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天路歷程的作者與重點摘錄

本仁約翰的信仰生活

萬物之靈

我一方面雖然希望罪孽得以洗淨,一方面卻不願記罪孽,作一個麻木不仁的人。我看到有些人起初很熱心的向神禱告,懇求神饒恕他們的罪孽,可是後來漸漸忘記自己是個罪人,心腸變得剛硬,比以前更為非作歹。看到這種情形,我真是不寒而慄,極力禱告神,使我勿蹈一般人的覆轍。

有時我心想,為何神使我生而為人?身為人,便有犯罪和墜入地獄受苦的事情。不如做狗做羊、反無犯罪和墜入地獄的事情。這樣看來,萬物生靈中最不幸的便是人類。

不過,反過來想,如果做人做得好,那麼究竟比做動物來得有樂趣,因為人為萬物之靈,非一般冥頑不靈的動物可比。但是一個人犯了罪以後,便比飛禽走獸都不如,因為牠們至少不犯罪,不觸神之怒,不會墜入地獄受烈火焚燒之苦。所以有時我不禁覺得作人不如飛禽走獸或游魚來得逍遙自在。

耶穌佳偶

有一天,我聽一個人講道,他用雅歌書41節「我的佳偶、你甚美麗。」兩句話為題,他說所謂佳偶,是指教會,因為主耶穌愛教會,所以稱之為佳偶,而一般得救的人也都是耶穌的佳偶。主耶穌愛我們,並無何種理由,純粹是出於愛的動機。人們恨我們,耶穌仍舊愛我們。我們受試探的時候,耶穌對我們顯明祂的愛。人們撇棄我們,耶穌還是愛我們,總之,耶穌是至始至終愛我們的!

雖然我對我是「耶穌的佳偶」感到快樂,但過了一陣子,立刻又心生懷疑,捫心自問:「這是真的嗎?」此時我想起了使徒行傳129節的話:「彼得就出來跟著他,不知道天使所做是真的,只當見了異象。」

自從我聽到了「你是我的佳偶」的話以後,便覺得世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把我和神隔絕,這使我想起羅書839節的話:「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

有了這節經文以後,心中便得了安慰,覺得前途光明,並且相信我的罪孽可望得赦。這時我心中充滿了神的愛和恩典,喜不自勝。我非但感覺自己心中充滿神的愛和恩典,並且覺得我能夠把神的仁愛和慈悲講給人家聽,甚至覺得田間的烏鴉若是懂得人的話,我也預備講給牠們聽。我更覺得我不但能把我的經驗講給人家聽,而且能夠把它寫出來。當時我以為這種經驗即使過了40年也不會忘記。豈知隔了不到40天,我的心中又迷惑起來,忘記了神的愛和恩典,不知自己究竟有無得救。

罪不至於死

這時我心中十分痛苦,不禁長嘆一聲,自言自語道:「神怎麼會來安慰像我這樣墮落的人呢?」我還未說完這句話,就聽到一個回聲說:「你的罪孽不至於死。」我聽到這話以後,好像從墳墓裡復活過來,不禁驚喜交集的喊道:「主啊,祢怎麼會找到這樣一句話?」原來那句話來得正是時候,有力又柔和,且充滿榮光,使我驚嘆不已。到了這時,我以往的種種疑懼都煥然冰釋了。

我已經看到我的罪孽並非是不可恕的,並且我也許有獲赦的希望。可是撒但永遠不肯放過我,此時牠又設法要來使我再次跌倒!在當天和次日之間,牠雖千方百計,但仍無以施其技,因為那句話好像一根柱石撐在我的背後,使我屹立不動。

可是到了第2天的黃昏,我覺得那句話又漸漸的離開我,不再支持著我,因此我又恢復了先前的疑懼,只是我心中十分不願,所以覺得非常痛苦。

次日黃昏,我又是滿懷疑懼,便去找尋主,向祂祈求。在禱告的時候,我的靈魂向祂吶喊道:「求主顯示給我看:祢以永遠的愛愛我。」(耶31:3)我才說完這句話,就聽到一個柔和的聲音回答我:「我以永遠的愛愛你。」當下,我就上床安睡。次日早晨,一覺醒來,神清氣爽,心中起了一個新的意念:「我相信了。」

