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妥協的代價The Cost of Compromise

妥協的代價The Cost of Compromise

作者:約翰麥克阿瑟John MacArthur,譯者:KW Lo(七千人)
譯自https://www.ligonier.org/blog/cost-compromise/

馬丁路德從不輕易妥協。在他那篇名為認識神的旨意和所結的果子的講道中,他有以下的名言:

「在現今世代,世人正討論如何平息在教義和信仰上的爭論和鬥爭,以及如何促使教會和教宗之間達成妥協。他們說,讓有學識的、聰明的、主教、君王、和王子去仲裁。雙方可以輕易地在某事情上讓步,並且容讓一些可按照個人詮釋方式去解讀的事情,總好過帶來許多的逼迫、流血、戰爭,和可怕的、無窮無盡的紛爭和毀壞。

這就是不明事理,因為按照聖經去理解,可證明此等修補工作並非出自神的旨意。教義、信仰、和敬拜必須保持純潔和不被汚染;在這些事情上一定不可以混和人的無知、人的意見或智慧。

聖經給我們這條規律: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5:29)」

可否想像如果馬丁路德當時作出妥協,今天教會將會是何等模樣?當時沉重的壓力要逼使他緩和他的教導、軟化他的訊息、和停止指責教宗。甚至很多他的朋友和支持者也叫路德為著教會的和諧與羅馬教庭協商。

路德本人原是熱切祈求他的教導不會引致教會分裂。當路德將95條論綱釘在門上,他最不想做的事便是分裂教會。

可是有時分裂對教會是合宜的,甚至是健康的。特别處於像路德的時代和像我們的時代當教會看來充满了假基督徒之時,神的真正子民表明自己的身份和為真理爭辨是正確的。妥協有時比分裂更加邪惡。

哥林多後書614-17節針對的不單是婚姻:「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甚麼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甚麼相通呢?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別名 )有甚麼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麼 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甚麼相同呢?因為我們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說:我要在他們中間居住,在他們中間來往;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又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

可悲的是,這條為人熟悉、叫人分别為聖的命令,經常被誤解和違背。但是保羅不是鼓吹信徒遵行律法主義、宗派主義、或修道主義。

他是引用摩西的律法作一個比喻。申命記2210節,主命令以色列人:不可並用牛、驢耕地。那兩隻動物沒有相同的本質、形態、或能力。所以叫這樣不匹配的一對動物有效地一起去耕地是不可能的。

保羅的意思是清楚不過的:信徒與非信徒是兩類很不同的被造之物,他們不能在屬靈的領域內一起工作。他呼籲在事奉神的事情上要分別為聖,因為此等(信與不信)合作不可能帶來屬靈上的益處。

有時我們可能會認為早期教會是樸質、純淨、和没有被嚴重錯謬所困擾。實情並非如此。

從很早開始,真理的敵人已經用盡方法渗入神的子民當中,他們拆毁真理,並將謊話和基督教的教義融合,藉此混淆神的子民。長期對真理的攻擊不只來自外面的敵人,還出自教會内部的假教師和自稱信徒的人。

在哥林多教會就出現這情况,假教師帶來一個類似基督教的信仰,它融合了福音真理、猶太人的律法主義、和異教的神秘主義。他們熱切地將神的子民和異教敬拜者混在一起,又將聖經真理和撒旦的謊言混在一起。

此等屬靈大混亂正是猶大書第3節警告信徒要提防的:親愛的弟兄啊,我想盡心寫信給你們,論我們同得救恩的時候,就不得不寫信勸你們,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地爭辯。藉著猶大的筆,聖靈力勸我們要運用謹慎、分辨力、勇氣、和意志為真理爭辯。

要注意,我們爭辯的是甚麽:不是一些瑣碎的、私人的、世俗的、或關乎自我的東西;不是純粹不同意識形態的爭吵;不是改進某人的宗教信條或爭取宗派自誇權利的一個運動;不是一個關乎智力的戰鬥或屬於任何種類的遊戲。

我們被呼召去捍衛的是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猶大所說的是一個極大的鬥爭,涉及保衛真理本身的核心和靈魂,以及解開真理去對抗黑暗的勢力。一個妥協的福音不可能拯救那些不知道自己已被魔鬼迷惑的人的靈魂。

若我們時常在世界面前,單單只展現出友好、從容、溫順、宜人、和風趣的一面時,我們就不可能有效地從事這個爭戰。我們切勿毫無主見地去跟隨那些以和諧之名、喜歡在真理上作出妥協的人。

友善的對話可能給人和藹可親的感覺,可是當基督與使徒們面對嚴重、有害靈魂的錯謬之時,他們都没有與那些假教師建立任何合作的關係。事實上,我們也被禁止這樣做。

撒旦其中一個最狡猾的計謀,是以包容和合作為妝飾滲入教會。牠不會和教會正面開戰,而是假裝加入教會。當没有分辨力的信徒,和各種不合聖經的基督教派,或與假宗教在一個共同的屬靈目標合作時,他們已打開大門讓福音受到撒旦的汚染。無論表面上的合一是多麽吸引人,為此而犧牲了正確的褔音是不值得的。

此外,接納那些異端將會讓它們的追隨者錯誤地確信自己與神一切安好,其實他們正走在永遠滅亡的道路上。在屬靈的工作上與不信者共事,只會幫助撒旦搞亂基督教的教義,並且削弱我們傳講悔改之道的能力。

對於基督教信仰受到攻擊時,我們應如何反應?聖經的立場再清楚不過了:我們的職責是爭辯,而非妥協。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