個包,脖子上有五個清晰的青紫的手指頭印子,好像一隻手掐住了我的脖子,然後把我重重摔倒,我的膝蓋也摔破了,流血。我當時就害怕得大哭,打電話給那個“姐妹”,她馬上趕過來給我趕鬼,讓我筆直地站在她面前,然後她盯著我的眼睛,一遍一遍地問:“你承認耶穌是神的兒子,是基督嗎?”我不斷地回答:“承認”,過了5分鐘,她沒看出我有什麼不妥,說我的瞳孔也沒有放大、發散,眼神沒有游離,也沒有身體震動、倒地或者嘔吐,那麼我沒事了,沒有被鬼附。這事就這樣過去了。我心有餘悸,覺得鬼的事太詭異,不能多想。後來去醫院檢查,還好,腦袋上面的頭皮血腫過了半年就消了,沒有大礙。我搞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後怕。

後來她來上海參加一個特會,三番五次邀請我去,我最後還是去了,還叫上了我們自己教會的幾個人同去。她們在一個廠房裡聚會,人很多,唱詩的時候大家激情高昂,手舞足蹈。之後,她們就開始教大家“看異象”,說:“很簡單,你閉上眼睛,儘量想出一個畫面,比如有人看到萬馬奔騰,就說明很多人得釋放了,或者神的能力沖出來(大概類似的意思,記不清了),‘異象’是神給你啟示,跟你說話的一種方式。”然後就讓每個人找一個角落自己呆著,閉著眼睛想。我好像也想出了什麼畫面,不過都不記得了。

接下來就是“教方言”的環節了。他們說:“方言是我們自己直接和神溝通的語言,可以表達我們自己現在的語言所不能表達的意思,跟神的關係會更直接,是天使的言語。”然後,他們的同工們就走到我們身邊,對著我們每個人的耳朵哇啦哇啦說一陣,都是單音,類似“滴滴滴滴,得得得得,噠啦噠啦”這種。在場的人很多人在笑,有的人學會了,被鼓勵屬靈,靈性好;沒學會的也被鼓勵,不要放棄,要努力學。

之後,就開始“趕鬼”了。那些同工大聲禱告,現場沒有什麼人倒下來,但我的一個朋友突然說她頭暈噁心,想吐。我問她:“是不是你裡面的鬼要出來了?”她說: “不是,我只是覺得這裡空氣不好,太悶了,有點想吐。”

結束了,我們在回家的路上還操練剛學會的“方言”呢。我後來在家禱告就一直說“方言”,覺得自己得到了一個“新本領”,比別人厲害了,我跟神的關係更近了。我甚至還用這事去傳福音,福音對象是一個上海外語學院的大學生,她很好奇,讓我把方言錄給她聽。她說,她學校裡有很多學不同語系的同學,如果有人聽懂了,說明我說的神果然厲害,她就信。我真的拿錄音筆把方言錄給她拿去“鑒定”了。過了兩星期,她說,沒有人聽得出,所以她不信耶穌。我把這事告訴帶我信主的那個“姐妹”,她還責備我不應該“洩露秘密”,這個是我和神之間的神秘語言,不能給別人知道。

至於雲南那個會醫病趕鬼的“姐妹”,她後來拐彎抹角地跟我們要錢,要資助他們的事工等等,我心裡就反感了。之後,我也聽和她一同聚會的人說,她藉著醫病趕鬼的名義住到了當地一個生病的孩子家,讓人家給她打金項鍊,給她錢,她保證那個孩子一定能好。後來,錢到手了,可那個孩子的病沒好,反而更加嚴重了。知道了這些,從此我便不再跟她交往。

但是“看異象”,“說方言“=”這些事我還在做,某天看到聖經說:你們要結出聖靈的九種果子。我就跟神求,給我那九種聖靈的果子。後來我做夢的時候就夢到我心裡有一個“九宮格”,每個格子裡本來有的是“自私、驕傲、撒謊”等等不好的東西,但是神的手像拔蘿蔔一樣把這些壞東西拔掉了,然後種進了新的東西,就是聖靈的那九個果子“仁愛、喜樂、和平……”,我高興極了,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跟教會的弟兄姐妹分享,我已經得到聖靈的九種果子了。大家都很羡慕我,覺得我很屬靈,跟神的關係很好,他們怎麼就沒有這樣的經歷?這些話助長了我的驕傲,讓我更加不認識自己了。以後我們教會就偏向於追求這種“屬靈”的經歷,很看重神直接對我們個人說了什麼話、看到了什麼“異象”,讀經是不重視的。回想我從信主開始,之後的八年之間我都沒有從頭到尾完整地讀過一遍聖經。我的信仰不是建立在耶穌基督上,而是建立在自己的感覺和一些似是而非的虛妄的道理上。那麼,緊接下來我會離棄神也不足為奇了。