可是撒但仍未離開我,那一天,牠至少1百次設法來擾亂我。我的內心起了劇烈的掙扎,因為我想守住上面的一句話。有時在一個鐘頭裡有20多次的起伏,可是神繼續不斷的在我耳邊說道:「你雖然犯罪,我仍舊愛你。過去、現在和將來,我永遠愛你。」這話使我覺得自己仍舊有得救的希望,因此心中大得安慰。

當我正考量如何敬愛主和如何表現我對主的敬愛的同時,有一段話來到我的心頭:「主耶和華啊,你若究察罪孽,誰能站得住呢?但在祢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祢。」(詩130:3,4)這一段話對我大有益處。尤其是說主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祂,因為我藉此知道我還可以敬愛祂,而且知道神對祂子民的愛戴十分重視,祂情願寬恕他們的冒犯,而不願喪失他們的愛戴。

這時我又記起了一段經文:「好使你在我赦免你一切所行的時候,心裡追念,自覺抱愧,又因你的羞辱就不再開口。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結16:63)從這時起,我的靈性便不再因舊時的罪過而感覺痛苦了。

公義在天上

一天我在田間行走,良心上仍舊隱隱作痛,忽然有一句話來到心中:「你的公義在天上。」當時我彷彿看見耶穌基督坐在神的右邊,這使我看到耶穌基督就是我的公義,而這種公義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都是一樣的(參來13:8)。

這時我覺得以前兩腿鎖著的腳鐐,現在完全被解脫了,痛苦和誘惑都消除了,而以前認為可怕的幾段經文也不再使我感到害怕了,於是我就欣然回家,心中感謝神的恩典和慈愛。因為「神又使祂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 (林前一30

我看到基督耶穌是我們的公義和聖潔以後,就藉著祂和神親近。這時我的心中除了基督之外,別無他物。而我這時所追求的,並不是基督的一二種特點,譬如祂的寶血、埋葬和復活等,而是整個的基督!

主又使我和神融和成一片,使我成為祂身上的肢體(參弗5:30)。因此我愈加相信基督是我的公義,因為只要祂和我融成一片以後,那麼祂的公義就是我的公義,祂的長處就是我的長處,而祂的勝利也就是我的勝利。現在我看到我在天上和地下的光景了:在天上,我是在基督身旁,依靠公義和生命,而在地下,我依靠我的肉體。

現在我看到基督耶穌是屬神的,而我們應當共同尊榮祂,遵守祂的律法,為祂而死,靠著祂起死回生,靠著祂勝過罪孽、死亡、撒但和地獄。我們和基督同時死,並且和祂同時復活,因為聖經上說:「死人要復活,屍首要興起。」(賽26:19)(《本仁約翰的信仰生活》,橄欖,77頁)



天路歷程The Pilgrim´s Progress)重點摘錄
本仁約翰(John Bunyan1628-1688)的《天路歷程》,可以用來瞭解「基督徒的人生」。我們在認識、欣賞《天路歷程》的文學優美時,要學習、效法其中棄絕世界、嚮往天家的真理,基督徒越要榮耀主、越要在這個世界上作光作鹽,就越要棄絕這個世界。

神給本仁豐富的想像力,因此寫出《天路歷程》這樣的巨著。但想像力也可以被魔鬼利用,他常想出各種罪狀控告自己。在上面所提的《本仁約翰的信仰生活》(Grace Abounding to the Chief of Sinners)自傳中,他「有時想,為何上帝使我生而為人?萬物中最不幸的是我。我不如飛禽走獸,牠們不像我會惹神的怒,不會墜入地獄受烈火焚燒」。

