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啟示錄查經(五)

啟示錄查經(五)

一、啟示錄第20章至22

啟示錄第20章一千年
1我又看見一位天使從天降下,手裡拿著無底坑的鑰匙和一條大鍊子。他捉住那龍,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牠捆綁一千年, 3 扔在無底坑裡,將無底坑關閉,用印封上,使牠不得再迷惑列國。等到那一千年完了,以後必須暫時釋放牠。 4 我又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5 這是頭一次的復活。(其餘的死人還沒有復活,直等那一千年完了。) 6 在頭一次復活有分的有福了,聖潔了!第二次的死在他們身上沒有權柄。他們必作神和基督的祭司,並要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擊敗撒但
7 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從監牢裡被釋放, 8 出來要迷惑地上四方(角)的列國,就是歌革和瑪各,叫他們聚集爭戰。他們的人數多如海沙。 9 他們上來遍滿了全地,圍住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 10 那迷惑他們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裡,就是獸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們必晝夜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

末日的審判
11 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無可見之處了。 12 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 13 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 14 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 15 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

經文略解:
我們支持災前被提的前千禧年觀。不同觀點解讀啟示錄就會從不同角度切入,也就會有不同的解經,但目前只有災前被提的前千禧年觀,最能解決整本聖經中所有其他各卷中提到末日等經文的一切問題。

20章與啟示錄各章一樣,都不是比喻,應按屬靈實意領會。千禧年的解釋亦同。在啟示錄201-7節中共6次提到「一千年」,兩次明提「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除了多次明說與「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之外,又指明撒但被「捆綁一千年,扔在無底坑裡」。這樣一正一反的重複記載,絕不是多餘,而是故意強調,就如創世記一章中多次記載「有晚上,有早晨」,是故意的重複。啟示錄510節明說:「在地上執掌王權」,顯明這作王是實在在地上執掌王權的國度。

全知全能的神必不會讓不該作王的人與基督同作王,也不會使任何無辜的人進入永刑。求神幫助我們確信,我們的名字已在生命冊上了!
主耶和華若不將奧祕指示祂的僕人—眾先知,就一無所行。
——阿摩司書3:7

〈唯獨聖經〉「如果聖經殘破不全,還需要可憐的、會朽壞的人在聖經之外不住添加,那它哪裡稱得上完美?」答案就是:假如你想要在聖經之外添加什麼,你就已經在宣稱聖經是不完美的。可是聖經卻稱自己是完美的、是無誤的,足以成就神一切的目的。—約翰歐文

啟示錄第21章新天新地

新舊天地
1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 2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裡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

一切更新的情景
3 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 4 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5 坐寶座的說:「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又說:「你要寫上;因這些話是可信的,是真實的。」 6 他又對我說:「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終。我要將生命泉的水白白賜給那口渴的人喝。 7 得勝的,必承受這些為業: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兒子。 8 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

羔羊的妻新耶路撒冷
9 拿著七個金碗、盛滿末後七災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來對我說:「你到這裡來,我要將新婦,就是羔羊的妻,指給你看。」 10 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就帶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將那由神那裡、從天而降的聖城耶路撒冷指示我。

新聖城的榮美
11 城中有神的榮耀;城的光輝如同極貴的寶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 12 有高大的牆,有十二個門,門上有十二位天使,門上又寫著以色列十二個支派的名字。 13 東邊有三門,北邊有三門,南邊有三門,西邊有三門。 14 城牆有十二根基,根基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 15 對我說話的,拿著金葦子當尺,要量那城和城門城牆。 16 城是四方的,長寬一樣。天使用葦子量那城,共有四千里,長、寬、高都是一樣; 17 又量了城牆,按著人的尺寸,就是天使的尺寸,共有一百四十四肘。 18 牆是碧玉造的;城是精金的,如同明淨的玻璃。 19 城牆的根基是用各樣寶石修飾的:第一根基是碧玉;第二是藍寶石;第三是綠瑪瑙;第四是綠寶石; 20 第五是紅瑪瑙;第六是紅寶石;第七是黃璧璽;第八是水蒼玉;第九是紅璧璽;第十是翡翠;第十一是紫瑪瑙;第十二是紫晶。 21 十二個門是十二顆珍珠,每門是一顆珍珠。城內的街道是精金,好像明透的玻璃。 22 我未見城內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為城的殿。 23 那城內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為城的燈。

