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知我者,謂我心憂


知我者,我心憂
王怡牧師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出自《詩經·國風·王風·黍離》,意思是了解我的人,說我心中憂愁;不了解我的人,以為我有什麼要求。)

伯記25-28中,約伯對三個朋友的喋喋不休,十分不耐煩。因為他經歷到三重的痛苦。

第一重,是他不知道在這一切患難背後,上帝的莫測旨意是什麼。他更無法在一切無妄之災背後,相信上帝會有一個美善的旨意。這超越了他的信仰的邊界。約伯的人論和神論,都停在基督被釘十字架之前。

一位知識份子,信誓旦旦地說,「我堅決反對那種把苦難當作祝福的邪惡觀點。他說,苦難就是苦難,不可能是祝福。說苦難是祝福,是對受苦之人的侮辱。他說這話的背景,指向十年前的512大地震中,一句流傳很廣的話,「多難興邦。後來,這四個字在每一次天災人禍中,都以不同版本,頻頻出現於官媒。所以,這位朋友,十分憎惡這個觀點,以至於有一次當他聽見基督徒也在說一個類似的版本(苦難是化妝的祝福)時,他感到憤怒,說自己無法接受一種扭曲是非的信仰。

鑒於我在痛苦和壓力中,多次讀《約伯記》的經歷,我不會輕易對我的朋友說,你錯了。也不會指著他的鼻子說,其實你是個罪人。我當然知道他是個罪人。但我不能就著這件事,而去指出他是個罪人。恰恰相反,我試著體會他的心,其實和約伯是相似的。他的痛苦,也與約伯相似。甚至他的絕境,也與約伯相似。只有親眼看見上帝,才可能走出這絕境。約伯的三個朋友,對此絕境缺乏體會,所以他們的話都是冷冰冰的。

第二重,是約伯的三個朋友,自稱他們知道這一切患難背後的上帝的旨意。約伯的神學,是一種承認自己無知的神學,並在這種無知中感到深入骨髓的痛苦。但三個朋友的神學,是一種理性主義的神學,也就是相信一切發生的事都可以基於他們的神學、而作出因果關係上的論證和解釋的神學。約伯承認自己不知道,這就夠痛苦了。旁人卻宣稱自己知道,這種智力上的愚昧和道德上的傲慢,就更加令他痛苦,仿佛火上澆油,雪上加霜。

第三重,是經過了三個回合的辯論,三個朋友試圖按著他們所知道的,來說服和責備約伯。但約伯不斷發現,他們其實並不知道。這樣,痛苦就達到了最深入的地心,就是約伯一方面知道自己的不知道,另一方面也知道了他們的不知道。

用現代哲學家的一個比喻說,約伯和他的三個朋友,都活在「無知之幕中。在約伯記中,「無知之幕是倫理和信仰意義上的。尤其是指向前兩章的。約伯終其一生,都將無法獲知《約伯記》第1章到第27節的存在,這種無知將一直持續到末日審判那一天。也就是說,約伯的信仰,不可能建立在「知道的基礎上,而只可能建立在「相信的基礎上。

或者說,《約伯記》的主題是,唯獨對一位絕對的上帝的絕對信賴,才是活在無知之幕中的人類,建立正義和城邦的唯一出路。

從第4章開始,三個朋友輪番上場。他們的發言到25章結束。最後一輪是書亞人比勒達發言,但這個發言只有短短6節。然後連著幾章,都是約伯的滔滔不絕。基本上,這幾章可以稱為約伯的獨白。有解經家說,從篇幅和文脈來推測,應該是約伯不耐煩的打斷了比勒達的話,他實在不想再聽了,於是發表了一篇名叫《我沒有敵人》的長篇陳辭。

約伯的意思是,天上地上,我沒有得罪任何人。我只有一個敵人,就是耶和華。這件事擺明瞭就是耶和華想對付我。約伯的意思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宇宙的奧秘實在太多,上帝的心思不是我能知道的。但我知道一點,就是整個宇宙中,只有耶和華是我的敵人。若不是神決心對付我,我就絕不可能遭遇這些事。因為我沒有任何事情值得遭受這些事。

到這裡為止,說「苦難是化妝的祝福,還真是說不出口。

在這段長篇獨白裡,約伯也用自己的不知道,來回應那自以為知道的。顯明那自以為知道的,比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更加無知。因此,約伯這段話的焦點,在於仔細的描繪宇宙和創造中的一切奧秘。約伯想證明一件事,這件事和保羅在《羅馬書》第11章末尾所說的,是同一件事。但在約伯,這件事令他痛苦。

在保羅,這件事卻令他讚美:
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的判斷,何其難測,祂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祂的謀士呢?