他曾懷疑聖經是不是和可蘭經同等?耶穌真的是獨一的真神嗎?自己經歷了神的恩典,又懷疑是不是真的,就害怕不能得救,怕犯了褻瀆聖靈的罪,不得赦免。

本仁覺得他是猶大,出賣了耶穌;又是以掃,悔改也沒有用;他比三次不認主的彼得,和犯姦淫欺騙謀殺的大衛更壞。他有時會因為「我塗抹了你的過犯,像厚雲消散;我塗抹了你的罪惡,如薄雲滅沒,我救贖了你」(賽44:22),這樣的話得安慰;有時又被「落在永生神的手裡,真是可怕」(來10:31),這樣的話嚇壞。有時想到「凡父所賜給我的人必到我這裡來;到我這裡來的,我總不丟棄他」(約6:37,39,大得安慰;有時又以為自己並沒有到主那裡。耶穌的赦免、寶血、應許和安慰只會帶給他更大的痛苦。他每懷疑一次,就更覺得自己無藥可救,覺得自己像格拉森被鬼附的人,不斷的自虐自殘。

本仁的自責在許多聖徒身上都有,奧古斯丁馬丁路德愛德華滋都說過:他們是最壞的罪人,應該下到最深的地獄裡受刑。然而,這些對罪敏感的神的兒女,不但被拯救,而且活得更好,被主用得更美。除了聖經、聖靈直接的安慰,路德因信稱義的作品也幫助本仁走出陰影。路德強調,我們的內疚不一定都是罪,有時是撒旦的攪擾,有時是律法攻擊軟弱的良心。

神用想不到的辦法,拯救本仁脫離這樣的控告:當他因傳道被下到監裡時,外在的逼迫消除了內疚。「主使我成為祂的肢體(參弗5:30)。我相信,基督是我的義,祂的好處就是我的好處,祂的勝利就是我的勝利,靠著祂起死回生,靠著祂勝過罪孽、死亡、撒但和地獄:『死人要復活,屍首要興起』(賽26:19 。」

基督徒是撇下一切所有的跟從主,作主的門徒。(參路14:33這趟旅行難走、險阻多,而且到死方休;但這趟旅行又精彩極了,走的人會在重重失敗和煎熬中,因著信心而滿有驚喜、祝福、更新,逐漸脫胎換骨、到達天堂。

離棄世界跟隨神的觀念,整本聖經都有:「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創12:1)「我們在祢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與我們列祖一樣」(代上29:15)、「你們離開吧!離開吧!不要沾不潔淨的物;要從其中出來」(賽52:11)、「門徒們捨了船,別了父親,跟從了耶穌」(太4:22)、「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要找一個家鄉」(來11:13-14)。

基督徒的家鄉不在世界,而是「更美的、在天上的」(來11:16)。

《天路歷程》卷一


《天路歷程》卷一的主角原名無恩Graceless),信主後稱為基督徒。兩個原因使他非離開老家不可:一是他被罪惡的重擔壓得喘不過氣,而聖經及傳道者(Evangelist)告訴他,只有到耶穌的十架下,重擔才可脫落;二是他所住的城是將亡城,要被毀滅,像所多瑪一樣,所以,他應該「從那城出來,免得與他一同有罪,受他所受的災殃」(啟18:4基督徒多次懇求家人同行無效(參創19:14),他們以為他說的是戲言,終於獨自背著重擔、塞著雙耳、邊跑邊吶喊:「生命、生命,永遠的生命!」塞耳是不要聽任何牽絆的聲音而回頭;吶喊是告訴人,他離開的原因,是要到耶穌那裡得生命(約6:40)。

離開將亡城很難,那是進窄門、走小路:「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太7:13-14人生在罪中,活在罪中,雖然受盡罪的折磨,卻捨不得罪中之樂。羅得「遲延不走,耶和華憐恤他,拉著他的手」才出來(創19:16;妻子出來了,卻念念不忘,回頭就成為鹽柱。不是十災,法老不准以色列人走;走了,還派兵追。以色列人更是念念不忘埃及的魚肉蔬果,動輒想回去重作奴隸。耶穌的門徒不僅有手扶犁向後看的,甚至有臨難苟安、賣主求榮的。不信耶穌或半途而廢的基督徒,以為將來的榮耀比起現在的苦楚,是不足介意的(參羅8:18)。他們不肯輕看今世的榮辱,不要永恆的福樂,不願忍受十字架的苦難(參來12:20),被世界的神弄瞎了眼,不知道生命的寶貴:「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太16:26