聖城與列國
24 列國要在城的光裡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 25 城門白晝總不關閉,在那裡原沒有黑夜。 26 人必將列國的榮耀、尊貴歸與那城。 27 凡不潔淨的,並那行可憎與虛謊之事的,總不得進那城;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才得進去。

經文略解:
這章的新天新地是指千年國後神永遠之國,即永世。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過去,惟獨遵行神旨意的人,永遠長存,所以我們不要只顧積存今世的財物,要趕快積蓄可以存到天上的事物。所有為自己、為虛榮的事都要過去,所有為神的國、為靈魂的努力都要蒙紀念!

21:9「拿著七個金碗,盛滿末後七災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來對我說,你到這裡來,我要將新婦,就是羔羊的妻,指給你看。」在此天使告訴約翰,他要把「羔羊的妻」指給約翰看。結果約翰看見了什麼?啟21:10節說:「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就帶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將那由神那裡從天而降的聖城耶路撒冷指示我。」約翰所見的竟是聖城耶路撒冷。聖城耶路撒冷怎會是羔羊的「妻」?因而有人認為那必定是寓意的描寫。然而這不是象徵、也不是寓意,這是屬靈的奧秘,只能按屬靈的意義領會。

21:2「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裡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與21:9互相呼應。第2節說聖城像「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而第9節則說「我要將新婦,就是羔羊的妻,指給你看」。這已經夠清楚說明新婦就是聖城,也就是羔羊的妻。妻就是妻,聖城就是聖城,沒有變成象徵或寓意化的需要。啟示錄21章所描寫的「羔羊的妻」,不是寓意的,乃是屬靈的,應按屬靈的字句、實意領會。「羔羊的妻」是屬靈界中實存的事物,非現今屬物質界的人所能明白的。

也就是說,聖城怎麼可以作為羔羊的妻?這是屬靈界的事,這與教會是基督的身體一樣(弗1:22-23),同樣都是屬靈的奧秘。這就是為什麼解經必須按屬靈意義去領會的理由,因為聖經所記有關天上的事時,我們通常無法用肉身的理智或言語去領會。

啟示錄第22

新聖城景象
1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 2 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回)果子,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 3 以後再沒有咒詛;在城裡有神和羔羊的寶座;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 4 也要見他的面。他的名字必寫在他們的額上。 5 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基督再臨
6 天使又對我說:「這些話是真實可信的。主就是眾先知被感之靈的神,差遣他的使者,將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僕人。」 7 「看哪,我必快來!凡遵守這書上預言的有福了!」

8 這些事是我-約翰所聽見、所看見的;我既聽見、看見了,就在指示我的天使腳前俯伏要拜他。 9 他對我說:「千萬不可!我與你和你的弟兄眾先知,並那些守這書上言語的人,同是作僕人的。你要敬拜神。」

10 他又對我說:「不可封了這書上的預言,因為日期近了。 11 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為義的,叫他仍舊為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 12 「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 13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 14 那些洗淨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裡,也能從門進城。 15 城外有那些犬類、行邪術的、淫亂的、殺人的、拜偶像的,並一切喜好說謊言、編造虛謊的。 16 「我─耶穌差遣我的使者為眾教會將這些事向你們證明。我是大衛的根,又是他的後裔。我是明亮的晨星。」

17 聖靈和新婦都說:「來!」聽見的人也該說:「來!」口渴的人也當來;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警戒增減這書上的預言
18 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甚麼,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 19 這書上的預言,若有人刪去甚麼,神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
20 證明這事的說:「是了,我必快來!」阿們!主耶穌啊,我願你來! 21 願主耶穌的恩惠常與眾聖徒同在。阿們!

