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馬可福音第14章


馬可福音第14

1 過兩天是逾越節,又是除酵節,祭司長和文士想法子怎麼用詭計捉拿耶穌,殺他。

2 只是說:「當節的日子不可,恐怕百姓生亂。」

3 耶穌在伯大尼長大痲瘋的西門家裡坐席的時候,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玉瓶至貴的真哪噠香膏來,打破玉瓶,把膏澆在耶穌的頭上。

4 有幾個人心中很不喜悅,說:「何用這樣枉費香膏呢?

5 這香膏可以賣三十多兩銀子賙濟窮人。」他們就向那女人生氣。

6 耶穌說:「由她吧!為什麼難為她呢?她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

7 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要向他們行善隨時都可以;只是你們不常有我。

8 她所做的,是盡她所能的;她是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預先澆在我身上。

9 我實在告訴你們,普天之下,無論在什麼地方傳這福音,也要述說這女人所做的,以為記念。」

10 十二門徒之中,有一個加略人猶大去見祭司長,要把耶穌交給他們。

11 他們聽見就歡喜,又應許給他銀子;他就尋思如何得便把耶穌交給他們。

[聖經中的每一個預言,都會實現,有關逾越節羊羔的預表,即將應驗在耶穌身上,即使是反對神的人,仍要被神作為器皿,成就神的計劃。過兩天是逾越節,又是除酵節;祭司長和文士,想法子怎麼用詭計捉拿耶穌殺祂;只是說:「當節的日子不可,恐怕百姓生亂。」因每逢逾越節,各地成千上萬的猶太人都要到耶路撒冷來過節,一時人口暴漲,不容易維持秩序。

祭司長和文士怕百姓生亂,表示他們承認主耶穌在百姓中相當得民心。但主耶穌乃是神的羔羊,為要除去世人罪孽的,神定意耶穌要在逾越節被殺,祭司長和文士雖然計畫不要在逾越節殺主,卻仍失算,因為神的話必會應驗。

「耶穌在伯大尼長大痲瘋的西門家裡坐席的時候,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玉瓶至貴的真哪噠香膏來,打破玉瓶,把膏澆在耶穌的頭上」。抹膏是當時表示歡迎和尊敬的禮儀,通常是將膏抹在腳和頭上,馬利亞心懷感謝,在此膏主、向主獻上一切,將全人傾倒在主身上。

有幾個人心中很不喜悅,說:「何用這樣枉費香膏呢?」這幾個人都是門徒,包括賣主的猶大。凡心中不以主為寶貴的人,會認為因愛主而為主捨棄一切的舉動,是太超過的,用在主身上的,都是「枉費」的。這香膏約值當時一般工人一年的薪水,所以是「很貴的」。「這香膏可以賣三十多兩銀子賙濟窮人」,有些門徒就向那女人生氣。

對真心愛主、事奉主的人,知道無論如何獻上,總是不夠的;一切用在主身上的,都不會是「枉費」、都會被紀念到永遠的。今天有些信徒會像馬利亞那樣,把什麼都獻給基督,知道基督配得一切,真正被主愛摸著的人,就單單討主的喜悅,即使人不以為然的事,他們也樂意去作;另有些人卻只顧到「實用主義」,認為凡事都要講求經濟效益,否則便是「枉費」。

耶穌說:「由她罷;為什麼難為她呢?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主看的和人看的不同,人說是「枉費的事」,主說是「一件美事」,凡我們為著愛主的緣故所作的一切,雖會受到人的誤解,但主能體會我們的心,還有什麼比能得著主的喜悅更重要的事呢?