約伯的意思是,第一,你們聽明白了嗎?神的智慧如此難測,所以拜託你們,不要對別人的遭遇唧唧歪歪了。四川為什麼遭遇大地震?印尼為什麼遭遇教堂爆炸案?愛主的傳道人為什麼在講完道回家的路上遭遇車禍?年幼的孩子為什麼罹患癌症?關於這一切,我們最好的回答就是,主啊,我不知道,我也不解釋。而且我知道,祢並不欠我一個解釋,我不能要求祢給我一個解釋,不然我就不信祢。作為卑微如蛆的受造者,我唯一的出路就是相信祢,而不是要求祢解釋。

第二,約伯轉身對自己說,雖然如此,我仍是痛苦。誰能搬走我身上這比高山還要沉重的痛苦呢?神啊,祢是最大的,祢是掌管一切的,所以發生在我身上的事,若無祢同意,就絕不能發生。這樣看來,祢是決定與我為敵了。我無法解釋這件事,也不知道背後的奧秘。我甚至不能相信這一切背後,隱藏著一個美善的奧秘。

只有在一個意義上,準確地說,是只有在一件事上,我們才能說,「苦難是化妝的祝福。那就是有一位比約伯更無辜的約伯,有一位被上帝拋棄到一個絕望無助的絕境中的,絕對的無辜者,就是上帝的獨生子耶穌,被他的一切仇敵和他的三個朋友,聯合起來,釘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復活。這個被現代學者稱為「基督事件」的十字架的故事,是唯一的在苦難和祝福之間的翻轉。

人間需要一場翻轉。生命也需要一場翻轉。但如果這個翻轉是不公義的,那就叫做「扭曲是非。但如果這個翻轉是公義的呢?如果宇宙中,存在一個比約伯的義更公義的義呢?如果宇宙中,那就不叫扭曲,而叫翻轉。

這就是福音的意思。保羅在《羅馬書》11章的頌之前,用一句話,歸納了這個約伯不能理解、也不能知道的在他身上如此沉重的奧秘:「因為神將眾人都圈在不順服之中,特意要憐恤眾人

這個奧秘,必須是在基督被釘十字架、第三天復活之後,才完全顯明出來。在此之前,整個宇宙中沒有第二個人知道。因為這個奧秘,不是一個精密的理論,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事實,就是十字架上的「基督事件。只有「基督事件,而不是任何關於基督的理論,才能打破信仰和道德上的「無知之幕,把相信祂的人,帶進至聖所。

這也意味著,一切道德主義都是錯誤的和偽善的。一切期望在人的遭遇和人的靈魂之間,作出一個道德上的因果關係的排行榜的知識,都是不道德的知識。

舉例說,我們可以指出,姦淫是一種罪。但我們絕不能說,他之所以得癌症,是因為他犯了姦淫。我們可以判斷一個人的外在行為,是否符合神的誡命。但我們不能評判一切隱秘的事,包括這個人的動機,這個人的遭遇,和他的最終結局。

因為恩典為王的意思,就是對一位絕對的上帝的絕對信賴。第一,我們可以認識一位絕對的上帝,但我們不能絕對地認識那位上帝。第二,既然神將眾人都圈在了不順服之中。那麼,神要恩待誰,就恩待誰,要憐恤誰,就憐恤誰。任何人若斷言說,某某應該被恩待,或某某顯然不應該被憐恤。那這個人就是在扮演上帝,論斷上帝,而且是在反對上帝的恩典掌權。

今天,每個基督徒都比當年的約伯知道得更多。因為「基督事件已經發生,基督在十字架上,替代了我們,也替代了約伯。這個奧秘已經解開,並託付給了教會。然而,如保羅所說,「若有人以為自己知道什麼,按他所當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林前8:2)。又說,「我們如今仿佛對著鏡子觀看,如同猜謎。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林前13:12)。

所以,操練恩典,就是操練兩件事:第一,在屬靈的事上,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太537)。這能使我們在與他人的關係上保持謙卑。第二,在屬靈的情感上,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唯基督知我心,這一生夫何求。

這樣,一個在孤獨中,唯獨被基督所知道的人;一個在苦難中,唯獨被基督所代替的人,就可以從約伯走向保羅,直到唱出聖法蘭西斯的這首禱文:

使我作祢和平之子,在憎恨之處播下祢的愛。
在傷痕之處播下祢寬恕,在懷疑之處播下信心。
哦主啊,使我少為自己求。少求受安慰,但求安慰人;
少求被瞭解,但求瞭解人;少求愛,但求全心付出愛。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