2008.6-2010.5年,離棄神

2007年我生了孩子後有了產後抑鬱症,加上跟公婆同住,大家的摩擦日益增多。沒過多久,家庭矛盾激化、升級,家裡每天吵鬧聲不斷,甚至發展到動手打架的地步,去教會也解決不了我的任何問題。後來,教會內部有一些結黨和紛爭的事情,我覺得自己受了傷害,便於2008年離開了教會。 同時,在一次墮胎之後,我的身體健康狀況突然變得很差,得了頸椎病,全身疼痛、怕冷、腸胃失調、頭暈乏力……,我不得不辭掉了工作,整天躲在家裡,自我封閉,不讀經、不禱告、不聚會、拒絕見任何人,同時,也離棄了神。在家裡,我常莫名其妙地流眼淚、失眠、易怒、情緒不穩定,天天跟家人吵架。我把所有的問題都歸結於我的公公婆婆和我老公,覺得他們一家人合夥欺負我,是他們故意針對我,把我害我成這樣。我的抑鬱症越來越嚴重,最後到了要自殺的地步。從2008年開始到2010年上半年,我看了很多醫生,做了很多檢查,吃了很多藥,醫生都說我沒有什麼大問題,頸椎病也不算嚴重,可是我身體沒有一點好轉,健康狀況每況愈下,我萬念俱灰,很想一死了之,又不敢,知道如果自殺,就要下地獄。就在這種“人間地獄”的狀態下,有一天, 一個聲音小小的在我的腦海裡出現,說:“神是最好的醫生,你為什麼不找他?”是啊,為什麼不找神?我不好意思找神,因為我已經離棄他了。但求生的本能還是讓我很小聲地跟神說了一句話:“主啊,求你醫治我!”人的盡頭是神的開始,從這個禱告開始,神真正的醫治開始了。

2010.6真正經歷神的醫治—身、心、靈的恢復

20095月,我先生怕我自殺,把我送回雲南老家,讓我離開現在的環境,回老家安靜修養。回雲南之後,神就感動我現在在上海的教會裡的一個姐妹,也是我以前的同事來幫助我。她常常打電話給我,和我一起讀經、分享、禱告,給我講什麼是“罪”,寄了屬靈的書籍和碟片讓我看,帶我跟神禱告,求助讓我看到自己生病的根源是什麼。

我很渴慕神,除了看上海寄來的東西,我還自己找了一些講道的碟片和一些書來看,因為我以前沒有認真、系統地讀經,也沒有謙卑地去查經,所以還是不會分辨什麼教導是符合聖經真理的,什麼是不符合的。那時候的我,就像一個大病初愈的饑餓的小孩子,到處抓東西來吃,並不知道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吃了對身體有什麼害處。我自己找來看得那些資料裡有像《馨香的沒藥》那樣很好的書籍,但也有些靈恩的內容。靈恩那些偏離的教導對我屬靈的生命帶來很多害處。

第三個經歷:等候神

我自己找來了一套江秀琴的講道,其中一個主題是“等候神”,她說我們應該等候神。經文是箴言834 “聽從我,日日在我門口仰望,在我門框旁邊等候的,那人便為有福。”怎麼等呢?就是每天自己要有一個安靜的時間,什麼也不要做,閉上眼睛,等著看見神。講道裡說,她們教會有一個老人等候了很多年,終於有一天看見主耶穌給他摸自己手上的釘痕了,多麼有福!所以,就教大家也去等候。