耶穌接著說:「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要向他們行善,隨時都可以;只是你們不常有我」。耶穌並不反對我們賙濟窮人,祂反對的是把作在主身上的事,當作是「枉費」的,我們若在凡事上都尊主為大,所做的就都不會徒然。

當時猶太人的殯葬規矩中,會用香膏膏死人的身體,並用細麻布加上香料裹上。耶穌因為知道自己即將被釘死,所以祂說:「她所作的,是盡她所能的;她是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預先澆在我身上」。

「我實在告訴你們,普天之下,無論在什麼地方傳這福音,也要述說這女人所作的,以為記念。」馬利亞是被主愛所摸著的,愛主的人是因先被基督的愛激勵,祂先替我們眾人死,使我們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我們死而復活的主活。

「十二門徒之中有一個加略人猶大,去見祭司長,要把耶穌交給他們。他們聽見就歡喜,又應許給他銀子;他就尋思如何得便,把耶穌交給他們」。祭司長等人正在苦思要如何在不惹百姓生亂的情形下捉拿耶穌,猶大的獻計令他們十分開心,就答應要給他三十塊錢,相當於買賣一個奴隸的價格。

馬利亞因為愛主,毫不吝惜那值三十兩銀子的香膏;猶大因為貪財,竟只為了三十塊錢出賣主,也出賣了自己的靈魂。

我們對主的愛,若視為平常,可有可無,總有一天必會為了保全自己在世上的地位、名利或性命,而不認主,像猶大一樣,將主出賣。

求聖靈幫助我們,至終能明白耶穌在十字架上那犠牲的愛,是何等地長濶高深,並能忍耐到底,就必得救!]


如果你承認你的眼盲、你的黑暗、你的罪惡和你的絕望,
並願意投向神的憐憫,祂必接納你,
祂會告訴你,祂有多麼愛你,
祂必要以永遠的愛來愛你、
以祂永遠的慈愛來吸引你!

祂會給你全新的生命、全新的盼望,
使你的心得寧靜、靈魂被保護、
在祂裡面享受平安,
這些才是你活在這個世界中,
所最需要的一切!
-鍾馬田



馬可福音第14

12 除酵節的第一天,就是宰逾越羊羔的那一天,門徒對耶穌說:「你吃逾越節的筵席要我們往哪裡去預備呢?」

13 耶穌就打發兩個門徒,對他們說:「你們進城去,必有人拿著一瓶水迎面而來,你們就跟著他。

14 他進哪家去,你們就對那家的主人說:「夫子說:客房在哪裡?我與門徒好在那裡吃逾越節的筵席。」

15 他必指給你們擺設整齊的一間大樓,你們就在那裡為我們預備。」

16 門徒出去,進了城,所遇見的正如耶穌所說的。他們就預備了逾越節的筵席。

17 到了晚上,耶穌和十二個門徒都來了。

18 他們坐席正吃的時候,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與我同吃的人要賣我了。」

19 他們就憂愁起來,一個一個地問他說:「是我嗎?」

20 耶穌對他們說:「是十二個門徒中同我蘸手在盤子裡的那個人。

21 人子必要去世,正如經上指著他所寫的;但賣人子的人有禍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

22 他們吃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了福,就擘開,遞給他們,說:「你們拿著吃,這是我的身體」;

23 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他們都喝了。

24 耶穌說:「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的。

25 我實在告訴你們,我不再喝這葡萄汁,直到我在 神的國裡喝新的那日子。」

26 他們唱了詩,就出來,往橄欖山去。

27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都要跌倒了,因為經上記著說:我要擊打牧人,羊就分散了。

28 但我復活以後,要在你們以先往加利利去。」

29 彼得說:「眾人雖然跌倒,我總不能。」

30 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就在今天夜裡,雞叫兩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

31 彼得卻極力地說:「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也總不能不認你。」眾門徒都是這樣說。


[「除酵節的第一天,就是宰逾越羊羔的那一天,門徒對耶穌說:『你吃逾越節的筵席,要我們往那裡去預備呢?』」猶太人會在正月14日下午,
開始宰殺羊羔,黃昏時家家戶戶一起吃逾越節的筵席。

耶穌說你們就對那家的主人說:『夫子說,客房在那裡,我與門徒好在那裡吃逾越節的筵席。』這家的主人可能就是馬可的父母。「他必指給你們擺設整齊的一間大樓,你們就在那裡為我們預備。」這間擺設整齊的大樓可能就是五旬節前,有120名門徒聚集禱告的樓房,後世稱這樓房為『馬可樓』。

他們坐席正吃的時候,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與我同吃的人要賣我了。』主說這話的用意,是盼望猶大能夠懸崖勒馬,不願見他滅亡。