《天路歷程》中恥信Shame,以信為恥)譏笑盡忠Faithful),說信耶穌的人,聽講道感動流淚,動不動就認罪自責,是可恥的。盡忠乍聽面紅耳赤,也以信為恥,後醒悟、知道世人以為榮,我當以為恥:「人都說你們好的時候,你們就有禍了,因為他們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這樣。」(路6:26)「人所尊貴的,是神看為可憎惡的。」(路16:15

虛榮市Vanity Fair,浮華世界;耶穌在這裡受到萬國的榮華的試探)裡,基督徒盡忠被視為傻瓜、瘋子、野蠻人,因為他們不媚俗:「求祢叫我轉眼不看虛假,又叫我在祢的道中生活。」(詩119:37他們只要智慧(側耳聽智慧,專心求聰明。尋找他,如尋找銀子;搜求他,如搜求隱藏的珍寶,箴2:2-4、真理(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林前13:6和生命,這都是虛榮市沒有的。本仁稱「只顧眼前蠅頭小利,忽略永恆的恩典的人」為「扒糞者」(The Muckraker)。他們被如垃圾、糞土的世界吸引,而不要神所賜的天上冠冕(celestial crown)。(本仁創用此字時,只有負面的意思,指不識貨、因小失大。現在指揭發醜聞隱私的記者,有些正面的意思)。

盡忠在虛榮市被燒死;希望Hopeful)從他的灰燼裡起來。希望看到基督徒盡忠的見證而成為基督徒的伴侶。殉道者的血是福音的種子,虛榮市裡有人因此被改變了。

艱難叫人走不下去;貪睡可能產生同樣的惡果;可安歇的水邊很好:「得救在乎歸回安息」(賽30:15),「要休息」(詩46:10,但也充滿危機,所以神使我們的靈魂甦醒,不沈睡至死:「睡著的人當醒過來」(弗5:14。《天路歷程》中的休息涼亭,常產生負面的作用。

「百姓因這路難行,心中甚是煩燥,就怨讟神。」(民20:4-5但對已經蒙恩的人,只能義無反顧、堅定地走下去:「不要發怨言,神是信實的,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10:10-13榮耀的目的地,使我們「把下垂的手、發酸的腿挺起來」(來12:12

現實世界無天堂、神話天堂無理想;真實又完美的天家,只有真神能賜下,就是聖經所記載、基督徒所信奉、《天路歷程》所見證的。

基督徒第一個同伴叫迎合Pliable,易遷),他如同耶穌所說,撒在土淺石頭地上的種子一樣,「聽了道,當下歡喜領受,及至為道遭了患難,或是受了逼迫,立刻就跌倒了」(太13:20-21)。迎合掉入絕望沼The Slough of Despond)後憤而離去。

基督徒也掉入絕望沼,「當罪人認識自己無藥可救的狀況時,在靈魂深處產生恐懼、疑惑、灰心。」(本仁約翰好幾年無法擺脫絕望,他懷疑自己有沒有得救。)盡忠就曾被摩西律法痛打。反省罪惡時,不要忘了神豐富的恩典,不要上了基督徒的第二個同伴世智的當。

世智建議庸俗人,吃喝玩樂(Carnal Policy);對嚴謹的人(Civility),則勸他們行律法主義(Legality)、道德主義(Morality)。兩個建議殊途同歸,都是叫人棄絕十字架的救恩,跟著感覺走或遵著實踐理性行。基督徒曉示Interpreter)家看到,想靠律法清潔我們的心,只會越來越髒亂,「因律法而生的惡慾,結成死亡的果子」(羅7:5)、「凡以行律法為本的,都是被咒詛的」(加3:10)。