經文略解:
21-22章非常具體地描述出天堂的美妙,有生命河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有生命樹在河的兩邊,結出12樣果子,這些都不是幻想或理論,是約翰親見、耳聞的實景,不是一篇高深的神學,是一幅美妙的景象,是願意聽和願意看的人,都能很清楚看見的畫面,神如此做,是希望我們對將來的榮耀有更確實、更堅定的信心,更勇敢地為永世的盼望盡心竭力,也幫助我們把神的慈愛與公義、祂為世人所預備的救贖之恩,以畫面具體呈現,讓我們看見天國的真實、善良與美好。
因此,我們這一生,都要以預備、等候並迎見主,作為我們的最終目標。

二、啟示錄回顧
全本聖經只有啟示錄神曾應許說:「念這書上預言的,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都是有福的,因為日期近了」。讀啟示錄是有福的,那些聽見又遵守書上預言的,也是有福的,其實在啟示錄中共提到七種「福」:

1「念這書上預言的,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都是有福的,因為日期近了。」(啟1413
2「從今以後,在主裡面死的人有福了。」(啟1413
3「那儆醒的人…有福了。」(啟1615
4「凡被請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啟199
5「在頭一次復活有分的,有福了…。」(啟206
6「凡遵守這書上預言的有福了。」(啟227
7「那些洗淨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啟2214
這七種「福」激勵我們渴慕成為有福的人。

新約的啟示錄和舊約的但以理書,是聖經中兩卷魔鬼最怕基督徒閱讀的書,因為這兩卷書都提到世界末日以後的事,魔鬼和牠的使者最後的結局,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所以會快馬加鞭地要迷惑神的兒女,方法之一就是要他們不讀聖經、不懂聖經、錯讀聖經或亂讀聖經,因此我們要正確地讀懂聖經的每一卷。

三、彼得後書第3

1 親愛的弟兄啊,我現在寫給你們的是第二封信。這兩封都是提醒你們,激發你們誠實的心, 2 叫你們記念聖先知預先所說的話和主救主的命令,就是使徒所傳給你們的。

 3 第一要緊的,該知道在末世必有好譏誚的人隨從自己的私慾出來譏誚說: 4 「主要降臨的應許在哪裡呢?因為從列祖睡了以來,萬物與起初創造的時候仍是一樣。」 5 他們故意忘記,從太古,憑神的命有了天,並從水而出、藉水而成的地。 6 故此,當時的世界被水淹沒就消滅了。 7 但現在的天地還是憑著那命存留,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審判遭沉淪的日子,用火焚燒。

8 親愛的弟兄啊,有一件事你們不可忘記,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9 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 10 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 11 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 12 切切仰望神的日子來到。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鎔化。 13 但我們照他的應許,盼望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

14 親愛的弟兄啊,你們既盼望這些事,就當殷勤,使自己沒有玷污,無可指摘,安然見主; 15 並且要以我主長久忍耐為得救的因由,就如我們所親愛的兄弟保羅,照著所賜給他的智慧寫了信給你們。 16 他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講論這事。信中有些難明白的,那無學問、不堅固的人強解,如強解別的經書一樣,就自取沉淪。

17 親愛的弟兄啊,你們既然預先知道這事,就當防備,恐怕被惡人的錯謬誘惑,就從自己堅固的地步上墜落。 18 你們卻要在我們主─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有長進。願榮耀歸給他,從今直到永遠。阿們!

四、主再來前後之大事
在此簡要列出主耶穌再降臨前後的若干大事,分為10點如下(並非準確次序):

1)主再來之前,世上必有民攻打民,國攻打國,……各處有飢荒、地震的事。天然與人為的災禍日漸加多。在道德方面,人心更險惡、更自私、更無親情。宗教方面假先知、假基督,各種異端與出於邪靈的異能奇事增多。(參太24:7-1222-24;帖後2:1-9;提後3:1-9;彼後2:1-3;約壹2:184:1-6)這些現象歷代都已有,無人可憑這些計算主再來的日子。

2)基督降臨在空中,已重生得救的信徒被提,在空中與主相遇(帖前4:13-17,參林前15:51-52;啟20:4-5)。沒有人可預知主什麼時候降至空中,因而沒有人可預知什麼時候被提。

3)地上有七年災難。主耶穌說那是「從世界的起頭,直到如今,沒有這樣的災難,後來也必沒有。」(太24:21)未完全應驗於歷史的任何階段。

4)七年災難之前三年半有二見證人把福音傳遍天下(啟11:1-13;太24:14),後三年半魔鬼被摔在地上。後三年半之大災難中,因許多超自然的預兆發生,如日頭變黑,月亮變血,四方的風完全靜止,海水與江河忽然嚴重污染,又有從無底坑上來的蝗蟲,邪物與鬼靈的活動異常的增多(啟89章),二見證人所行懲罰性之神蹟(啟11章)等超自然的神蹟,還在地上的人,大致知道主耶穌即將降臨到地上。