出賣主,就是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是最叫屬主的人憂愁傷心的。所以他們就憂愁起來,一個一個的問祂說:『是我嗎?』(原文的意思是「不是我吧?」)耶穌說:「人子必要去世,正如經上指著祂所寫的;但賣人子的人有禍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萬物都是神的僕役,神的預言都必實現,但人自己因犯罪所該負的一切責任也要自己面對。

他們吃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了福,就擘開遞給他們說:『你們拿著吃;這是我的身體。』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他們都喝了。『餅』象徵主耶穌的身體,『擘開』象徵祂的身體在十字架上為我們裂開,『杯』象徵我們在神面前所該得的『分』,罪人所該得的分是神『忿怒的杯』,但因主耶穌在十字架上已經為我們喝了那杯,所以杯的性質就從『苦杯』變成『福杯』。

『咒詛祂受,祝福我享』,祂為我們承擔罪的刑罰,使我們得享那上好的福分。當賣主的猶大出去,主開始設立擘餅喝杯的聖禮(新約),來取代逾越節的筵席(舊約),「我實在告訴你們,我不再喝這葡萄汁,直到我在神的國裡,喝新的那日子。」猶太人逾越節晚餐的程序中要喝4杯葡萄酒,這裡耶穌所拿的,可能是第3杯葡萄酒。「杯」可能是指「摻了水的酒」,這裡說葡萄汁,可能在當地葡萄汁不久就發酵成酒。

主雖不再在肉身裡與我們同喝,但要在永世裡與我們同享那無限豐滿的祝福,所以我們今日擘餅、喝杯,只不過是預嘗「喝新的那日子」,我們因信主享的福分(),是直到永遠的。

接著耶穌對他們說:「你們都要跌倒了;因為經上記著說:我要擊打牧人,羊就分散了。」羊群本當跟著牧人走,牧人不在,羊群因不認得生人的聲音,就會逃跑,耶穌是指門徒即將離開主,四散逃走。

自以為是的彼得立刻說:『眾人雖然跌倒,我總不能。』不認識自己的人,常常自以為自己比別人更剛強、更愛主的人,往往跌得最厲害的。凡我們以為站得穩的,要更謹慎,免得跌倒。

耶穌就對彼得說:『我實在告訴你,就在今天夜裡,雞叫兩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各樣的試煉,顯明我們的『己』,主有時會量給我們一些黑暗的環境,容許我們經歷一些挫折、跌倒,使我們能真正認識自己。有時失敗的經歷,反而叫我們不敢再倚靠自己,而完全地依靠祂。

此時彼得又急著說:『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也總不能不認你。』眾門徒都是這樣說。彼得和眾門徒確實有與主同死的心願,只是他們因為不認識自己的軟弱,許多時候,立志行善由得我們但不一定行的出來,我們常常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求主幫助我們,總要儆醒禱告。]


屬世的生活中,有些試煉不用爭戰,
我們只管站住,靜靜觀看神的拯救。
但人性中有些東西(例如老我與偏見),
則一定要靠屬天的能力才能拆毀;

任何理論或觀念,
若會攔阻我們更認識神的,
就必須靠神的能力去拆毀,
不能靠自己肉體的努力,
更不能與世俗妥協。

因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
乃是倚靠神的大能,
才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
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
一概攻破,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
使他順服基督(林後10:4-5)。
章伯斯



馬可福音第14

32 他們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耶穌對門徒說:「你們坐在這裡,等我禱告。」

33 於是帶著彼得、雅各、約翰同去,就驚恐起來,極其難過, 34 對他們說:「我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你們在這裡等候,警醒。」

35 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倘若可行,便叫那時候過去。」

36 他說:「阿爸!父啊!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將這杯撤去。然而,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你的意思。」

37 耶穌回來,見他們睡著了,就對彼得說:「西門,你睡覺嗎?不能警醒片時嗎?