基於本仁自己的慘痛經驗,《天路歷程》三次講到憂鬱與灰心,一次是在灰心沼裡,一次是一個背道者被自己的絕望關在鐡籠(Iron Cage)裡;還有一次是基督徒希望Hopeful)二人被關在懷疑堡裡,堡主是一對巨人夫妻絕望怯懦Despair and Diffidence)。絕望怯懦代表巨大、恐怖、難以克服的情緒,常常痛打、凌虐、折磨、挫傷基督徒希望,要基督徒希望自殺。基督徒希望在傷痛中彼此勉勵、互相勸告而沒有上當。走天路時,多麼需要好同伴、好同工、好的教會生活:「天天彼此相勸。」(來3:13

最後基督徒拿出上帝恩惠的道打開牢門、逃出了山寨。要走出沼澤的沈淪、鐡籠的束縛、城堡的鎖鏈,唯有靠恩惠的道。

基督徒終於在十字架那裡重擔脫落,換上新衣。他高興的唱了一首歌:
罪孽深重,如影隨行,無法可想,無藥可救,
唯靠十架,苦盡甘來,除祂以外,別無幸福,
除祂以外,別無拯救,除祂以外,別無自由,
榮耀十架,榮耀空墳,榮耀基督,為我受罪。

神兒女喜歡唱歌。以色列人在紅海邊(出15:1-3),在曠野井邊唱歌(民21:17),摩西死前教以色列唱歌(申32),大衛善唱,希望「全地都向耶和華歌唱!天天傳揚祂的救恩」(代上16:23,他派人晝夜歌唱(代上6:319:33),約沙法用唱歌克敵(代下20:21),耶穌赴死前與門徒歌唱(太26:30),保羅和西拉被枉打後唱詩讚美神(徒16:25),教會口唱心和的讚美主(弗5:19)。

一位牧童唱:
謙卑不容易犯罪,弱小比較難驕傲,虛心受教主指引;
不論主給多或少,祂的安排都最好。
但願我能更謙卑,好使主心更喜悅;
行走天路要輕省,多而無當是累贅,
靈裡富足真有福,永永遠遠主同在。

奧古斯丁告訴我們,在逼迫中,教會為了幫助信徒,不因長期的傷痛而退後,就用唱詩來激勵人(《懺悔錄》〔Confession〕,97章)。路德路益師C. S. Lewis)也認為音樂是神給人的恩典。魔鬼的陣營裡沒有快樂,也沒有音樂。本仁喜歡音樂,從小以敲教堂之鐘為樂,他說人領受恩典,特別用信心克服艱難後,心靈會有屬天韻律的激動,用歌聲來頌讚上帝,像基督徒勝過魔王亞玻倫的那幕:

魔王控告基督徒五次對上帝不忠:走入絕望沼、靠律法除罪、沈睡忘記主、見獅子想逃、誇大和驕傲。

控告句句真實,幸好基督徒保羅路德一樣,憑信心、靠真理恩典反擊:「我是犯了這些罪,還有許多別的;這些罪惡來自你,使我在重壓下呻吟,為此我懊悔不已,但現在我終於明白:我事奉的上帝是慈悲的,祂都赦免了。」

魔王弄巧成拙,惱羞成怒,要殺基督徒基督徒原本害怕,但想到自己所穿戴的全副軍裝,只有前面有盔甲,背後沒有保護的裝備,如果轉身逃,必死無疑,要保全性命,只有往前迎敵。

激戰中基督徒受重傷,但他用聖靈的寶劍反敗為勝:「我的仇敵啊,不要向我誇耀;我雖跌倒,卻要起來。」(彌7:8)「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8:37這兩句話使魔王落荒而逃,基督徒高唱凱歌。

