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耶利米書第42章


耶利米書第42

眾軍長和加利亞的兒子約哈難,並何沙雅的兒子耶撒尼亞(又名亞撒利雅,見四十三章二節)以及眾百姓,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進前來,

對先知耶利米說:「求你准我們在你面前祈求,為我們這剩下的人禱告耶和華你的 神。我們本來眾多,現在剩下的極少,這是你親眼所見的。

願耶和華你的 神指示我們所當走的路,所當做的事。」

先知耶利米對他們說:「我已經聽見你們了,我必照著你們的話禱告耶和華你們的 神。耶和華無論回答甚麼,我必都告訴你們,毫不隱瞞。」

於是他們對耶利米說:「我們若不照耶和華你的 神差遣你來說的一切話行,願耶和華在我們中間作真實誠信的見證。

我們現在請你到耶和華我們的 神面前,他說的無論是好是歹,我們都必聽從;我們聽從耶和華我們 神的話,就可以得福。」

過了十天,耶和華的話臨到耶利米。

他就將加利亞的兒子約哈難和同著他的眾軍長,並眾百姓,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叫了來,

對他們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就是你們請我在他面前為你們祈求的主,如此說:

10 『你們若仍住在這地,我就建立你們,必不拆毀,栽植你們,並不拔出,因我為降與你們的災禍後悔了。

11 不要怕你們所怕的巴比倫王』」。耶和華說:「不要怕他!因為我與你們同在,要拯救你們脫離他的手。

12 我也要使他發憐憫,好憐憫你們,叫你們歸回本地。

13 倘若你們說:『我們不住在這地』,以致不聽從耶和華你們 神的話,14 說:『我們不住這地,卻要進入埃及地,在那裡看不見爭戰,聽不見角聲,也不致無食飢餓。我們必住在那裡。』

15 你們所剩下的猶大人哪,現在要聽耶和華的話。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如此說:『你們若定意要進入埃及,在那裡寄居,

16 你們所懼怕的刀劍在埃及地必追上你們!你們所懼怕的饑荒在埃及要緊緊地跟隨你們!你們必死在那裡!

17 凡定意要進入埃及在那裡寄居的必遭刀劍、饑荒、瘟疫而死,無一人存留,逃脫我所降與他們的災禍。』

18 「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如此說:『我怎樣將我的怒氣和忿怒傾在耶路撒冷的居民身上,你們進入埃及的時候,我也必照樣將我的忿怒傾在你們身上,以致你們令人辱罵、驚駭、咒詛、羞辱,你們不得再見這地方。』

19 所剩下的猶大人哪,耶和華論到你們說:『不要進入埃及去。』你們要確實地知道我今日警教你們了。

20 你們行詭詐自害;因為你們請我到耶和華你們的 神那裡,說:『求你為我們禱告耶和華我們 神,照耶和華我們的 神一切所說的告訴我們,我們就必遵行。』

21 我今日將這話告訴你們,耶和華你們的 神為你們的事差遣我到你們那裡說的,你們卻一樣沒有聽從。

22 現在你們要確實地知道,你們在所要去寄居之地必遭刀劍、饑荒、瘟疫而死。」


[約哈難一行人去埃及,是從基遍往南行,在近伯利恆的金罕,稍作停留,並虛情假意去找耶利米,耶利米識破他們的詭計,說他們並非真心地尋求神的旨意。

領袖及百姓向耶利米求問神的旨意,是否容許他們下埃及居住,在人心惶惶的情況下,雖然態度似乎誠懇,但他們滿心期待神同意自己的決定,才去問神的旨意,他們只是要神背書。

我們理當在困境中隨時尋求神的幫助,但要留意自己是否早已定論,只等神的同意,這種禱告是把神視為自己的僕婢。神應許必垂聽我們的禱告,但不可能只做出符合我們心意的應就連主耶穌禱告,神依然要他喝下苦杯。

耶利米清楚警告他們:留在猶大地、信靠保護們的神;如果前往埃及,只會死在那裡。逃往埃及並不保證安全,百姓若不順服神,那臨到本的災禍依然會在埃及追上他們。

當時的猶大百姓把埃及當作值得他們定居的理想國,尼羅河地區是東方的糧倉,出產豐富,與在耶路撒冷忍饑受餓的情況對比鮮明,令百姓羨嚮往,如同出埃及的以色列百姓,要求重新回到埃及地,他們不願忍受眼前的短暫痛苦,要重回物質世界的懷抱。

其實,他們若願意順服神的話,留在猶大,將要得祝福,神不降災禍,神要為他們施行拯救和憐憫,把懲罰變為憐憫,巴比倫向來只是成就神旨意的工具。

神以曾降在耶路撒冷的災禍為例,警告不肯順服的猶大百姓,說祂的怒氣和忿怒如何傾在耶路撒冷的居民身上,也照樣傾在入埃及的人身上,他們要受人辱駡、驚駭、咒詛、羞辱,不得再見這地。

猶大因為不斷悖逆神,而失去耶路撒冷,他們若再悖逆神下到埃及,就必遭到神的震怒,再也回不到迦南地

盼望我們都能受警戒。]


我愛神是否像昔日一樣甘心自發?
還是只指望祂以仁慈對待我?
我有沒有許多微小的事可以討祂歡心?
還是因路不順遂就唉哼怨嘆?

你心若忘記神所看為寶貴的,就不會喜樂。
過去的一個禮拜裡,我怎樣表示愛祂呢?
在我的生活中,有沒有彰顯祂的名呢?

神對祂的子民說:你現在不再愛我了,
但我很記得你愛我的那段日子。
我記得……你婚姻般的愛情。

當日我怎樣撇開一切,表明誠心愛祂;
如今,我是否仍對祂有這不斷湧流的愛情?
我除了祂別無眷戀的日子,是否要在回憶中去追尋?
我如今還在那境地,還是懂得怎樣去愛祂?
我是否深深地愛祂而不管前途如何?
還是在注視自己該得的地位,估計著該擺上多少事奉?

假若我想起神記念我的日子,
卻發覺祂在我心中已不復昔日重要的地位,
就叫我羞愧自卑,因為羞愧會帶來憂愁,叫我悔改。
章伯斯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