聽了這些教導,我覺得很好啊,能看見神,聽到神跟我說話,多好。所以每天晚飯後,我就花一個小時,自己在房間裡,閉眼等候,有一天腦海裡出現一句經文:“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他。”難道是說我嗎?神說我是他的愛子,要聽我。我覺得神很喜悅我了。其實後來回到一個注重讀聖經,有真理的教會,通過查經我才知道,這是神特別指著主耶穌說的。這樣的“等候”和領受,只會讓我驕傲,自高自大。後來還看到了很多畫面,我自己不能解釋什麼意思,就搞得自己很混亂。

第四個經歷:神醫醫治大會       

因為我生病,所以我想找一些醫病方面的講道,希望我的身體能快點好起來。就有人借了借了一個視頻給我,是Benny Hinn講一個國際的聖靈恩膏醫治的特會。當時我和我家裡人一起看的。視頻是一個特會,有一些人到臺上講他們如何得到了神的醫治,病完全好了。然後主持人說:“我們一定要有信心,就能得醫治。”當時我身邊就有人說:”這恐怕是假的!” 我還說他沒信心,不能得醫治。我生病,當然想病快點好了,什麼方法我都想試試。然後,視頻裡就教大家得醫治的辦法:“雙手高舉,有沒有感覺到有電流穿過你?有沒有一點麻麻的感覺?”我們也跟著舉起手,接受醫治,舉手的時間久了,我果然覺得麻麻的,有電流穿過的感覺,身體也發熱了,我想,我有信心,我得醫治了。但事實證明,我的病沒有好轉,那種感覺只不過是我的心理作用,感覺而已,因為我每天都要去看醫生,做治療,醫生並沒有說我有什麼好轉。

我也聽過一個講道,講“繪製屬靈地圖”的事情,聽不懂,作罷。

我在雲南養病期間,是去當地的一個大教堂聚會。有一次有人叫我去參加禱告會,我就去了,在教堂的一個大房間裡,大家都跪著,帶領人讓我們大家一起開口用方言為以色列禱告。然後大家就同時發聲音,伊里哇啦地說著自己的方言,各種聲音亂哄哄的,方言禱告完,禱告會就結束了,誰也不知道誰說的是什麼。當時這樣的場面見多了,也覺得見怪不怪。後來讀經才明白,聖經裡沒有這樣的教導。

那段時間我的禱告比較多,禱告都會求神跟我說話。有時候我每天“見異象”,以為是神透過我頭腦裡出現的畫面對我說話。剛開始我還比較興奮,但漸漸地,因為不知道所看見的畫面是什麼意思,自己冥思苦想也想不明白,就弄得自己頭疼,心裡很沉重,失眠。我逐漸開始懷疑那些“異象”是否是來自於神的,可能出於撒旦,也可能出於我自己(自己想像出來的)。那時候,上海的那個姐妹幫助我,和我一起禱告,求主關閉來自惡者或來自於自我的這些異象“。後來,通過正常的讀經,我的禱告也慢慢正常了,漸漸不關心自己是否看到“異象”,禱告後會想起聖經裡的話了。