聖經、《天路歷程》和教會歷史顯示,神很少直接除去外在的艱難,往往是藉著聖靈在人心中的工作,使我們有智力、體力、毅力作戰。以色列人進迦南,除了耶利哥城是神使它倒塌,其餘都是以色列人一個一個打下來的,就算耶利哥城,也是以色列人遵命繞城後才倒的。在全能神巨細靡遺的治理下,基督徒不是純然被動的木偶。

天路上充滿了假基督徒。有位利徒By-ends,直譯「藉結果,看好處」,意思是,這位先生是機會主義者,他不考慮是非真假,凡事只看結果有無好處或利益),從花言巧語市Fair-Speech)來,他的親戚朋友包括:識時務Time-server)爵士、兩面人Looking one way and rowing another)船夫、鄉愿Smooth-man)、投機Facing-both-ways)、滑頭Anything)先生、饒舌Two-tongues)牧師、虛偽Feigning)夫人。

利徒︰「我們的信仰跟嚴格的人不同。第一,我們從不反抗潮流;第二,宗教流行的時候,我們才熱心宗教。」

基督徒︰「你如要跟我們同路,就得反抗潮流,信耶穌得堅定,不論衣衫襤褸、榮華富貴、作階下囚或座上賓。可是我看你不肯這樣。」

後來利徒對他的朋友愛錢說︰「基督徒希望太嚴厲、思想頑固、不尊重別人的意見。」

另一個朋友吝嗇說︰「他們行義過份,愛論斷,像法利賽人。」

利徒︰「不論什麼天氣,他們都拼命趕路;我是見風轉舵。他們願意為上帝冒一切危險;我要利用一切機會保住生命和財產。他們堅持信仰,儘管受人蔑視,所有的人都反對他們;我只在時勢安全,衣冠楚楚,受人喝采的時才堅持信仰。」

第三個朋友戀世說︰「我們要靈巧像蛇,你看蜜蜂在冬天伏著不動,只在能得好處和娛樂的時候,才出來。上帝有時賜雨水,有時賜陽光。若是基督徒這樣的傻瓜要在雨裡走路,我們就在晴天走。我喜歡使人得到好處的宗教,就像亞伯拉罕和所羅門在信仰中發了財。」

他們後來討論:牧師可不可為得較高的薪水而遷動?答案:「當然可以,甚至應當,因為敬虔是得利的門路。」(參提前6:5

基督徒看法相反:「不可以,如果一個人為利而信,他也會為利而不信。」

基督徒與一位來自自滿鄉Conceit)的無知談話,此人乍看不無知,而是滿有知識和道德,可是沒有聖靈的光照,對自己的罪惡和神的恩典一無所知,這樣的人,始祖是使徒行傳和加拉太書中的猶太律法主義者,與第四世紀以來,不信人有原罪,不信神是全能的伯拉糾主義(Pelagianism)者是一脈相傳的,更陰魂不散的附在今天新保羅觀(The New Perspective)的提倡者身上,他們「靠律法稱義,與基督隔絕,從恩典中墮落」(加5:4)。

無知想得永生,但不相信自己是罪人,基督徒問:「你憑什麼進入天城呢?」

無知:「主的命令我都遵行。我總是做好人、禁食、禱告、十一奉獻、賙濟窮人、不犯法、不欠錢,甚至背井離鄉走天路;這樣還不能進天城嗎?」

基督徒:「但你沒有進十架窄門,不走信心、恩典的路。審判的主會把你當成強盜。」(參約10:1

無知:「你信你的、我信我的,互相尊重,為什麼要這樣批評我呢?窄門離我的自滿鄉太遠了,何況我走的道德路風光明媚、賞心悅目。」

基督徒想到經上說:「你見自以為有智慧的人嗎?愚昧人比他更有指望。」(箴26:12

無知下面的話,簡直是新保羅觀的翻版︰「我相信基督為罪人死,並且由於我遵守律法,祂接納我,我可免受刑罰。由於祂的功勞,基督使天父滿意我的虔誠修行,因此我將蒙恩得以赦罪。」

