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尼希米記第3章


尼希米記第3

1 那時,大祭司以利亞實和他的弟兄眾祭司起來建立羊門,分別為聖,安立門扇,又築城牆到哈米亞樓,直到哈楠業樓,分別為聖。

2 其次是耶利哥人建造。其次是音利的兒子撒刻建造。

3 哈西拿的子孫建立魚門,架橫樑、安門扇,和閂鎖。

4 其次是哈哥斯的孫子、烏利亞的兒子米利末修造。其次是米示薩別的孫子、比利迦的兒子米書蘭修造。其次是巴拿的兒子撒督修造。

5 其次是提哥亞人修造;但是他們的貴冑不用肩(原文是頸項)擔他們主的工作。

6 巴西亞的兒子耶何耶大與比所玳的兒子米書蘭修造古門,架橫樑,安門扇和閂鎖。

7 其次是基遍人米拉提,米倫人雅頓與基遍人,並屬河西總督所管的米斯巴人修造。

8 其次是銀匠哈海雅的兒子烏薛修造。其次是做香的哈拿尼雅修造。這些人修堅耶路撒冷,直到寬牆。

9 其次是管理耶路撒冷一半、戶珥的兒子利法雅修造。

10 其次是哈路抹的兒子耶大雅對著自己的房屋修造。其次是哈沙尼的兒子哈突修造。

11 哈琳的兒子瑪基雅和巴哈摩押的兒子哈述修造一段,並修造爐樓。

12 其次是管理耶路撒冷那一半、哈羅黑的兒子沙龍和他的女兒們修造。

13 哈嫩和撒挪亞的居民修造谷門,立門,安門扇和閂鎖,又建築城牆一千肘,直到糞廠門。

14 管理伯哈基琳、利甲的兒子瑪基雅修造糞廠門,立門,安門扇和閂鎖。

15 管理米斯巴、各荷西的兒子沙崙修造泉門,立門,蓋門頂,安門扇和閂鎖,又修造靠近王園西羅亞池的牆垣,直到那從大衛城下來的臺階。

16 其次是管理伯夙一半、押卜的兒子尼希米修造,直到大衛墳地的對面,又到挖成的池子,並勇士的房屋。

17 其次是利未人巴尼的兒子利宏修造。其次是管理基伊拉一半、哈沙比雅為他所管的本境修造。

18 其次是利未人弟兄中管理基伊拉那一半、希拿達的兒子巴瓦伊修造。

19 其次是管理米斯巴、耶書亞的兒子以謝修造一段,對著武庫的上坡、城牆轉彎之處。

20 其次是薩拜的兒子巴錄竭力修造一段,從城牆轉彎,直到大祭司以利亞實的府門。

21 其次是哈哥斯的孫子、烏利亞的兒子米利末修造一段,從以利亞實的府門,直到以利亞實府的盡頭。

22 其次是住平原的祭司修造。

23 其次是便雅憫與哈述對著自己的房屋修造。其次是亞難尼的孫子、瑪西雅的兒子亞撒利雅在靠近自己的房屋修造。

24 其次是希拿達的兒子賓內修造一段,從亞撒利雅的房屋直到城牆轉彎,又到城角。

25 烏賽的兒子巴拉修造對著城牆的轉彎和王上宮凸出來的城樓,靠近護衛院的那一段。其次是巴錄的兒子毗大雅修造。

26 (尼提寧住在俄斐勒,直到朝東水門的對面和凸出來的城樓。)

27 其次是提哥亞人又修一段,對著那凸出來的大樓,直到俄斐勒的牆。

28 從馬門往上,眾祭司各對自己的房屋修造。

29 其次是音麥的兒子撒督對著自己的房屋修造。其次是守東門、示迦尼的兒子示瑪雅修造。

30 其次是示利米雅的兒子哈拿尼雅和薩拉的第六子哈嫩又修一段。其次是比利迦的兒子米書蘭對著自己的房屋修造。

31 其次是銀匠瑪基雅修造到尼提寧和商人的房屋,對著哈米弗甲門,直到城的角樓。

32 銀匠與商人在城的角樓和羊門中間修造。



[本章成為研究古耶路撒冷地理的重要文獻,其中所記建造城垣的次序和一連串的地名,是舊約中少數可以幫助後人確定耶路撒冷城當日地貌的珍貴史料。

尼希米修建城牆是經過詳細的計畫和安排,招聚各行各業的人前來協助,有祭司、利未人、守門人、平民、專業人士,包括銀匠、作香的、商人,可以窺見當時的社會分工與商業活動。

大祭司以利亞實等帶領人從北牆開始動工,其餘的人從反時針方向沿著舊城垣修建,從這十個城門的名字可大致知道古耶路撒冷城的輪廓。

「那時,大祭司以利亞實和他的弟兄眾祭司起來建立羊門,分別為聖。」大祭司以利亞實是第一個被提及參與建造的人,羊門是在城牆北方的閘門,供聖殿作獻祭用的羊,即從這裡進城,修葺羊門顯示尼希米關心祭司們的福利,也十分重視敬拜。

「從馬門往上,眾祭司各對自己的房屋修造」,尼希米要求每位祭司負責修築接近自家門前的部分城牆,不但因為是在各人的家門口而做得更快更好,而且也省去往返其他段城牆之間的時間,更方便動員全家一起投入築城的事工,是相當優秀的任務分派方法,感謝主。]



「這些人修堅耶路撒冷,直到寬牆。」
(尼希米記38) 
  
堅固的城市必有護城牆,
如同耶路撒冷在其全盛時期一般。

新耶路撒冷也必須被一寬牆圍繞和保守,此寬牆是與世界不一樣的,能將世界的習俗和精神隔離開來。

今日的趨勢是人要拆毀這神聖的障礙,使教會和世界的區別變為有名無實。信徒不再是嚴謹像清教徒般的人,他們熱衷於閱讀有問題的讀物,沉溺於無價值的娛樂中。

主的子民應有的聖潔,使他們與罪人隔離的區別,已因為標準的鬆弛受到撤除的威脅。如果有一日神的兒女和世界的兒女之間沒有區別,那將是憂傷之日。

無論在你心中、在言語上、在衣著上和行動上,讓你的目標能夠支持這寬牆,並且牢記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

寬牆之內所圍繞的是快樂之地,耶路撒冷的居民所統管的國界,站在寬牆之上可以俯視地上的景物並仰望天上的榮美。

雖然我們與世界分離、並且捨棄一切不敬虔的事物和肉體的慾望,但我們並非囚犯或被狹窄的圍牆所局限。反之,我們是行走在自由中,因為我們遵守了祂的教訓。

來吧,讓我們在神的法則中,與祂同行;像朋友一般能在城牆相遇,我們也能在禱告與默想中與神遇。
司布真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