38 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

39 耶穌又去禱告,說的話還是與先前一樣, 40 又來見他們睡著了,因為他們的眼睛甚是困倦;他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41 第三次來,對他們說:「現在你們仍然睡覺安歇吧(吧:或譯嗎?)!夠了,時候到了。看哪,人子被賣在罪人手裡了。

42 起來!我們走吧。看哪,那賣我的人近了!」


[「他們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耶穌對門徒說:『你們坐在這裡,等我禱告。』」客西馬尼是耶穌和祂的門徒常去之處,據說此園也是屬馬可家的產業。

「於是帶著彼得、雅各、約翰同去,就驚恐起來,極其難過」,主耶穌是神也是人,祂在人性裡,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所以祂也會哭泣、憂傷、難過。耶穌知道即將要被釘死,極其戰慄驚恐、憂慮傷痛,祂之所以如此強烈深刻驚恐,並不是怕死亡與痛苦是祂聖潔的性情要擔當世人所有,而且還要因此被父神離棄。

耶穌禱告說:『阿爸,父,在祢凡事都能;求祢將這杯撤去,然而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祢的意思。』舊約常用「杯」比喻神施行審判時所帶來的災禍與苦難,這裡的杯是指耶穌要為世人的罪所負擔的刑罰。當耶穌面對十字架的挑戰時,祂的反應是禱告,我們也可以在禱告中真實而坦誠承認自己的軟弱與需要,主耶穌在極其驚恐、難過、憂傷的情況下,仍舊願意順從父神的旨意,我們也當如此順從主

耶穌背這十字架並不是憑著血氣之勇,慨就義,乃是在極其軟弱、萬分艱難中,似乎力不能勝,卻仍然順服父神的旨意,所以我們也不以『我太軟弱』為藉口,而失去對主的忠貞。

耶穌回來叫醒彼得說:「西門,你睡覺嗎?不能儆醒片時嗎?」「西門」是彼得的舊名字,耶穌如此稱呼他有「提醒」他的意,因為彼得剛剛才拍著胸脯說他絕對不會跌倒。

耶穌第三次來對他們說:「現在你們仍然睡覺安歇();夠了,時候到了;看哪,人子被賣在罪人手裡了」,意思是事情已成定局,儆醒禱告的時候已經過去,神的旨意就要成就了,感謝主。]


神恩待我不是因為耶穌為我死。
耶穌為我而死是因為神恩待我。
Sinclair Ferguson



馬可福音第14

43 說話之間,忽然那十二個門徒裡的猶大來了,並有許多人帶著刀棒,從祭司長和文士並長老那裡與他同來。

44 賣耶穌的人曾給他們一個暗號,說:「我與誰親嘴,誰就是他。你們把他拿住,牢牢靠靠地帶去。」

45 猶大來了,隨即到耶穌跟前,說:「拉比」,便與他親嘴。

46 他們就下手拿住他。

47 旁邊站著的人,有一個拔出刀來,將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一個耳朵。

48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帶著刀棒出來拿我,如同拿強盜嗎?

49 我天天教訓人,同你們在殿裡,你們並沒有拿我。但這事成就,為要應驗經上的話。」

50 門徒都離開他,逃走了。

51 有一個少年人,赤身披著一塊麻布,跟隨耶穌,眾人就捉拿他。

52 他卻丟了麻布,赤身逃走了。


[猶大來了,隨即到耶穌跟前說:『拉比。』便與祂親嘴。『親嘴』在猶太社會中是一般門徒向拉比請安的方式,這裡的『親嘴』表示親切的舉動,更顯出猶大的虛偽做作。

旁邊站的人有人(彼得)拔刀出來砍大祭司的僕人(馬勒古)一刀,削掉其一個耳朵,彼得此時的勇氣仍屬血氣的。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帶著刀棒,出來拿我,如同拿強盜嗎?」祭司們就是怕群眾才不敢公然抓拿耶穌,主這話除了暴露出他們的不義,也指明祂將會與『強盜』同釘,應驗祂要被列在罪犯之中的話。

「門徒都離開祂逃走了」,眾門徒之前誓死忠心的話猶在耳際,如今試驗一臨到,就顯明人的本相。

「有一個少年人,赤身披著一塊麻布,跟隨耶穌,眾人就捉拿他」,這少年人可能就是馬可,「赤身披著一塊麻布」,表示他並未穿裡衣,當時他可能原已準備上床就寢,因見主耶穌和門徒去客西馬尼園,就匆匆忙忙披著上等麻布尾隨在後,想一窺究竟。