5)天上有基督台前的審判(對信徒)(羅14:10;林後5:10)(參林前3:13-15;彼前4:17);與羔羊的婚筵,天上的大讚美(啟19:1-9)。

6)大災難末期有哈米吉多頓之戰爭(啟16:16),耶路撒冷被「萬國」圍攻(亞14:1-2),那時「大罪人」坐在聖殿中自稱為神(帖後2:3-4),緊接著基督降臨到橄欖山,要用降臨的榮光廢掉那大罪人(帖後2:8),殲滅敵基督者與他的跟從者(啟19:11-21),隨即審判萬民(太25:31-32)。

7)以色列人將神蹟性的被招聚回來。聖經說:「他要差遣使者,用號筒的大聲,將他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太24:31)。那時以色列人將仰望他們所扎的,必悔罪悲傷「如喪獨生子」(亞12:10-1413:1)。 注意:現今以色列人的復國,與聖經所記的以色列人歸回並不完全相同,僅屬部分應驗。因:

 現今以色列人的復國並非悔改歸向神,與撒迦利亞書1210節,131節所記不同。也不是「在本地安然居住,無人驚嚇……」(結39:2627)。反之,今日的以色列國無神主義勢力強大,四圍不斷受外敵驚嚇。

基督再來時的以色列人歸回,是由神差遣使者招聚回來的,是神蹟性的。在時間上是與基督榮耀降臨到地上,「大而可畏的日子」緊接(珥2:31;太24:30-31)。

8)那獸(敵基督者)與假先知被扔入火湖,魔鬼被捆綁,扔在無底坑一千年,地上開始千禧年國(啟20:1-6;參賽11:1-10)。

9)千禧年國後魔鬼被釋放,有最後的戰爭,魔鬼被扔入火湖(啟20:7-10);有白色大寶座之審判,凡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的都被扔入火湖(啟20:11-15)。

10)「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地和其上的都要燒盡」(啟21:1;彼後3:12),開始新天新地(啟2122章),進入神永永遠遠的國(彼後1:11;啟11:15;但2:44)。


五、啟示錄中的千禧年-陳終道

20:1-7「……捉往那龍……把他捆綁一千年,扔在無底坑裡,……等到那一千年完了。以後必須暫時釋放他。……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直等那一千年完了。……他們必作神和基督的祭司,並要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從監牢裡被釋放。」啟5:10「又叫他們成為國民,作祭司,歸於神。在地上執掌王權。」

聖經所記有關主再來的預言,神學家有三種主要的見解:

認為福音會普及世界萬國,然後主耶穌再降臨(即千禧年後派)。

認為世界罪惡會愈來愈深重,最後主耶穌再降臨時審判列國,建立千年平安國,然後進入永世(即千禧年前派)。

完全否認有千禧年國那回事(即無千禧年派)。

若認為世界變好之後主才降臨之說是對的,不如坦白承認福音工作已失敗;因為二千多年來,世界越變越壞,道德淪亡,異教興盛,教會世俗化。無千禧年派的信仰,相當主觀的寓意解釋啟示錄20:1-6節,甚至把啟示錄中相當重要的預言看作是歷史,而不是預言。其實千禧年前派的聖經根據,比無千禧年派自己提出的聖經根據更多:

1)在啟示錄201-7節中共6次提到「一千年」,兩次明提「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2)除了多次明說與「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之外,又指明撒但被「捆綁一千年,扔在無底坑裡」。這樣一正一反的重複記載,絕不是多餘,而是故意強調,就如創世記一章中多次記載「有晚上,有早晨」,是故意的重複。對聖經中如此強調的記載,無千禧年信仰者,豈能輕描淡寫的認為:「那只是象徵善終必勝惡……的結果(或其同類語)」?

3)或有人說,這些經文只說:「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沒有提及國度,這是近於強解的理由。同作王而沒有國度,豈不是與基督同作「流亡的王」?

4)啟示錄510節明說:「在地上執掌王權」,顯明這作王是實在在地上執掌王權的國度。誰能提出另一處聖經說「不是作王一千年、不是在地上執掌王權」?解釋聖經,應以聖經明說的為根據,否定按人的推理與人的見解,不是用人間的邏輯,否定聖經明確的記載。


六、羔羊的妻是誰?

