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操練與神同在

操練與神同在

前言

主耶穌在地上三年半的服事中,對門徒提到三個作門徒的條件,就是:一、跟隨主。二、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三、住在主的裡面。慕安得烈說要:「使基督因我們的信,住在我們心裡,叫我們的愛心有根有基(弗3:17),信仰純正的教會,就應將「住在基督裡--內在隱秘處的生活,與主有生命的連結,每日、每時經歷祂的同在與保守」這樣寶貴的信息,傳遞的和基督寶血的救贖與赦免,一樣的清楚和迫切,那麼必定會有更多的基督徒,願意欣然接受主對門徒的這三個呼召,並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彰顯出「住在基督裡」所結出來的果子,即彰顯出聖潔、能力、仁愛、喜樂、蒙福的生命!

   如果一位基督徒沒有倚靠聖靈、憑著信心、與主交通、住在主的愛裡(約15:9),他就會像一棵樹栽在沙漠中,而不是溪水中,無法按時候結果子。因此,「與主交通」是基督徒生命的根基。有了這個根基,他才能把愛的根基建立在「基督磐石」之上。

聖經中與主交通的方法是藉著「默想主的話」(詩1:1-3)和「活在肢體彼此相愛的生活中」(約15:9-12)。屬靈生命的成長是憑著信心、不斷操練的過程。而且如保羅所說的:「當戰兢恐懼地做成得救的工夫」(腓2:12)!

   如何學習「與主交通」,教會近三百年公認的屬靈書籍有蓋恩夫人的《簡易祈禱法》(新譯本為《更深經歷耶穌基督》)及勞倫斯的《與神同在》。這兩本書都注重實際的操練,蓋恩夫人及勞倫斯二位均屬於天主教。

更正教中教導「住在基督裡」的屬靈教師首推慕安得烈,他是近百年來公認屬靈生命建造的教師,被稱為「牧師中的牧師」,他的信息造就了許多傳道人。他的著作以《住在基督裡》最為著名,其次是《內在生活》。他著作的重點在於真理的開啟,在操練上強調要「花時間等候主」。

  要操練「與主交通」,勞倫斯的《與神同在》及《屬靈格言》是最簡單、容易實行的範本,若要進深操練,則以蓋恩夫人的《更深經歷耶穌基督》最完全。按信徒屬靈生命成長的原則,實際操練比真理探討更直接且有效,可惜今天教會多把古聖徒的操練放在一邊,花許多時間在真理字句上的研究。以致知「道」的人很多,真正行出「道」的人很少。

勞倫斯弟兄(Brother Lawrence, 1605-1691)出生於法國小鎮Lorraine,家庭非常貧窮,沒有受教育,卻有虔誠的天主教信仰。18歲當兵參與「30年宗教爭戰」(Thirty Years’ War 1618-1648),不幸在戰役中身受重傷,從此瘸腿,不能做甚麼,只能做一個地方長官的侍從,甚至連此工作也不能勝任,他描寫自己「是笨手笨腳,常打破東西」。

在慘淡的日子中,一日神藉自然界向他說話:「在深冬,看見樹木乾禿無葉,但想寒冬過後,萬象更新,樹木即長葉開花結果。」勞倫斯從中蒙神光照,看見神的護理與權能。在自然界的生生不息中,他看見神的信實與大能,燃起他對神的敬愛。此次的經歷與看見在他靈魂深處,一生都沒有泯滅。從黑暗進入神同在的榮光,使他對世界的生活越過越失望,世界的生活越來越不能滿足他。

勞倫斯37歲進入「迦密山」修道院,不是作修道士(monk),乃以平信徒身份成為修道院的工人,專責廚房工作。雖自知自己笨手笨腳,又最不喜歡做廚房工作,但仍順服地欣然接受,他想這是神訓練他變得更靈巧的方法;並想可以這個苦差事作為他彌補個人罪惡的懺悔。

   
勞倫斯以此想法和心情,在廚房工作了四年,面對廚房的骯髒、刻板、千篇一律的工作,十分難受,而且對靈裡的光景又充滿自責與痛苦。在痛苦中,神使他反省,看見自己太以「自我」、「自己」為中心,心中充滿的都是「自責、自慮、自愁與自苦」。

被神光照後,他跳出「自我」,一切以神為中心,也以神為一切。所作的一切只為愛神而作,一心只為神而作,不再去想自己的問題,只努力專心愛神。

雖然自己一無是處、一無所有、也沒有甚麼美德、恩賜或能力,但至少還有「一顆心」,可以毫無保留地完全獻給神;至少一生至死可以專心努力做一件事:就是「愛神」。結果,他整個生命、生活與工作因此完全改變,充滿喜樂與能力。