基督徒︰「第一,你的信仰,聖經從沒提過。第二,你的信仰錯誤,因不靠基督的義而靠自己的義。第三,你以為基督使你有可稱義的行為,其實我們的行為總不能叫人稱義。第四,正確的信仰,不是希望基督賜恩典,使我們行為順服律法,而是完全放棄藉行為守律法的想法,因為只有耶穌為我們成全律法,只有藉著相信耶穌為我們行的義,我們才能稱義,才能使我們逃脫全能上帝的憤怒。只有披上基督的義袍,靈魂才能平安喜悅、純潔無瑕地在上帝面前,蒙上帝的悅納,免於定罪。」

無知︰「什麼,完全不依靠行為而完全依靠基督?這種妄想會使我們放肆縱欲。」

基督徒︰「你不明白,當人知道自己污穢透了,無力、無望、無助,卻因基督的死被拯救、被更新,這使人愛基督,愛祂的名,愛聖經,愛祂的律法和祂的子民,而不像你以為的會自甘墮落。」

基督徒談到敬畏(懼怕)的益處:認識自己的罪而懼怕是正確的懼怕,因懼怕而不敢得罪神、不離開神的道也是對的。很多人以為不當有任何的懼怕,其實懼怕神的人是認識神的。

正確的懼怕是:一、與使人得救的悔改相連。二、使人緊緊抓住基督。三、使人高舉神、神的路和聖經,使人謙卑溫柔,使人不離開上帝,不作羞辱神和會失去平安的事。

與悔改相連的懼怕是好的,憂懼先生就有這個優點。愚昧人不知道,他們認為那種懼怕來自魔鬼(其實是上帝的作為),因此硬著心,排斥懼怕而變成傲慢自信的人。

快過死河時,基督徒希望談到為什麼無知會離開信仰?

基督徒︰「他們像法官面前的罪犯,渾身發抖,好像真心悔改,實際上只是怕刑罰,而不是痛恨罪惡本身。」

這話既正確又重要,如果保證不被揭發、不被逮住、不被處罰,人會主動、積極、樂意的縱欲、欺騙、貪墨、舞弊等。這不是侮蔑人,而是事實,是主張人性本善者不肯面對的事實。真正神的兒女,就算沒有地獄的處罰(當然有),也不想犯罪;就算沒有天堂的賞賜(當然有),也喜歡行善。對他而言,犯罪離開神,就像地獄;信靠順服神,就像天堂。這不是一蹴可幾的,這是信靠順服神的天路客,必然必經之途。

無知等人墮落的步驟是︰
一、否定有關神的震怒、審判和永刑的教義。
二、拋開屬靈操練,如禱告、懺悔、攻克己身等。
三、躲避活潑、熱心的基督徒。
四、對聽道、讀經冷淡。
五、在虔誠人身上挑剔找錯,把自己的不信,歸咎於別人。
六、跟世人為伍。
七、放肆批評信仰。
八、公開地犯小罪。
九、在自欺中滅亡。

《天路歷程》卷二


卷二較多是女人、小孩及弱者,他們更謙卑的依靠神,也有較多的強者來幫助他們,結果更能克服困難,應驗經上的話:「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輭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後12:9心慈就有這樣的經驗。

心慈:「你們都進了窄門,我獨在外,想到『兩個女人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太24:41,我以為被撇下了,便哭號『完了!完了』,也不敢再敲門,後來看到門上有歡迎的字,於是又大膽起來,想不如再敲一下吧,不敲就更沒有希望。所以我又敲,那時我已經嚇得魂不附體了。」
女基督徒:「你知道你敲門的聲音有多大嗎?可見你多迫切。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太11:12,你是努力的人!」

心慈:「如果你是我,也會這樣拚命!門關得這麼緊,又有一隻惡犬在附近狂吠,令人毛骨悚然!我不能不拚死命敲門!但是我敲門敲得這麼用力,實在沒有禮貌,不知道管門的人會不會覺得我很冒失呢?」

