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祂使人夜間歌唱

祂使人夜間歌唱

基要書室20173月通訊

使女的主人們見得利的指望沒有了,便揪住保羅和西拉,拉他們到市上去見首領;又帶到官長面前說:這些人原是猶太人,竟騷擾我們的城,傳我們羅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規矩。眾人就一同起來攻擊他們。官長吩咐剝了他們的衣裳,用棍打;打了許多棍,便將他們下在監裡,囑咐禁卒嚴緊看守。禁卒領了這樣的命,就把他們下在內監裡,兩腳上了木狗。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神,眾囚犯也側耳而聽。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鍊也都鬆開了。

禁卒一醒,看見監門全開,以為囚犯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保羅大聲呼叫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裡。禁卒叫人拿燈來,就跳進去,戰戰兢兢的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又領他們出來,說: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當夜,就在那時候,禁卒把他們帶去,洗他們的傷;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於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裡去,給他們擺上飯。他和全家,因為信了神,都很喜樂。」(16:19-34

聖經記載保羅西拉在獄中唱詩讚美神。有人說基督教是歌唱的宗教這誠然是對的基督教有成千上萬的詩歌。基督徒不時都以詩歌表達自己對神及信仰的情感然而保羅和西拉當時唱詩的情況明顯與一般信徒不同。這不是指詩歌及唱法的不同而是他們唱詩的處境及心境的不同

第一,我們通常在教會聚會或個人靈修時唱詩,卻很少聽到信徒會在半夜唱。大部份人都有學業、工作或家務的擔子,一般來說到了晚上都覺得疲累,休息,很少在半夜唱詩。唱詩通常是在時間方便,精神良好才做的事很少會在身心疲倦的狀態下唱就是心靈願意,肉體卻軟弱了,好像在客西馬尼園的那一夜,耶穌吩咐門徒與祂一同儆醒禱告,結果「他們睡著了,因為他們的眼睛困倦。」(太26:43)。但保羅、西拉能勝過肉體的軟弱,在半夜禱告及歌唱。

第二,我們通常在教會裡或在家裡唱詩讚美神;但保羅、西拉是在獄中唱詩讚美神。為甚麼他們會坐牢?因為他們曾在腓立比從一個使女身上趕出污鬼,因而激怒了使女的主人。這個使女是他們的生財工具,藉著她身上的鬼行占卜而得利。保羅、西拉趕出污鬼,無疑打破了他們的飯碗,於是他們就去告官,結果保羅、西拉被了許多棍之後被關在監獄裡。保羅、西拉沒有反抗,按著神的心意接受這個不公平的對待。監獄裡的環境一定不好假若你處於這種境況,你還能讚美神嗎?保羅和西拉誠然作了一件合神心意的善事,救了一個使女脫離污鬼的控制。然而人們不但沒有感謝他們,還要如此惡待攻擊他們。如果這事發生在一般信徒身上,他們可能已憤憤不平,大呼不公做好事竟得惡報靈程不好的信徒甚至會埋怨神說神不公義哪還能唱詩讚美神?但保羅、西拉受對如此對待,還能歡樂歌唱。

第三,經文記載他們坐牢前曾遭毒打,被人許多棍。一般人身體受了如此的傷會痛苦呻吟。但保羅、西拉在身體痛苦中,仍唱詩讚美神。說真的,肉體的痛苦很容易使人情緒低落,心靈沮喪現代不少信徒因一點小病或身體疲乏,主日就不到教會敬拜神我不是不體恤身體軟弱的肢體我只是概嘆我們實在不太重視主日敬拜神這件事

我認識一位身體殘障的肢體,幾十年前因一次意外,傷了脊骨神經而半身癱瘓要坐輪椅,而且每晚都會抽筋,不能安睡。但他對神的信心很堅定,仍在聚會中唱詩讚美神。坦白說,他的歌聲微弱,音韻不全,但他唱的詩歌,卻是最令神悅納及感動的。世上最悅耳、神最愛聽的就那些在是痛苦中仍能讚美的詩歌!若我們在病患困苦中,還能歌唱讚美嗎?真正愛主的基督徒,在肉身痛苦中歌唱讚美神。

第四,保羅西拉不但受皮肉之苦,還失去了人身自由。失去自由對於許多人來說,比身體的痛苦更難受。古人說:「不自由、毋寧死」。他們或許再不能像以前一樣自由生活,自由作工,但他們都能在捆鎖中讚美神。50年代的中國教會很多傳道人如王明道、倪柝聲、林獻羔、袁相忱,他們都是為主被囚的,但他們一直堅守信仰。我們的肉體雖然被捆綁,但心靈卻是剛強的,仍然可以唱詩讚美神。保羅晚年在羅馬為囚的時候,他向腓立比信徒說:「以致我受的捆鎖,在御營全軍和其餘的人中,已經顯明是為基督的緣故。」(腓1:13)。

捆鎖沒有令保羅灰心喪志,反而令他積極地在獄中為主作見證,唱詩讚美神。許多信徒一直不願意傳福音及作見證,原因是覺得環境不夠好。他們要等待一個絕對安全舒適的機遇才敢稍微為主開口。保羅和西拉全不理會肉身失去自由,只要他們靈裡自由(這才是真自由),就可以發出讚美及感恩的詩歌!
第五,保羅和西拉可能沒有明天。若他們一早知道他們受苦只是一點時間,或許他們也不會太過擔憂,但他們根本不知要被囚多久。他們可能得不到公平的審訊,需長期被囚甚至被判死刑。使徒雅各就是這樣被害在這樣沉重的陰影下,你還有心情唱詩嗎?還是只拼命為自己性命及自由禱告,求神快快救你出來嗎?但保羅西拉好像一點也懼怕及焦慮,安心唱詩。弟兄姊妹,我們也許遇到很多試煉及困難,前途未卜,但主吩咐我們不要為明天憂慮。我們效保羅西拉的榜樣,將萬事交託主。