121:9「拿著七個金碗,盛滿末後七災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來對我說,你到這裡來,我要將新婦,就是羔羊的妻,指給你看。」
在此天使告訴約翰,他要把「羔羊的妻」指給約翰看。結果約翰看見了什麼?

21:10節說:「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就帶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將那由神那裡從天而降的聖城耶路撒冷指示我。」約翰所見的竟是聖城耶路撒冷。聖城耶路撒冷怎會是羔羊的「妻」?因而有人認為那必定是寓意的描寫。但這不是象徵也不是寓意,這是屬靈的奧秘,只能按屬靈的意義領會。

221:2「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裡從天而降,豫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

21:221:9互相呼應。第2節說聖城象「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而第9節則說「我要將新婦,就是羔羊的妻,指給你看」。這已經夠清楚說明新婦就是聖城,也就是羔羊的妻。妻就是妻,聖城就是聖城,沒有變成象徵或把它寓意化的需要。但聖城怎可以作羔羊的妻?這是屬靈界的事,這與教會是基督的身體一樣(弗1:22-23),同是屬靈的奧秘。這就是為什麼解經必須按屬靈意義領會的理由。因為聖經所記有關天上的事時,我們常無法用肉身的理智或言語去領會。

3)使徒保羅曾對哥林多人說:「豈不知你們是神的殿,神的靈住在你們裡頭麼?」(林前6:19 又對以弗所人說:「各房靠他聯絡得合適,漸漸成為主的聖殿。你們也靠他同被建造成為神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弗2:21-22使徒彼得更明說信徒是「靈宮」,以基督為房角石,「你們來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為靈宮,作聖潔的祭司,藉著耶穌基督奉獻神所悅納的靈祭。」(彼前2:5 這樣,這裡所描寫的新耶路撒冷,是新天新地的聖城,是神人合一的屬靈光景。 所以啟示錄21章所描寫的「羔羊的妻」,不是寓意的,乃是屬靈的;不該用寓意解經胡亂推測,應按屬靈的字句實意領會。她是屬靈界中實存的事物,非現今屬物質界的人所能明了的。


七、羔羊婚娶的奧秘

使徒保羅論夫妻之道時,說夫妻二人成為一體。最後歸結到基督身上說:「為這個緣故,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弗5:31-32這極大的奧秘並未在現今顯明(像福音的奧秘已經在現今顯明那樣),是到了最後新天新地的日子才顯明的。事實上夫妻二人從未真正成為一體,二人仍是二人。因同屬肉身的二人是不可能成為一體的。但基督與教會在屬靈的生命裡合一,則是必然實現的。主耶穌自己明說:「到天上時人不娶不嫁,乃像天上使者一樣。」(太22:30既然靈界沒有嫁娶,怎麼羔羊又有婚娶?可見那婚娶一定不是肉身的嫁娶。
但新耶路撒冷怎麼會是羔羊的妻,怎樣像新婦等候丈夫?教會不但包括現今的信徒,還包括古代信徒,所有因信稱義的人,如何成為羔羊的妻?所有這些敘述都是屬靈界的奧秘。聖經完全沒有用比喻或寓意來描寫基督與教會之關係,但明確的說是一種屬靈的、非血肉之身體而有的那種合一的關係,要到主再來時便真正明白其中的奧秘了。(參申29:29;林前13:2)這種合一,應驗主耶穌的禱告:「你所賜給我的榮耀,我已賜給他們,使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合而為一。我在他們裡面,你在我裡面。使他們完完全全的合而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來,也知道你愛他們如同愛我一樣。」(約17:22-23這等事都必須按屬靈的意義領悟。否定聖經靈意的領會,然後按字面用人的理性作合邏輯的推理,便難免把許多屬靈的實事,按人意強解。


