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今天的「方言運動」是從神來的嗎?

今天的「方言運動」是從神來的嗎?
叨雷

不是的,這可從下列事實清楚看見:
一、今日的「方言運動」者說:「說方言」是被聖靈充滿的唯一及決定性的證據。然而主耶穌的先鋒,施洗約翰從未說過方言,聖經卻記載說:「他從母腹裡就被聖靈充滿。」(路115)甚至我們的主耶穌一生也從未說過方言,但誰能說主耶穌從未被聖靈充滿呢?另一方面,說方言者更斷言:若一個人沒有說過方言,就是沒有受過聖靈的洗。他們常常堅持這樣的宣言,明顯與聖經最清楚和基本的教訓相悖。任何誠實愛慕明白神藉自己話語所啟示的真理,是不可能誤解神的心意的。因為聖靈只有一位,靈洗也只有一次。(參林前1213,弗44)當你細心閱讀林前124-11,你自己都可看見,聖靈的洗可以從很多不同方面表明出來的。神的靈藉使徒保羅在這章聖經中,問那些自稱受過聖靈洗的人說:「豈都是說方言的麼?」(林前121330)其簡單的意思就是並非全體都說方言,所以這章聖經明確地說出受聖靈的洗,卻不都要說方言。那麼說方言者所論:不說方言就未受聖靈的洗,很明顯地與聖經真理相違了

二、方言運動的教訓實際影響是使「說方言」成為所有聖靈同在和能力最重要的彰顯。這又一次明顯地與神真理教導相衝突,神的話明明地宣告:「說方言」是聖靈顯明同在和能力最不重要的一點。在林前1210表列聖靈所給的恩賜時,特別將「說方言」放在末後,說方言也在本章2930節被同樣置於末後;就是在以弗所書中,升天的基督透過聖靈賜給教會的諸般恩賜,根本沒有提到說方言(弗47-12),並且在林前145清楚地告訴我們,作先知講道的強過說方言,使徒保羅在19節也自己聲明,他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

三、雖然聖經清楚教導我們,應許追求其他更多的恩賜,但「方言運動」卻使它的跟從者追求說方言勝過其他任何的恩賜。林前1231說:「要切切的求(切慕)那更大的恩賜。」經文內容(即上下文)清楚顯示這「更大的恩賜」與說方言無關。在141說:「要切慕屬靈的恩賜,其中更要切慕的,是作先知講道。」保羅在下面的經文告訴我們,為甚麼揀選作先知講道過於說方言。所以「方言運動」中最突出的追求和等候說方言之能是全沒有聖經支持,這與聖經一致明顯的教訓直接相違背。

四、「方言運動」的領袖們繼續頑梗地不服從聖經有關說方言在公眾聚會的一貫教訓。神的話在林前14章清楚教導:私下說方言比在公眾說更好。保羅在林前1419說:「但在教會中(即公眾聚會)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他繼續說在聚會中若有說方言的,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不可兩個人或以上同時說,也要一個人翻出來,若沒有人翻,就當在會中閉口,只對自己和神說就是了(林前1427-28)。現在「說方言」者的聚會中,經常在一處聚會中有很多人同時說,並且是在沒有人翻譯之下說。在這些事上,他們顯然違背了神;靈恩運動顯然繼續違背神明顯的吩咐,因而肯定不是從神來的