女基督徒:「他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微笑,可見他很歡迎你呢!」

後來管門的對心慈說:「如果堅決要行天路,縱然有狗咬,也不會奔逃。乞丐沿門求乞時都不怕狗咬;走天路之人的意志豈不應當比乞丐更堅強呢?」

憂懼總擔心自己意志不夠堅定,聽到任何異意都叫他害怕。一失敗就沮喪,但憂懼說絕不走回頭路,寧可死也要往天城去。他曾在絕望沼呻吟一個多月,很多路過者願意伸出援手,他都不敢接受,問題是他腦子裡有個絕望沼!某個晴朗的早上,他竟然壯膽走出泥沼,連自己都難以相信。當他到窄門口,半天不敢敲,讓別人先進去,再三說自己不配。他在門口哆嗦、畏首畏尾的、十分可憐,終於鼓起勇氣,非常輕的敲了敲,門一開,他又退縮,竟發抖、癱軟、昏厥在地。

這個膽小如鼠的人,雖然受到神無微不至的照顧,還是常常羞愧、徘徊、膽怯、氣餒,直到走到十字架和空墳墓前才高興起來。他的問題是,怕自己最後不被主接納,倒不怕獅子、艱難山這些外在的難處。

憂懼的缺點,就是太自卑。然而一旦認識救恩,缺點可以成為最大的優點,就是謙卑。他聖潔善良又極柔和,以致就算合法的事,只要可能叫弟兄跌到,他都不做(參羅14:21)。在屈辱谷時,他如魚得水,因為不在乎自己多麼卑賤。在死蔭谷虛榮市蠱惑境這些其他天路客容易失敗的地方,他都安然度過,但到了生死河邊時,憂懼的心又沈重起來,連說:「完了,一定會淹死,千辛萬苦會功虧一簣。」然而,稀奇的事發生了。河水從來沒有如此淺緩過,因此他極順當的涉水而過。走近天門時,他也前所未有的堅信,自己必會得到最好的接待。I shall, I shall.會的!會的!),是《天路歷程》中,最動人的句子之一。

憂懼相反的是任性

任性是伯拉糾主義的必然結果。伯拉糾主義以嚴謹的道德和責任自豪,可是因為不信人有原罪,結果很自然的演變成,不信罪惡的真實:既然什麼都不是罪惡,那麼什麼都應當包容。多元主義、後現代、巴特神學都是這樣。任性認為,人當率性而行。大衛侵占人妻,所羅門多妻,亞伯拉罕、收生婆和喇合都說謊,雅各用狡詐的手段騙得遺產,他為何不可呢?任性還會為自己的惡行辯駁,說他言行一致,比起心口不一的人更誠實。

任性和他的同僚美化、強化、合理化罪惡,天厭之。「他們應許人得以自由,自己卻作敗壞的奴僕,因為人被誰制伏就是誰的奴僕。」(彼後2:19但天路上也有不少像憂懼那樣令人愛憐的人物,如弱質Feeble mind),他承認自己又笨又弱,但總是心存感恩,謙卑受教受助。他知道患難極多極大,但柔和堅定的立志:能跑的時候就拚命的跑;跑不動的時候,要勉力地走;走不動的時候,就算爬也要爬下去

在天路上英武勇敢的英勇Valiant)有一首歌,此歌適用於路上所有堅持到底的小人物:
壯哉勇士,風雨無阻;永不喪志,矯世勵俗;
踏上征途,有進無退。
噩耗謠傳,不為所動;眾人皆惑,唯他心堅;
魑魅魍魎,沈著應戰。
持守真道,激濁揚清;撥雲見日,正大光明;
勤奮忠心,必得冠冕。


這是因為神會「使軟弱的手堅壯,無力的膝穩固,瞎子的眼必睜開,聾子的耳必開通,瘸子必跳躍像鹿,啞巴的舌頭必能歌唱,耶和華救贖的民必歸回,歌唱來到錫安,永樂必歸到他們的頭上,他們必得著歡喜快樂,憂愁歎息盡都逃避」(賽35:3-10)。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