當主耶穌向父神禱告的時候,彼得他們全都睡著了,因為馬可跟隨主到了客西馬尼園,並在現場觀看,才能讓我們今天得知主當時在客西馬尼園的情景和主所禱告的內容,成為這段事實的重要來源,神行做萬事都有美意,感謝主。]

我們最大的安慰和盼望,
不只是在死的時候可以到主那裡去,
更是主會在榮耀中降臨,並接我們一起去。

聖經稱基督徒為「愛慕祂顯現」和「等候神的兒子從天降臨」的人。

今日大多數的基督徒能擔的起這種稱呼嗎﹖
這種喜樂的盼望、這種渴慕主再來的熱情,
在今天的教會中,豈不是幾乎要消滅了嗎﹖
我們因此受到的損失實在太大了。

為了激發我們的熱誠,
為了戰勝我們的愁苦,
我們需要在心中常常懷著「愛慕祂顯現」
和「等候神的兒子從天降臨」這種美好的盼望。

如果我們存著喜樂的心,聽祂說那甘美的話︰
「我要再見你們,你們的心就喜樂了。
這喜樂也沒有人能奪去」,
所有的愁苦和歎息就要很快的飛去了。

那愛我們的主既然說︰「我必快來」,
凡慕愛祂的人自然也當真心說︰
「阿們,主耶穌啊,我願祢來」。
—G. H. Knight



馬可福音第14

53 他們把耶穌帶到大祭司那裡,又有眾祭司長和長老並文士都來和大祭司一同聚集。

54 彼得遠遠地跟著耶穌,一直進入大祭司的院裡,和差役一同坐在火光裡烤火。

55 祭司長和全公會尋找見證控告耶穌,要治死他,卻尋不著。

56 因為有好些人作假見證告他,只是他們的見證各不相合。

57 又有幾個人站起來作假見證告他,說: 58 「我們聽見他說:『我要拆毀這人手所造的殿,三日內就另造一座不是人手所造的。』」

59 他們就是這麼作見證,也是各不相合。

60 大祭司起來站在中間,問耶穌說:「你什麼都不回答嗎?這些人作見證告你的是什麼呢?」

61 耶穌卻不言語,一句也不回答。大祭司又問他說:「你是那當稱頌者的兒子基督不是?」

62 耶穌說:「我是。你們必看見人子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

63 大祭司就撕開衣服,說:「我們何必再用見證人呢?

64 你們已經聽見他這僭妄的話了。你們的意見如何?」他們都定他該死的罪。

65 就有人吐唾沫在他臉上,又蒙著他的臉,用拳頭打他,對他說:「你說預言吧!」差役接過他來,用手掌打他。

66 彼得在下邊院子裡;來了大祭司的一個使女, 67 見彼得烤火,就看著他,說:「你素來也是同拿撒勒人耶穌一夥的。」

68 彼得卻不承認,說:「我不知道,也不明白你說的是什麼。」於是出來,到了前院,雞就叫了。

69 那使女看見他,又對旁邊站著的人說:「這也是他們一黨的。」

70 彼得又不承認。過了不多的時候,旁邊站著的人又對彼得說:「你真是他們一黨的!因為你是加利利人。」

71 彼得就發咒起誓地說:「我不認得你們說的這個人。」

72 立時雞叫了第二遍。彼得想起耶穌對他所說的話:「雞叫兩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思想起來,就哭了。


「他們把耶穌帶到大祭司那裡;又有眾祭司長和長老並文士,都來和大祭司一同聚集」,這正應驗了主就是逾越節的羊羔,因為羊羔在被殺獻祭之前,必須先送到祭司那裡察看,驗明確無殘疾,才可以作獻給神的祭物。主耶穌本是無罪的(無殘疾),卻替我們成為罪(祭物),好叫我們在祂裡面成為神的義。

依舊約律法,單憑一個人的見證不能定案,必須兩、三個證人作證,且彼此吻合,才能定人於罪,「祭司長和全公會尋找見證控告耶穌,要治死祂,卻尋不著。因為有好些人作假見證告祂,只是他們的見證,各不相合」,可見他們用盡一切的虛謊,仍然不能定主的罪,主實在是無瑕疵、無玷無污的羔羊。