他每一個工作、每一個動作,甚至撿一根草,心中都充滿對神的愛,都是為愛神而作。正因他瘸腿軟弱與做事笨拙,他更事事求問主,不斷向主仰望,求主加添他恩典和能力,因此他的工作越煩重,他的靈越發仰望主,越仰望主,就越經歷主同在的喜樂與平安。

勞倫斯返璞歸真的靈修精神,揉合了靈修傳統中的美好素質,回歸純愛,與神密契。他的工作就是祈禱,他無時無刻不活在神的同在中。即使瑣碎的庖廚雜役都可化為愛的頌歌獻給神。

「每時每刻操練神的同在、享受神的同在」,成為他生命中最自然的一部份,如同呼吸般自然,進入一種habitual sense of the presence of God

他總是一邊洗鍋子、洗盤子,一邊讚美主。他在路上一邊走,一邊問主耶穌:「今天我們要往那裡去撿柴呢?」

他每時每刻都保持與主同行的對話,真是枝子連在葡萄樹上,每時每刻都在靈裡與主連結,不斷領受主生命豐盛(汁漿)的澆權,滿結聖靈的果子,返照出主的榮光,廚房成了他的小天堂。

勞倫斯與院父四次的交談內容與他所寫的十六封信件,被輯錄成書《與神同在》(The Practice of the Presence of God或譯《操練神的同在》),書中可歸納出勞倫斯操練神同在的一些方法與經驗:

   屬靈生命最聖潔、最普遍、最需要的練習,就是與神同在。這是人的「屬靈教育」,神如果是你的伴侶,你就會得到喜樂。

在任何的地方,任何的時候,不用方法,也毋需規條,只要時刻以謙卑與愛的態度,與神說話。

無論在試煉中、患難中、枯乾中,即使對神乏味、不忠心時,甚至墮落到犯罪時,都可以如此練習。

  我們應該時時刻刻達到一個目的,就是要克服一切會攔阻我們與神交通的障礙。不必去分析如何與神交通,只要讓它是由純潔、單純的信心自然生發出來。

  當我們忙於外面事情的時候,或思念屬靈事情的時候,或在專心祈禱的時候,我們應當停下來(次數越多越好),往我們的深處去敬拜神。暗暗的去嘗到祂一次,摸著祂一次。

既然知道,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神都與你同在,祂住在你的最深處,那麼為什麼不在你作事的時候或禱告的時候,停下來,往你的深處去讚美祂、敬拜祂、求祂幫助,從心裡獻上你的工作,並為著祂的慈愛和憐憫來感謝祂呢?

有什麼奉獻能叫神更悅納的呢?豈不是在一天之中從你外面的事情裡抽出時間來往深處去敬拜神麼?並且這樣行,可以毀滅「自愛」,因為「自愛」是在外面的事物裡滋長出來的。人若安靜在神的面前,就不知不覺的會脫離「自愛」。

達到「與神同在」的方法

  第一,擁有一個極純潔的生命。不可讓一個思想、一句話語、一個行為使神不喜悅。一有這類的事,就當悔改,謙卑的求神赦免。

  第二,練習與神同在需要最大的忠心,藉著信心注視在神的身上,並有安靜、謙卑、敬愛的態度,切不可讓今生的思慮來攪擾你。

  第三,藉著不斷的努力,常常召回遊蕩的心思來與神同在,後來就會成為習慣,一到工作放下,或者還正在工作的時候,就舉起心來,超過地上的事物,無掛無慮的停住在神的身上。以神作為中心與安息的所在,藉著信心一直與神同在。在此即充滿了喜樂,這就是真實的同在,感覺世界只有神和自己兩個人。與神不斷的交通時,神必會供應一切的需要,並能在神面前得著滿足的喜樂。

  第四,在作任何事情之先,用極短的時間,去望一望神,正在作的時候,也可如此行;作完了事,再與神相親。如果失敗,不可灰心,因為這需要時間與忍耐才能學成的。神同在的習慣只有經過艱難才能成功。但成功之後,喜樂是何等的大呢!要有生命,心豈不是第一件重要的事麼?因為心是全人的主宰。

愛神,敬拜神,心是第一、也是最末的一件事。無論是屬靈的或屬身體的,無論在開始或結束,以及在各種各樣的生活中,心總是主體。所以在心裡,我們應當養成一種注視神的習慣,使心順服著去注視神,但不必勉強用力,也不必去分析,只要單純的去向著神就夠了。

  第五,對正在練習的人,可以在神面前暗暗的獻上這些話:「我的神,我完全屬祢。哦,愛我的神,我以全心愛祢。主啊,求祢使我的心能夠像祢!」不要讓心思回到世界裡,應當專一停在神的身上,藉著意志使心降服,心就要被激勵去住在神裡面。

  第六,與神同在的練習起初是很艱難的,但若能忠心練習,就要不知不覺的在裡面生發出最奇妙的果效。它能吸取神豐富的恩典,引領人一直看見一位同在的神,你愛祂、祂也愛你,極其屬靈,極其實際,是一種最自由、最有生命的祈禱。