上海的這個姐妹一直關心我,鼓勵我始好好讀經,常常和我一起禱告。通過讀聖經,聽有聖經真理的講道,我終於能安靜下來,禱告問主,我生病的原因究竟是什麼?慢慢地,我發現,我生病的根源不是由於外在的那些受寒、工作累、家庭矛盾等等,而是我心裡的問題,來自於我自己的驕傲、悖逆、淫亂、不順服等等罪,罪才是我生病的根源。看到自己的本相,我真不敢接受自己是這樣污穢的人! 我這樣一個罪人,主還願意饒恕,願意接納,我實在感受到了主的愛。連我自己都想放棄自己了,主卻不放棄我,從來沒有放棄過我,他不離棄我,他還是願意為我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了,主的寶血可以洗淨我一切的罪。想到這些,我哭了很久,跟神認罪,我的那些罪在腦海裡就像放電影一樣一幕幕地出現。我以前恨我的公婆和丈夫,以為自己是受害者,但在神的光中,我看到,原來他們才是受害者,本來我生的孩子就應該我自己帶,我不僅自己不帶孩子,還要求他們按我的方法帶孩子;我不僅對他們沒有感恩,還處處挑剔,出言不遜,傷害他們。我是多麼有罪的人呐!看到我自己的這些問題,我還能恨他們嗎?我感到很虧欠他們。對我的父母,我總有很多要求,總覺得是他們欠我的,因為他們沒有給我一個幸福的家庭,現在他們應該面對他們教育出來的這個“我”,他們應該補償。但是,神給我看到自己是一個多麼不孝順、非常自我為中心的一個女兒時,我很羞愧、難過,我承認自己的罪。然後,我突然發現我的眼睛能看見父母對我的愛了,我看到他們這麼大年紀還在無怨無悔地照顧著我這個病人,忍受著我的壞脾氣時,我內心的高牆崩塌了。我原本是用那些高牆來保護我自己的,用長年累月積攢起來的對他們的怨恨來表明我的可憐和無辜,好讓我可以肆無忌憚的怪罪別人。但神把我內心的污穢揭發出來了,用他的寶血把我的罪洗乾淨了,讓我這個瞎眼的人能看到別人對我的愛了,這是神給我內心多大的一個醫治和釋放啊!我當時的那種感覺無法形容,好像決堤的洪水不斷衝撞著我的內心,讓我第一次看到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我向主承認自己一個個的罪,求主饒恕,也在這樣跟主的認罪禱告中得到了完全的釋放。至於傷害過我的那些男人,我只能說,是我自己喜歡犯罪,罪的後果就要自己承受。我在“遊戲人生”的態度中被傷害,同時也傷害了別人。後來,我陸陸續續去跟一些傷害過我的人道歉了,大家都得到了很大的釋放。我最終也脫離了挾制我多年、使我不得自由的很多罪。我的注意力不再集中在身體的病痛上了,也慢慢變得喜樂了。

200910月,我回到上海,謙卑的跟神求,帶我去一個有真理的教會,後來我就有正常聚會了。神賜給我很好的弟兄姐妹,他們很愛我,關心我,同時也按著聖經指出我的種種問題,為我有很多禱告。剛到教會時,因為我以前聽了太多亂七八糟的講道,所以真理的話一下子還聽不進去,還懷疑他們是不是信錯了。但因為我有了“走到絕境”的經歷,所以我不敢輕易離開教會,還是虛心來聽。慢慢的,過了好幾年,神的話洗淨了我以前對聖經不正確的認識,越來越多的讓我看到自己更多的罪,我才慢慢能明白聖經的真理,才慢慢走上了一條正確的“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隨主”的路,一條生命之路。好幾年後,聽到一些關於“方言”的正確教導,我自己才徹底離開以前學來的,所謂的“方言”,不再說了,也不“做夢”(做異夢,看異象)了。我的身體也逐漸恢復了健康,我的重度抑鬱症也不藥而愈,當我好好讀經,好好追求認識神,我就喜樂,抑鬱症就遠離我了。我頸椎病也好轉很多,但還是會偶爾發作,我知道這是神給我身體上的“一根刺”,隨時提醒我要謙卑,不要忘記神的恩典,也不要再犯罪。

回想過去八年的經歷,我很感謝主把我從黑暗中拯救出來,醫治了我心靈的疾病和身體上的病。過去八年,我積極參加聚會,服侍,熱心傳福音,我以為自己是個很愛主的基督徒,從沒想過自己是沒信的。我一直以為自己很聰明,有高學歷,高收入,也是外企的高級職員,自己的智商沒有低到不分是非的地步。但事實證明,屬靈的事情與智商無關,神要我們用心靈和誠實來敬拜他。明白真理以後,我才看到我自己在信仰的路上走偏了,偏得離譜。直到自己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我才開始真正認識神。

雖然以前我沒有固定在某個有明顯靈恩特徵的教會中聚會,但是我接觸到了不少,也親身經歷過。如果我還是在那樣的教會裡,在那樣的教導中,自己以為自己信了,得救了,而且還很屬靈,但實際上卻是沒有真正信耶穌,沒得救,那真的很危險、很可惜。主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的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  將來有一天面對主的審判的時候,如果主對我說:“我不認識你,你是惡人。” 那時可真是再沒有機會可以悔改了。人生有幾個八年啊是主的憐憫使我能夠認識真理,説明我從錯誤的信仰和偏離的經歷裡面走出來。後來我和我家人的關係都恢復正常了,而且都比以前好了。主徹底醫治了我的疾病,修復了我和他人的人際關係,我很感恩。

原文出處:http://fundamentalbook.christiangospelhall.org/monthly.htm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