聖殿在猶太人的心中,是最神聖的宗教實體,象徵服事與生活的中心。任何對聖殿不敬的話,雖然沒有直接誹謗神的聖名,也可以構成褻瀆罪,所以有人故意歪曲主的話,為要指控祂:「我們聽見祂說:『我要拆毀這人手所造的殿,三日內就另造一座不是人手所造的。』」

「大祭司起來,站在中間,問耶穌說:『你什麼都不回答嗎?這些人作見證告你的是什麼呢?』耶穌卻不言語,一句也不回答。

大祭司又問祂說:『你是那當稱頌者的兒子基督不是?』耶穌說:『我是;你們必看見人子,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耶穌在公會面前不為祂自己表白,應驗了『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祂也是這樣不開口』。

大祭司問祂是不是『神的兒子』,主卻回答說『人子』,『人子』是指耶穌道成肉身的地位與身分,祂是在人的肉身上受死、復活、升天,並要再來。

人誣告耶穌的任何事,祂都一言不答,惟獨被問到祂『是神的兒子基督不是』時,祂不能不表白,因為祂正是為了這個見證而來。我們對於一切的事,都當抱持著寬容的態度,惟獨在耶穌基督的見證上,千萬不可讓步,反而要剛強壯膽,毫不妥協。

大祭司就撕開衣服,說:『我們何必再用見證人呢?你們已經聽見祂這僭妄的話了;你們的意見如何?』他們都定祂該死的罪。『撕開衣服』是猶太人表示哀慟或悲憤時的一種舉動,但大祭司連死了家人都不可撕開衣服,只有在聽到僭妄的話時才可以例外。

大祭司等人定主耶穌的罪,不是因為祂『是』神的兒子,而是因為祂『見證』祂是神的兒子。他們根本不想去證明祂究竟是不是神的兒子,只不過要找定罪的藉口而已。

猶太人當時在羅馬帝國的統治下,並無執行死刑的權利,公會宣判耶穌該死並不是真正法律上的判決。

就有人吐唾沫在祂臉上,又蒙著祂的臉,用拳頭打祂,對祂說:『你說預言吧!』差役接過祂來用手掌打祂。這些言行充分暴露出他們卑鄙、無理、邪惡的本性,主耶穌為了拯救我們,竟然甘願受到如此不堪的羞辱。

有使女看著彼得說:『你素來也是同拿撒勒人耶穌一夥的。』彼得不承認。那使女又對旁邊站著的人說:『這也是他們一黨的。』彼得又不承認。旁邊站著的人又對彼得說:『你真是他們一黨的;因為你是加利利人。』彼得就發咒起誓的說:『我不認得你們說的這個人。』

加利利人說亞蘭話,有獨特濃重的加利利口音,和猶太地的人有明顯的不同,『發咒起誓』原文是兩個字,表明他堅決地起誓為自己申辯,若所言不真,甘願領受咒詛的後果。對比彼得先前的豪言壯語,這是多麼大的諷刺!

立時雞叫了第二遍;彼得想起耶穌對他所說的話,就哭了。有時候我們自己覺得很愛主,一旦試探來臨時,就會發現我們的軟弱實在超乎想像,之前的彼得,誠然有心要與基督同死,但在試探軟弱之下,立刻跌倒了。

以為愛主很多的彼得,已經親眼見識過耶穌所的行那麼多的神蹟、親眼見證過基督的大能、他也是第一個明白基督身分的門徒,然而在遇到試探時也有不認主的軟弱,可見自以為剛強愛主的信徒,難免也會失敗跌倒,其實不足為怪,我們不過都是塵土。

最要緊的是,我們一定要在失敗跌倒的遭遇中,學習回到聖經,再次被主的話摸著,真實地在心裡憂傷痛悔,才能在主的愛中再次站穩,繼續向前奔跑,感謝主。]


我們不能只脫下老我,卻沒有穿上新人,一旦如此,只會導致更大的災難。-Sinclair Ferguson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