五、「方言運動」同時帶著最嚴重的混亂和最不道德的行為。神的話在林前1433 清楚地說:「神不是叫人混亂」(「混亂」這字解作「混亂的情況」,雜亂和令人困惑之意)。最近在洛杉機說方言者一次極重大的聚會中,發生了很嚴重和難以形容的混亂,眾多男男女女肩並肩地橫臥在地上或平臺上,儀態極不莊重和失禮,並且呈現昏迷狀況,像被催眠似的維持至深夜,騷動和雜亂的情況,使過路的人為之側目和不恥。在這聚會作首領的,是個很有名聲的女子,她用一些像催眠術的方法,令會眾的男男女女進入如此狀況,極像那些非洲野蠻人所行的,也像行催眠術的人招靈聚會時所行的。若有人需要醫治或要受聖靈之洗,就在聚會中被帶到眾人面前,背著會眾坐在椅上,然後被一名男子強烈地夾著頭,方法是一手放在那人的頭上,一手在頭後,然後那女子便按摩那人的全身,有時甚至淫穢地按摩一些男子的身體,然後那人就會站起來,舉起雙手,直至昏迷。在一個確實的個案中,有一位男童把手舉起最少一小時,直至他暈倒在所謂的「能力」之下。這些事與新約所記載的毫無類似的地方,反倒很像那些非洲野蠻人、印度的婆羅門僧和西方的催眠師所行的。整件事都令那些真正明白聖經教導的和明白聖靈工作的人極其嫌惡

在提後17 教導我們說:「神所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在那些說方言的人聚集時顯現的靈,卻不是使人有謹守的心。那些混亂的情況,不但羞辱了神的話,也受神的話所斥責。但這還不是「方言運動」最壞的一面;最糟的是與上文提到的罪惡昭彰的不道德行為扣上關係。現時方言運動的主持者,因犯了不道德的罪而被拘捕,他所作的事不能用言詞來形容,或者就像羅馬書第1章所說的。而在俄亥俄州一個出名的、可能是最著名的領袖,本已結了婚,卻和一名女子被判犯了罪。

在一些案件中,這運動的一些男女領袖都被證實有可恥的關係;這許多的例子使整個運動充滿不道德的色彩。這不是說當中沒有一個是思想和行為清潔的人,但整體來說,這運動的發展比現代任何一個運動更不道德,除了一些行催眠術的法師,他們兩者反而有很多相像之處。這運動的其中兩個領袖從自己的國家走到印度,也有一些當地著名的基督徒工人加入他們,但當看到內裡的猥褻事件時,使他們從當中出來。

六、在「方言運動」發展的過程中,有很多事件證實靈恩運動是出自魔鬼的。有蹟象顯示,那說方言者所說的話,確是他們所不能明白的,但他們所說的是惡劣的話,表明那感動他們說話的靈,並非聖靈,而是邪靈。在澳門和中國,有很多聚會的表現極像一些行催眠術或邪靈者聚集時所行的;有些人曾經說過方言,後來卻被發現是被鬼附著的,而不是被聖靈充滿;在德國也有這方面使人注意和吃驚的發展。

事實上,有很多人渴望被一些超自然的靈所管理,而又不謹慎地分辨那管轄他們的靈是聖靈或是邪靈,而「方言運動」就朝著這方向有驚人的發展

七、「方言運動」和它那些明顯的特徵不是現代才有的。在1830-1840年間,同樣的事情也在英國發生過。那時在「說方言」這事上也有一些特異的現象,以至一些謹慎的男女也被吸引進去,後來卻明確地發現那控制他們的靈不是聖靈,而是邪靈。摩門教說方言已有很長的日子,在他們的歷史中,聚會中經常有人說方言。

總括來說,神已經透過自己的話,明明的表示不喜悅這類方言運動和其中有關的事。在每一個相信並聽從神的話的人,應立刻遠遠地離開靈恩運動,特別在這些眾多的錯謬和敗壞的情況。

我們不絕對否定有機會在現今的日子,神仍然會賜下說方言的恩賜,若神看為合適,祂能作並且會作;但「說方言」在早期的教會備受非議,而當中的謬誤與現今的「方言運動」卻十分相似,以至在保羅時期,對說方言就已發出警告,叫人小心當中的錯處。神因為祂的智慧和愛的緣故,有一段時間從教會收回這恩賜,現在更沒有什麼好的理由使祂在現今的世代重新賜下。所以現今所謂的「方言運動」肯定不是從神來的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