神啊,你名何等廣大泱漭!
我今投身其中,心頂安然;
有你夠了,無論日有多長,
有你夠了,無論夜有多暗。

現在讓我們想想,為甚麼保羅和西拉會有這種信心,即使受皮肉之苦、受屈、遭不公平對待、失去自由,前途灰暗,還能喜樂歌唱呢?答案就是,他們看到了在屬地物質層面以外的另一個世界。身體固然重要,但人的靈魂更重要。這地上的所有都是短暫的,惟有屬靈的福樂是永遠的。耶穌基督為我們釘十字架,赦免我們一切的罪惡,拯救我們的靈魂,將天家的福氣賜給一切相信的人。

靈魂的價值比全世界更寶貴。我們就算失去一切,包括身體的安舒、個人的前途及肉體的生命,我們仍能因得著了永遠的救恩而喜樂。「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4:17)。基督徒有永生的盼望,將來有永遠的賞賜,單單這就足以使們在任何環境下仍能唱詩讚美神。

保羅、西拉在患難中仍能喜樂,因為有神與他們同在。聖經幾次提及耶穌基督站在保羅身邊(23:1127:23;提後4:17。平時我們頭腦上知道神無處不在,但許多時不覺得很實在。然而,信徒在受苦中,會覺得神格外同在,因為環境促使我們謙卑的到主面前,一心投靠祂。倪柝聲先生說:「寧可因受苦而得著主的安慰,勝於沒有主的安慰也沒有受苦。」

保羅、西拉的歌聲打動了囚犯,他們側耳而聽。是不是因為他們唱得很所以吸引人?我想他們在這樣的狀態下,歌聲不會太嘹亮及動聽。但他們抱著一顆喜樂感恩的心唱,所以能感動身邊的人。在苦難中唱的歌,是最悅耳最動人心的。曾霖芳牧師說過一件很感人的事。有一個弟兄,他患了喉癌,需要作切割手術。幫他做手術的醫生是基督徒。手術前,他問醫生手術後他還能唱詩讚美神嗎?醫生忍著淚水,坦白告訴他從此不能。這個弟兄要求醫生在他進手術室前,讓他最後唱一唱醫生同意於是他唱

耶穌恩名何等美善,猶如悅耳雅聲!
醫治憂悶,安慰悲歎,又將懼怕除盡。
……
我若在世一息尚存,仍願頌揚主愛;
深願你那如樂之名,甦醒我沉睡靈。

(頌主聖歌第48首)

一息尚存,仍願頌揚主愛……」聽到的人,無不受感流淚。在受苦中唱出的詩歌是最美的。如果你在苦難中仍能唱得出讚美詩,那會是最動聽、最好的;不但聽到的人受感動,神也會受感動。你曾唱詩感動嗎?相信那時囚犯聽到保羅西拉的歌聲,會很驚奇及受吸引,很羨慕認識他們的神。

保羅、西拉的歌聲使地大震動,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時全開,眾囚犯的鎖鍊都鬆開。這不是普通地震,因為只監門和鎖鍊斷開,建築物沒有塌下,這明顯是神的作為用人的常理看這誠然是逃走的好時機。可是,如果保羅、西拉就此逃走,禁卒就沒命了。其實,保羅、西拉儘可離去,因為監門和鎖鍊斷開明顯是出於神的手我相信許多信徒遇到這個情況都會意會是神透過這個神蹟來釋放他們讓他們離開然而保羅和西拉卻沒有趁機逃走

禁卒想自殺,保羅及時阻止他。保羅、西拉救了他的命向他傳福音。禁卒的表現也與一般人不同,他看見沒有一個囚犯逃跑,應可鬆一口氣,趕快把所有囚犯鎖好並關掉監門,整件事大可完結了,但禁卒卻戰戰兢兢跳進去,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並問他們「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因為他知道這兩人實在是與別不同,從他們身上看見神的同在和作為。保羅、西拉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於是禁卒和屬乎他的人都信主耶穌並受了洗。

禁卒蒙恩的經歷很戲劇性,生瞬間完全改變過來。原本想要自殺,後果本是肉身靈魂一同滅亡;但他卻奇妙地信了主,得永生,而且全家歸主。

禁卒請保羅、西拉到自己家裡,為他們擺上飯,並洗傷口。身為禁卒竟這樣禮待囚犯,好像不合規矩。但這證明他生命的確有了改變。保羅、西拉成了他的救命恩人,更加是主內的一家人主裡的親屬彼此相愛及照護豈不是很自然的事

禁卒全家信了主,都很喜樂,這是基督徒生命的表現,是屬靈所結的果子。保羅和西拉他們在惡劣的環境下,也能喜樂,因為他們專心仰望主耶穌基督。他們已擁有這寶貴的救恩,有耶穌基督的同在,就可以凡事喜樂及謝恩

盼望神賜給我們喜樂的心,在任何環境中都可以喜樂唱詩讚美神。在黑夜唱的歌最甜美照樣我們在痛苦中唱的詩,也是動人好聽的。「使人夜間歌唱」(伯35:10)。縱使神沒有把黑暗挪去祂仍能使人夜間歌唱,叫神與人都為之側耳及動容

多少神兒女,經過洪水,
經過烈火,但都經過血,
有人受苦楚,神賜他詩歌,
黑夜或白晝,神一樣保守。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