八、千禧年與「時代」

20:1-7「……我又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拒絕聖經中千禧年國之信仰的人,常以司可福「七時代」之神學見解為錯誤,而作為否定千禧年之根據。為什麼要抓緊一位神學家的「七時代」見解作為反時代的根據?「時代」或「階段」、「時期」、「日子」,都不是真正問題,問題是聖經中是否真有這種分別。 縱使「七時代」完全錯誤,反時代派的見解完全正確,這仍不過是神學家的見解,不能否定聖經明說「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這句話。必須引出同樣相反的經文,才可以平衡這明說的經文。 或有人對神為什麼在主再來與永遠之國度之間,要加入千禧年國這階段,提出質疑。神從創性以來的「國」起,到進入永永遠遠完美的國之間,千禧年只不過其中一個片段。為什麼神要造人?為什麼要經過救贖而進入榮耀?為什麼要經過那麼多的歷史過程,才到最後完滿的終結?沒有人有資格向神提出質疑,也沒有人可以在神永遠的計劃未最後實現之前,判斷他某一階段的作為是多餘的。況且不能憑反對而質疑作為信仰之根據,應指出明文,如:「不是與基督作王一千年……」,才可作為否定千禧年之根據。

另一方面,事實上聖經確有「時代」的分別,例如:

1)亞當與挪亞時代:
讀聖經的人怎能否認亞當犯罪之前和犯罪之後是兩個不同的階段?怎能否認從亞當到挪亞是一個時代,而挪亞時的洪水,結束了舊時代、帶出了新時代?創世記九章明記挪亞成為新世界的主人,若比較神給挪亞的禁令和應許跟給亞當的有明顯的不同:

神把所有動物給挪亞和他的子孫為食物(創9:3);但只把植物蔬菜給亞當為食物。

神禁示挪亞吃血,並明定流人血的罪必受罰(創9:4-6);但對亞當只禁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

洪水以後,完全不提伊甸園;但人犯罪之前是住在伊甸園的。

神明確的與挪亞立了約(創9:15-17),且以虹為記號;與亞當之約全然不同(何6:7,參英譯本NASB2:16-173:17-20)。 有人很吃力地把挪亞的洪水,解釋成不是世界性的,僅限於中東地區。理由是摩西時代的世界觀可能僅限於中東地區,這便間接限定了神與挪亞立約也是地區性的,與其他地區無關。若照這原理,全新約完成之時,人類還不知道有北美洲這塊陸地。這樣,基督用他的血所立的新約,北美洲的人必然無關無分。因為當時人的「世界觀」一定不包括北美洲在內!基督引用挪亞的日子論及他的再來時,是按世界性引用的。因基督第二次降臨是關係全世界的人(太24:37-39

2)律法與應許時代:

神揀選亞伯拉罕與他立約也是同一原理。從亞伯拉罕到摩西是否應許時代?從摩西頒布律法到基督是否律法時代?這些都僅僅是名詞之爭嗎?還是實際上有那麼一段「時代」?何以不能按聖經的記載討論,而必須按神學家的見解討論?是否聖經沒有它本身的觀點,或聖經的觀點是人所無法確知的,所以所謂「根據聖經」只是一種「口號」,而我們永遠只能從許多莫衷一是的神學家的見解中選取其一? 保羅對加拉太人講解律法和應許時說:「所應許的原是向亞伯拉罕和他子孫說的。神並不是說眾子孫,指著許多人,乃是說你那一個子孫,指著一個人,就是基督。我這麼說,神預先所立的約,不能被那430年以後的律法廢掉,叫應許歸於虛空。因為承受產業,若本乎律法,就不本乎應許。但神是憑著應許,把產業賜給亞伯拉罕。」(加3:16-18注意「430年以後的律法」不能使「430年以前神與亞伯拉罕所立的應許」廢掉。神曾在亞伯拉罕進迦南地時應許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創12:3,又在亞伯拉罕獻以撒之後,應許他說:「……並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保羅在加3:16解明了那使萬國得福的後裔就是基督。這些都是在摩西宣布律法之前發生的,亞伯拉罕是在律法之前,根據神的應許蒙恩的。聖經明確的把「430年」以後的律法時期,與律法之前的應許時期分開。我們憑什麼說它不是兩個時代?