  第七要達到這個目的,總要治死我們的感覺。人若要愛世界的東西,同時又要得著與神同在的滿足的快樂,這是不可能的。若要與神同在,得將一切的被造之物都丟在身後。
總之,

一、要愛神:只有愛才能摸到神,愛神是「最短的路」,使你進入神的同在(參詩42:1-2,約14:21-23)。為愛神而作每一件事,成為你對神愛的祭物,獻悅於主。為愛神的緣故,拒絕一切不是出於神的,活在世上如同只有主與我。愛神,將心歸主,將心獻主,願心靈倒空,讓主自己充滿。定意將我的一切都獻給那擁有一切的神。

二、要謙卑:常深切知罪認罪,看見一己是蒙恩「罪人」,何等不配,唯仰望耶穌基督寶血的赦免,以一顆謙卑痛悔的心,仰望主十架的榮光、神的同在,「因為那至高至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的如此說:『我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也與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要使謙卑人的靈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賽57:15),面對每天的工作,要事事求主幫助,否則必一事無成。主不幫助,單單靠自己,失敗跌倒乃極其正常與自然之事。能經歷主同在的真實與甘甜,是神所賜極大的恩典,人一無可誇,唯有多多向主祈求與仰望,求神賜下恩光。

三、要忠心:忠心地保守自己每時每刻都是仰望主、思念主、注視主、與主禱告。要與神立約,以堅守此決定。若發現自己忘記仰望神、思想神,即向主認罪。人何等屬肉體,何等敗壞,常常忘記神。不斷讓心思再次歸回到主身上,藉不斷地與主交談,去感受主的同在。用屬靈的眼睛,不斷注視主。一整天都要小心地注意,將心思意念定睛在主的身上,主是與我同在,更在我裡面,我豈能將主冷落一旁?當朋友造訪你時,你尚且不會把他冷落,何況是恩主來訪呢?操練外在的工作與內在的注視同時並進。剛開始並不容易,但不要氣餒,只要努力忠心、不斷操練,必能經歷「生活就是禱告」的「禱告生活」!就能或動或靜,時刻都能仰望神,活在主的面前。

   
勞倫斯弟兄愛慕神,一生操練活在主的面前,他的經歷與見證,成為後世眾信徒的幫助。一位籍籍無名的廚房工人,瘸腿、沒有受過教育,竟能經歷神如此豐盛的榮耀與生命,並被神大大使用,使人看見神應許的真實:「若有人愛神,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林前8:3

「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那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林前1:26-29

   
勞倫斯弟兄這種與神同在的操練,帶領我們學習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享受與神源源不絕的溝通。生活中的忙碌與紛亂,常令人感到軟弱冷淡、壓力重重。願我們常回到「裡面」,回到主的「面前」,用心、誠實地到靈裡面的「至聖所」與「內室」,面對面地敬拜祂,享受祂同在的榮美。無論是在開車、忙家事、打電腦,每時每刻操練在靈裡與主靈交,愛祂、仰望祂,每時每刻與主同行、與主對話,必能經歷在主面前的滿足的喜樂,「祢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祢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祢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詩16:11)。

勞倫斯追求「與神同在」的經歷如下

冬天裡看見一棵落葉的樹,使他第一次認識神的存在。他所得的異象又大又深,雖在四十年之後,還是與第一次看見時一樣感動。他藉著能看得見的東西,認識看不見的永遠的神。

他最喜愛的書就是四福音,因為他覺得主親口所說的話,最能單純、純潔地滋養他的信心。

  他以堅決的態度、忠心的追求,藉著信心與神同在,養育他的心靈。他一直繼續在神面前用各樣的方法去愛祂、榮耀祂。在他一切所行的事情上,都求主的幫助。若是行得好,就將感謝獻給神。不然,就求神饒恕,總不與神爭執。他將與神的交通和日常的工作結合在一起,工作反而變得容易,效率因此增加。

  他承認在起初練習時是困難的。曾因多次失敗,不再練習。但他謙卑地承認在他失敗之後,再學習與神同在時反而更不為難了。

有時候在他的心思裡,會有無數游蕩的思想塞進來,佔有了神應有的地位,此時他會極其安靜地將這些不該有的思想趕出去,再回來與神同在。

   最後,他的忠心與忍耐得到了報償,他的心裡充滿不再中斷、不受攪擾的「神的同在」。他的工作雖然多而且雜,卻變成一種「無雲彩的看見、光明的愛和不間斷的喜樂!」

   他說:「我在廚房裡最忙的時候,與我在祈禱的時候並沒有兩樣。雖然在廚房裡有各樣吵雜的聲音,同時有許多人叫著要我給他們許多的東西,我卻極其安靜地與神同在,如同跪著領受聖餐一般。有時候,我的信心這樣清楚,相信因為一切遮住的障礙已經移去,好像永遠光明榮耀的日子已經臨到一般。」

勞倫斯的心向世界是那樣地超脫,那樣地忘記自己,甚至對於自己的得救與否也不思念,一切都讓神來管理。他對於人生的一切都非常淡漠,以至於在屬靈的生命裡非常的自由,也無怪乎他能得著超越一切的祝福了!

