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哈巴谷書第1章


哈巴谷書第1

先知哈巴谷所得的默示。

他說:耶和華啊!我呼求祢,祢不應允,要到幾時呢?我因強暴哀求祢,祢還不拯救。

祢為何使我看見罪孽?祢為何看著奸惡而不理呢?毀滅和強暴在我面前,又起了爭端和相鬥的事。

因此律法放鬆,公理也不顯明;惡人圍困義人,所以公理顯然顛倒。

耶和華說:你們要向列國中觀看,大大驚奇;因為在你們的時候,我行一件事,雖有人告訴你們,你們總是不信。

我必興起迦勒底人,就是那殘忍暴躁之民,通行遍地,佔據那不屬自己的住處。

他威武可畏,判斷和勢力都任意發出。他的馬比豹更快,比晚上的豺狼更猛。馬兵踴躍爭先,都從遠方而來;他們飛跑如鷹抓食,都為行強暴而來,定住臉面向前,將擄掠的人聚集,多如塵沙。

10 他們譏誚君王,笑話首領,嗤笑一切保障,築壘攻取。

11 他以自己的勢力為神,像風猛然掃過,顯為有罪。

12 耶和華我的 神,我的聖者啊,祢不是從亙古而有嗎?我們必不致死。耶和華啊,祢派定他為要刑罰人;磐石啊,祢設立他為要懲治人。

13 祢眼目清潔,不看邪僻,不看奸惡;行詭詐的,祢為何看著不理呢?惡人吞滅比自己公義的,祢為何靜默不語呢?

14 祢為何使人如海中的魚,又如沒有管轄的爬物呢?

15 他用鉤鉤住,用網捕獲,用拉網聚集他們;因此,他歡喜快樂,16 就向網獻祭,向網燒香,因他由此得肥美的分和富裕的食物。

17 他豈可屢次倒空網羅,將列國的人時常殺戮,毫不顧惜呢?



[先知哈巴谷為同胞的罪惡及其必然的後果,深為悲哀:「耶和華啊!我呼求祢,祢不應允,要到幾時呢?我因強暴哀求祢,祢還不拯救!」

哈巴谷問:「祢為何使我看見罪孽?祢為何看著奸惡而不理呢?毀滅和強暴在我面前,又起了爭端和相鬥的事」,他心中充滿迷惘和困惑,他看見嚴峻的現實,心中極端失望,他不明白為甚麼神不干預。

「因此律法放鬆,公理也不顯明;惡人圍困義人,所以公理顯然顛倒」,哈巴谷誠實地質問神,祢的公義在那裡呢?因為神是公義的,祂萬不以有罪為無罪,但是哈巴谷看到的現實卻不是這樣,相反的,神不但漠視罪惡,甚至好像故意縱容罪惡,這實在是令人費解。

哈巴谷提出的問題,與約伯和亞薩(詩73篇)一樣都是:為甚麼惡人興旺卻不受懲罰?為甚麼神不聽義人的呼求?

神的回答是:「你們要向列國中觀看,大大驚奇;因為在你們的時候,我行一件事,雖有人告訴你們,你們總是不信」,神讓哈巴谷從周圍各國中尋找,神將用來懲罰祂子民罪孽的國家。

神說:「我必興起迦勒底人,就是那殘忍暴躁之民,通行遍地,佔據那不屬自己的住處」,這是耶和華第一次回答,沒有解釋、沒有理論,也沒有安慰、沒有保證。祂要哈巴谷接受不可避免的事,耶和華要興起迦勒底人,容許他們侵略的暴行,這些行惡的人以為靠他們自己有能力,其實神若不允許,他們根本無能為力,神是利用他們的武力,來管教屬祂的子民,因為審判必從神的家起首。

外邦人迷信武力,不怕公義的神,是他們自取滅亡之途。但神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外邦人得逞,不是因為他們的成功,乃是因為以色列人的失敗導致的。