3)新約與舊約時代:

新約與舊約也是明顯的兩個時代。舊約是神借摩西在西乃曠野與以色列人立的(出24)。新約是主耶穌與門徒同吃逾越節筵席後立的(太26:26-29)。舊約的主要對像是以色列人,他們守逾越節,吃逾越節的羊羔。新約的主要對像是一切在基督裡蒙救贖的人。我們不守逾越節,卻吃「主的晚餐」(林前11:20),記念那為我們「被殺獻祭」的「逾越節的羔羊基督」(林前5:7)。原來基督就是舊約羔羊所預表的贖罪救主。「律法本是藉著摩西傳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穌基督來的。」(約1:17神的本意不是叫人藉律法的字句與儀文事奉他,乃是教導人認識那些字句與儀文所要表明的基督。所以律法只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像(來10:1)。保羅在加拉太書三、四章很清楚的說明律法與恩典的兩個不同的階段,都是按神自己的「時候」和步驟實現的。所謂律法時代,就是「這因信得救的理(或時期)還未來以先」(加3:23);而恩典時代,就是「但這因信得救的理,既然來到」(加3:25 )之後。這兩個時代是按基督的降世為人、受死、贖罪作為分界線的。 4:4-5「及至時候滿足,神就差遣他的兒子,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注意:這裡有一個「時候」是神所定的。在這時候未滿足之前是律法時代,由律法作「管家」(加四2)。及至「時候」滿足了,神就差他兒子,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下,要把律法下的人贖出來,使一切接受神兒子的蒙救贖的人,都成為神的兒女,不再在律法下,乃在恩典之下(羅6:14)。所以基督總結了律法時代,「律法的總結就是基督……」(羅10:4),開始了新約恩典時代,是聖經自己所表明的。 此外,顯然也有基督再來之前與基督再來之後,或「萬物結局」與進入神「永遠的國」之「時代」(彼前4:7,彼後1:11)。有誰比萬有的主宰更有權能,可以把這些時代合成一個呢?。


九、千禧年與作王

提後2:12「我們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我們若不認他,他也必不認我們。」 除了啟示錄之外,提到基督要作王,忠心信徒與主同作王,以及千禧年國度的平安景況,貫通於新、舊約聖經之中。選錄如下:

1)利未記25章記以色列人應在7個安息年之後的第50年定為禧年。所有被賣的奴僕或田地,都要無條件得自由,或歸回本家。(參路4:18-19

211:6-9「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豹子與山羊羔同臥。少壯獅子,與牛犢,並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牽引他們。牛必與熊同食。牛犢必與小熊同臥。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斷奶的嬰兒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因為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這種人與萬物都和平相處的情形(且是在地上的情形),只有在撒但被捆綁,千禧年國中可能實現。受造之物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之前(羅8:21) ,人間政權不可能實現這種平安國度。 另一方面,這又不是進入神永永遠遠的國度中的情形。因那是在舊天地己過去,新天地出現時才進入的神永遠的國。(陳終道,《天國君王--馬太福音講義》,總論之二、天國的福音)。

3)在福音書中,甚至十架旁的強盜也知道主耶穌要得國降臨(路23:42);主耶穌對十二門徒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這跟從我的人,到復興的時候,人子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你們也要坐在十二個寶座上,審判以色列十二個支派。」(太19:28

4)在書信中保羅深信自己與信徒是可以得冠冕作王的人,如:林前9:25「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限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提後4:8「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

5)使徒彼得說,信徒是「有君尊的祭司」,又說:「到了牧長顯現的時候,你們必得那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彼前5:4

6)使徒約翰照主的應許說:「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坐一般。」(參啟2:26-27

 7)在啟示錄中基督一再被稱為「萬王之王」(啟17:1419:6-16),暗示除基督本人以外,另有與他同作王的。

8)路加福音19章分銀給十僕的比喻中,主耶穌對忠心的僕人說:「你既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可以有權柄管十座城… …。」管理十座城顯然含有掌權作王的意味。 所以千禧年國以及「與基督一同作王」並非啟示錄201-7節獨有的記載,還有意義相同的許多經文,是聖經中多時多方所表露的觀念。


十、小結
初代教會數百年來相信前千禧年,但奧古斯丁認為沒有千禧年。我們主張前千的理由:(1)啟示錄第20章有最直接、最簡單的說明。(2) 耶穌再來地上,作王一千年是正面執行統治的任務。(3)聖經中不斷要信徒期待並強調要盼望耶穌再來。(4)我們將來的家是在新天新地。(5)前千禧年要解決的問題最少。(6)初代教會最接近使徒的時代與觀點,至少四百年來都堅持相信前千禧年。總之,前千禧年的解法才是合乎正統的解法。

啟示錄是殉道者手冊,耶穌終將再來地上,作王一千年!

主啊,我願祢來!

「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神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啟14:12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