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是可憎的,然而又是美麗的


是可憎的,然而又是美麗的

Obscene, yet Beautiful
作者: R. C. Sproul  譯者:喬蘭山以妲


如果這個星球上有什麼事是太高、太聖潔,以至於我們不能理解,那就是基督的受難:祂的死以及祂被父神離棄。

如果不是神的話將基督十字架之死含義啟示出來,我們一定完全不敢起。

不論何時我們討論一個歷史事件,我們都會檢驗事實,有時候爭論真實發生的是什麼,說的是什麼,觀察到的是什麼。然而,我們一致認同事實(或一致不認同之後),仍要面對一個我們所能提出的最重要的問題:這個事件的意義是什麼?

基督的見證者跌在各各,那些眼見祂被交給羅馬人的人,那些看見祂被釘十字架的人,對這件事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認為他們只是在看一個罪犯受刑;大祭司該亞法說耶穌的死是為了百姓的益處;一個看見耶穌怎麼死的百夫長呼叫到:「這真是神的兒子了!」(太27:54)。

兩千年來,神學思潮,有不同的理論,有說是犧牲之愛的最高寫照,說是存在主義的至高之舉,有說是宇宙性的救贖作為。

加拉太書313節,保羅討論十字架的意義時,以1節經文總結整章的教導:「基督既為我們受了咒詛,就贖我們脫離律法的咒詛;因為經上記著『凡掛在木頭上都是被咒詛的。』」

咒詛這概念對有知識的猶太人而言非常直白易懂,但對我們來說,「咒詛」這個概念摻雜著迷信。

聖經中的咒詛有著完全不同的含義。舊約咒詛指的是神否定性的審判,是祝福的反義詞。咒詛的根源追溯到神與以色列立約時在申命記頒布的律法,如果沒有處罰,約就不叫約,約具備關於守約的賞賜和背約處罰條款。

神對祂的百姓說:「看哪,我今日將祝福與咒詛的話都陳明在你們面前。 你們若聽從耶和華你們神的誡命,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們的,就必蒙福。 你們若不聽從耶和華你們神的誡命,偏離我今日所吩咐你們的道,去侍奉你們素來所不認識的別神,就必受禍。」(申11:26-28

咒詛是神對不順服施以的審判,因為他們犯聖潔的律法。

有福(blessed)在希伯來文中常常有明確的定義,在舊約中,人與神的團契在伊甸園被打破以後,人仍然可以與神有近似的關係,但有一點絕對的禁止,那就是沒有人可以見神的面,失去面對面見神幸福特權。我們救恩終極、完全的實現,是有朝一日我們可以直接瞻仰神的面。我們仍舊在這禁令下:「人見我的面不能存活」(出30:20)。然而,猶太人一直有這樣的盼望,有一日這對墮落之人的處罰可以除去。

希伯來文的祝福是這樣的:「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願耶和華使他的臉光照你,賜恩給你!願耶和華向你仰臉,賜你平安!」(6:24-26

這是希伯來文的平行文體,三句話說的是同一件事:願神賜福給你,願神使祂的臉光照你,願神向你仰臉,以色列人完全理解蒙福的含義:蒙福就是能夠見神的面,人只能在相對程度上享受祝福;人離終極的與神面對面係越近,人就越蒙福。

相反,人與神面對面的關係越遠,咒詛就越大。因此,舊約中神的咒詛指的是從神面前徹底被逐出,甚至遠遠瞥一眼神的面都不可能。在完全的咒詛下,連的臉發出的萬丈光輝中一縷光線的折射都不可能見到。被咒詛就是進入絕對的黑暗之地,完全遠離神的面。

這象徵貫穿整個以色列史,延伸到猶太人的敬拜中,被應用在會幕的位置上,聚會的會幕象徵神住在祂百姓中的應許,神命令十二支派的人按指定的位置支搭帳篷,環繞著社群的中心,就是會幕,的居所。只有大祭司才能進入會幕的中心至聖所,而且一年才有一次,就是在贖罪日。即便到那時,也只能在漫長的沐浴和潔淨禮後,才能進入至聖所。神住在祂的百姓中間,但是他們不能進入會幕的至聖所,那象徵神居所的地方。

贖罪日的敬拜儀式涉及兩個動物,一隻羔羊和一替罪羊,祭司將羔羊為百姓的罪獻上祭壇,又取來替罪羊,將自己的手按在其上,象徵民族的罪歸到羊的背上。替罪羊立刻被放到曠野,即那荒無人煙之地,到完全遠離神面的外面的黑暗中去。替罪羊受到了咒詛,被從活人之地剪除,從神的面驅逐。