「他威武可畏,判斷和勢力都任意發出」,指迦勒底人十分狂妄,自以為威武非凡,令人懼怕。他們以為自己的強權就是天理,無法無天,任意妄行,除了自己的勢力以外,不承認還存在別的勢力,把自己的成就歸功於自己的能力。

「他以自己的勢力為神,像風猛然掃過,顯為有罪」,巴比倫以自己的勢力為神,像風猛然掃過,是他們的罪,因為他們迷信武力,完全倚靠他們自己的力量,他們百戰百勝後,就更加狂妄橫行,以自己的軍事力量自豪,以暴力作為他們的偶像。這些被神用來懲罰猶大的民族,也將必因自己的罪,遭到懲罰。

哈巴谷說:「耶和華我的 神,我的聖者啊,祢不是從亙古而有嗎?我們必不致死。耶和華啊,祢派定他為要刑罰人;磐石啊,祢設立他為要懲治人」。哈巴谷稱耶和華為「我的神,我的聖者」,耶和華不只是以色列的神,更是他個人的神,哈巴谷肯定他自己對神有信心,相信神雖藉著迦勒底人的手審判猶大,但神已將以色列民分別為聖,歸祂自己,祂對待他們,必有恩慈的心,因此哈巴谷代表同胞向神呼求憐憫,使他們不致滅亡。

哈巴谷超越眼前的困境,堅信屬神的人必不至滅亡,因為神是永恆的,神也必保守屬祂的人,活到永遠。

「祢眼目清潔,不看邪僻,不看奸惡;行詭詐的,祢為何看著不理呢?惡人吞滅比自己公義的,祢為何靜默不語呢?」惡人指迦勒底人,他們想吞滅猶大人,猶大人雖然犯罪,但耶和華是他們的神,猶大人在失敗中只要肯回轉,還有蒙救贖的可能,何況他們比迦勒底人更公義,他們擁有神的啟示,會以神的律法為準繩,來衡量自己的過錯。

只是先知還是不明白,為何既聖潔又公義的神,要讓迦勒底人來吞滅比他們公義的猶大。

「祢為何使人如海中的魚,又如沒有管轄的爬物呢?他用鉤鉤住,用網捕獲,用拉網聚集他們;因此,他歡喜快樂。」迦勒底人是戰爭販子,以武力來掠取戰利品,不只財物,更拿下戰俘,供他們宰殺、侮辱與奴役,他們將人好像魚一樣整網打盡,以這樣的捕獲為滿足。

「就向網獻祭,向網燒香,因他由此得肥美的分和富裕的食物」,網代表敵人的軍事力量,敵人把暴力當神,向暴力獻祭、燒香,把戰勝的功勞歸諸武力,這些都是先知無法忍受的,但是這樣的事實卻擺在他眼前,是他不得不接受的現實。

「他豈可屢次倒空網羅,將列國的人時常殺戮,毫不顧惜呢?」侵略者的擄掠是貪得無厭的,慘無人道的罪行怎能見容於公義的神呢?他們的罪惡必然要受刑罰的,所以哈巴谷問神:究竟容忍逞兇行惡的外邦人,要到甚麼時候呢?

其實先知是有信心的,願神也如此幫助我們,感謝主。]



注意!聖靈現在不會啟示新的、聖經未曾記載的真理。

一個特別的咒詛會臨到任何在聖經中另外加添一點一劃的人,
因為聖靈不會叫人去做任何神已經禁止祂兒女去做的事。

當人起來自稱是男先知或女先知,並告訴我們,
他們有從主而來的特別異象、
也知道明年會發生何事,
我們就明白,去瘋人院是他們最後的下場,
而且我們要立即開始抗拒他們和他們的話!

我們已經知道,聖靈不會給人新的啟示,
祂只會指教我們基督所教導過的、
並提醒我們所有的這一切事!
司布真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