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尼希米記第5章


尼希米記第5

1 百姓和他們的妻大大呼號,埋怨他們的弟兄猶大人。

2 有的說:「我們和兒女人口眾多,要去得糧食度命」;

3 有的說:「我們典了田地、葡萄園、房屋,要得糧食充飢」;

4 有的說:「我們已經指著田地、葡萄園,借了錢給王納稅。

5 我們的身體與我們弟兄的身體一樣;我們的兒女與他們的兒女一般。現在我們將要使兒女作人的僕婢,我們的女兒已有為婢的;我們並無力拯救,因為我們的田地、葡萄園已經歸了別人。」

6 我聽見他們呼號說這些話,便甚發怒。

7 我心裡籌劃,就斥責貴冑和官長說:「你們各人向弟兄取利!」於是我招聚大會攻擊他們。

8 我對他們說:「我們盡力贖回我們弟兄,就是賣與外邦的猶大人;你們還要賣弟兄,使我們贖回來嗎?」他們就靜默不語,無話可答。

9 我又說:「你們所行的不善!你們行事不當敬畏我們的 神嗎?不然,難免我們的仇敵外邦人毀謗我們。

10 我和我的弟兄與僕人也將銀錢糧食借給百姓;我們大家都當免去利息。

11 如今我勸你們將他們的田地、葡萄園、橄欖園、房屋,並向他們所取的銀錢、糧食、新酒,和油,百分之一的利息都歸還他們。」

12 眾人說:「我們必歸還,不再向他們索要,必照你的話行。」我就召了祭司來,叫眾人起誓,必照著所應許的而行。

13 我也抖著胸前的衣襟,說:「凡不成就這應許的,願 神照樣抖他離開家產和他勞碌得來的,直到抖空了。」會眾都說:「阿們!」又讚美耶和華。百姓就照著所應許的去行。



[尼希米才安排好抵禦外敵的措施,內部卻又出了問題。

沒有田地的人缺乏糧食、地主則因饑荒而被迫典押田產、又因納稅給波斯人而必須向外借貸,這些問題因修築城牆所帶來的經濟壓力而爆發,貧窮可能早已存在,但修城的行動使情況更加惡化。

尼希米雖置身危局,卻仍極有分寸,他曉諭債戶歸還抵押的田地與房屋,甚至勸他們把債務一筆勾銷,後來訂立法規,要民遵守。

「我聽見他們呼號說這些話,便甚發怒。我心裡籌劃,就斥責貴冑和官長說:「你們各人向弟兄取利!」於是我招聚大會攻擊他們」,除了牟取利息以外(律法禁止向弟兄牟利取息),表面上似乎沒有違犯律法的條文,然而富人即使不是在字句上,也是在精神上違背了律法,因為在經濟困難的時候,富人有責任幫助貧窮的弟兄,而不應壓迫他們,可是富人們卻乘人之危,犧牲同胞的利益。

尼希米面對工作危機,並不躲避事實,而是立刻招聚大會,糾正錯誤,使修造城牆的工作得以繼續進行。他憑著自己無可指責的生活,讓那些營私取利的貴冑、官長,自覺羞愧,無話可答。

「我和我的弟兄與僕人也將銀錢糧食借給百姓;我們大家都當免去利息」,律法要求富人借銀錢糧食給窮人,但不可要求利息,尼希米遵守這些規定,現在呼籲別人也這樣做,富人向窮人放高利貸則是罪惡的。

「如今我勸你們將他們的田地、葡萄園、橄欖園、房屋,並向他們所取的銀錢、糧食、新酒,和油,百分之一的利息都歸還他們。眾人說:『我們必歸還,不再向他們索要,必照你的話行。』」

尼希米重申摩西的律法原則,以及他自己的榜樣,獲得大家的認同。貴族們不僅同意豁免已收的利息,今後也不再收利息,並依照律法借錢物給他們的窮弟兄,而且願意歸還所收的土地和房屋,按照律法的規定,他們原是可以保留到禧年的,感謝主。]