為了領會耶穌基督死在十字架上的意義,我們必須轉向新約。約翰以這話開始約翰福音:「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三位一體的奧秘困擾著我們的理性,我們知道在某種意義上聖父與聖子是一,祂們又有分別,祂們處在獨特的關係中。

約翰以一個詞解釋那關係:同在;道與神同在。實際上,約翰是在說聖父與聖子有著面對面的關係,正是父禁止於猶太人的那種關係。舊約的猶太人可以到會幕與神「同在」(指位於一群人中間),但是沒有人可以面對面地與神同在(指面對面意義上的同在)。

耶穌與父神關係代表著終極意義上的蒙福,這關係的缺失代表著咒詛的本質。當我們讀到耶穌十字架受難的敘事時,有些事顯得特別特出。舊約祂自己的百姓將祂交給外邦人,就是那些聖約之外的外族人。耶穌在猶太權柄前受審之後,被送到羅馬人那受審。祂沒有被以猶太人的方式處死,以石頭打死,因為那時的環境排除這個選項,如果死刑是羅馬官員宣判,就必須由羅馬政府執行,因此就必須按羅馬的處刑方式。

耶穌是在營外死在外邦人手中,這一事實意義重大:祂的死是在耶路撒冷以外,衪被帶到各各地。所有這一切的活動編織在一起,都是指向替罪羊承受咒詛這一景的重演。

保羅告訴我們,在申命記律法中,凡是掛在木頭上的都是被神咒詛的,這個咒詛並不一定加諸在那些被石頭打死的人身上。耶穌被掛在木頭上,立時滿足舊約對神審判描述的所有細節,新約將耶穌的死視為隔離之舉,甚過視為勇氣或愛之舉,管祂的死也描繪這些事物,當然,這也是一件宇宙性的事,是代贖的死,是為了我們的緣故傾倒在基督身上的咒詛。

耶穌的死是在我們的位置上,祂為了你我承擔律法的咒詛,耶穌自己以多種方式表達這一點:「我為羊捨命……沒有人奪我的命去,是我自己捨的。」(約10:1518):「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並且要捨命做多人的贖價。」(可10:45)這些新約經文強調了替代的概念。

還有什麼比耶穌基督的死粗鄙呢?神為我們提供一條看來不智不高貴的救贖之路,是如此愚昧,如此殘忍,以至於最粗鄙的人都能理解;同時又是如此莊嚴,以至於最聰明的神學家也感到驚愕。

基督的十字架是人類歷史上最可憎的事。

耶穌基督成了一個可憎之物,祂在十字架上的時刻,全世界的罪都被歸到衪身上。就好像被歸到替罪羊身上一樣。殺人犯的可憎,妓女的可憎,綁匪的可憎,誹謗者的可憎,所有那些嚴重得罪人的可憎之罪,在那一刻都歸到一個人身上。

十字架的基督是世界歷史上最骯髒可恥的人;在祂自己以及在祂裡面,則是全無瑕疵的羔羊,無罪、完美、威嚴。藉著歸算,人類暴行的所有骯臟都歸到祂一個人身上。

一旦罪歸在耶穌身上,神就詛了祂。當律法的咒詛被傾倒耶穌身上時,衪經歷了人類史上從未有過的痛苦。十字架是一種殘酷的死刑,世上千千萬萬的人經歷過酷刑,但只有一個人體會過神完全咒詛的痛苦。

當祂體會這種痛苦時,祂呼喊道:「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可15:34)。有人說祂只是在引用詩篇22篇,有些人則說祂被痛苦折磨得失去理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然後神的確離棄了祂,那是代贖的重心所在,沒有離棄就沒有咒詛。在時間和空間的那個交匯點上,神向衪的兒子轉過身。

耶穌享有與父神同在關係的親密,在那一刻破裂了(在祂的人性中)。在那一刻,神連光也遮蔽了,聖經告訴我們,世界被黑暗籠罩,神自己見證了那一刻的哀慟。耶穌被離棄了,祂被咒詛,並且祂感受到了。

受難這個詞的意思是「感覺在被離棄的時刻」,祂從父面前被剪除。

這是可憎的,然而又是美麗的,因著它,我們有一日,可以享受以色列完全的祝福,我們將沒有遮掩地,直接瞻仰神榮耀的面光!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