我們不要害怕。
如果我們的苦難變得和大山一樣高,
神的恩典就會像挪亞的洪水一樣:
水勢要淹沒高山,比山高出十五肘。

如果神要給你和我一個像這從前沒有,
以後也不會有的困難,
祂也必會給我們像這從前沒有,
以後也不會有的力量。
司布真




尼希米記第5

14 自從我奉派作猶大地的省長,就是從亞達薛西王二十年直到三十二年,共十二年之久,我與我弟兄都沒有吃省長的俸祿。

15 在我以前的省長加重百姓的擔子,每日索要糧食和酒,並銀子四十舍客勒,就是他們的僕人也轄制百姓;但我因敬畏 神不這樣行。

16 並且我恆心修造城牆,並沒有置買田地;我的僕人也都聚集在那裡做工。

17 除了從四圍外邦中來的猶大人以外,有猶大平民和官長一百五十人在我席上吃飯。

18 每日預備一隻公牛,六隻肥羊,又預備些飛禽;每十日一次,多預備各樣的酒。雖然如此,我並不要省長的俸祿,因為百姓服役甚重。

19 我的 神啊,求祢記念我為這百姓所行的一切事,施恩與我。



[「自從我奉派作猶大地的省長,就是從亞達薛西王二十年直到三十二年,共十二年之久,我與我弟兄都沒有吃省長的俸祿」,第14-19節尼希米記錄他當猶大省長期間的個人行為,是尼希米的個人自白,說明他是怎樣犧牲省長應得的權益,以抒解民間疾苦。百姓本來服役甚重,他當省長12年間,本有權利抽稅以支付個人的開支(他以前的省長便是如此,波斯的省長和總督一樣,不但有權利為王室向百姓徵稅,也可以課稅用來充實自己的庫房),但他不但不要俸祿,豁免百姓捐稅,還自己拿出錢來招待各地來的賓客。

「在我以前的省長加重百姓的擔子,每日索要糧食和酒,並銀子四十舍客勒,就是他們的僕人也轄制百姓;但我因敬畏神不這樣行。」四十舍客勒約為當時一般人半年的工資,可能指省長官府每日的開銷,以往的省長放縱他們的僕人作威作福、魚肉百姓,但尼希米表明他不敢、也不肯濫用權力,因為他敬畏神。

尼希米做的還不只這一切,「除了從四圍外邦中來的猶大人以外,有猶大平民和官長一百五十人在我席上吃飯。每日預備一隻公牛,六隻肥羊,又預備些飛禽;每十日一次,多預備各樣的酒。雖然如此,我並不要省長的俸祿,因為百姓服役甚重」。

尼希米每天除了招待150名住在耶路撒冷的平民跟官長外,還要招待從猶大的鄉鎮和周圍國家來到耶路撒冷的猶太人,尼希米不支領省長的俸祿,卻以這種方式在耶路撒冷生活了 12年,奉獻金額的龐大實在超乎想像,尼希米做事忠誠幹練,深受國王的寵信,擔任國王心腹的酒政職位,在擔任省長之前應已相當富有,方可長期支應如此龐大的支出,尼希米同時具備權(猶大省長)、財,又以亡國之身深得國王的信賴,在人看來是人生勝利組,但他願為神奉獻一切。

「我的神啊,求祢記念我為這百姓所行的一切事,施恩與我」,尼希米把他的財寶拿來積蓄在天,為百姓樹立無私的榜樣,所以他謙卑地祈求這位憐憫人的神,紀念他所做的這些事,照他應得的,施恩給他,就是他一心只想為神完成修城牆的這項重任,感謝主。]



奉獻,就是將本應屬耶穌的,
自願甘心地獻上給耶穌。

照理,我們已是屬祂的,
因為祂用祂的血贖了我們。

但是,祂卻沒有得著祂應得的。
祂救贖的是整體的、全人的,
然而祂所得著的,
不過是我們的能力、時間與當納的一小部分。

奉獻,
就是求祂饒恕過去我們曾竊為己有,
但定意從今以後,全部歸祂使用,只為祂用。
作為祂的奴僕和祂的產業,
除祂以外,我們不事奉別的主人。

從今以後,人都不要攪擾我,
因為我身上帶著耶穌的印記,
我是屬於祂的、我是只事奉祂的。
邁爾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