勞倫斯的品格

勞倫斯弟兄寧願作神家裡一個卑微的看門人,也不願在罪人中出人頭地﹔他情願背負耶穌基督的軛,也不揀選世上虛空的榮華和宴樂。他的思想和言行,可以幫助那些剛從世俗罪惡捆綁中釋放出來的人。在今天這個時代裡,幾乎人人都在吹捧虛偽的美德,並不擇手段欺世盜名。所以要向普世教會力薦勞倫斯弟兄這樣一個踏實敬虔的典範和事跡,極為必要。

當我和他會面之後,就立刻將他所說的話記下來。世上無人能把聖徒描寫得比他們自己講述得更真實。聖奧古斯丁的《懺悔錄》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勞倫斯這位神的僕人,從他單純的內心所抒發出來的話語,要比別人對他的描寫更清晰、更生動。

勞倫斯弟兄雖然充滿各樣的美德,卻是一位最平常的人。他爽直坦白,你一見他面,就立刻能使你信賴他,叫你覺得你得著了一位朋友,可以向他敞開心扉地吐露你真實的想法。

他見了人,立刻就能知道和他說話的是怎樣的人。他的談吐極其自由,能使你在霎那間知道他是一位好心的人。他所說的頂簡單,但是又中肯,又滿有意思。在他粗魯的外貌下,卻有著特殊的智慧,心胸寬廣超過常人,看事情非常精明,像是一位能辦各種事的人。對於大事,他能定出聰明而妥當的計劃。這些就是他的特點,使見到他的人極感驚異。

他的心境和他的生命,在他的談話中可以看出來。他的談話是出於神的智慧和能力,故所見甚高。他以殷勤和忠誠的心去尋找神,神以外的思念都被除去。

勞倫斯第一次認識神,是在他的生命尚未達到完全的時候。事實證明了這件事。他的行為、他所依靠行路的亮光,就是信心。信心不只使他第一次看見神,並且在神所賜的各樣道路上,他再也不需要別的燈。他常常對我說,一切從人聽來的,從書裡看來的,從他自己所寫作的,都覺得淡而無味,又笨又重,不能與信心所看見的相比。

信心叫他看見耶穌基督與神的豐富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只有神能將祂自己啟示給我們。人用他的頭腦、科學來想像神,不過叫人看到了神的模樣,不能看見祂無比的真實。神在我們的心靈最深處啟示出祂的自己,在此我們能認識祂。可惜很少人這樣去尋找祂,常常輕視與神交通,認為是在浪費時間。但神永遠與我們同在,是我們的主、我們的王。

藉著閱讀許多書籍,藉著頭腦、理智去認識一位神,是不足夠的﹔波浪式地愛神的感覺,也是不夠的。我們的信心必須是活的,應藉著信心舉起我們的心,超過一切一瞬即逝的感覺,來敬拜天父與耶穌基督。這條信心的路也能叫我們到達完全的境界。

勞倫斯弟兄藉著信心,不只看見神是一位真實的神,並且在日常生活所遭遇的各樣事情中,總是可以尋求到神的同在。

在冬天看見一棵落葉的樹,使他第一次認識神是真實的存在。他所得的異象又大又深,雖在四十年之後看上去,還是與第一次看見時一樣。他藉著看得見的東西,認識看不見的永遠的神。

他最喜愛讀的書就是四福音,因他覺得主親口所說的話,最能單純地、純潔地滋養他的信心。

於是,勞倫斯弟兄以堅決的態度,忠心地追求,藉著信心與神同在,養育他的心靈。他一直繼續在神面前,用各樣的方法去愛祂、榮耀祂。在他所行的一切事情上,都求主的幫助。若是行得好,就將感謝獻給神。不然,就求神饒恕,總不與神爭執。他將與神的交通和工作結合在一起,工作反而變得容易,工作的效率並不因此減少,反而加增。

這位好弟兄因為忠心,靈程造就極高。他的忠心使他把一切的思念放在一邊,只是自由地、不斷地與神同在。最後他的習慣變成了他第二個天性。若要因忙碌於事情而不與神同在,反而變得不可能了。

他特別注意的就是達到與神同在,總要用心靈與愛情,過於用悟性。所以他說:「到達神之路,愛是一切,悟性最少。」

他繼續說:「事奉神並不需要作偉大的事業。」身為一位極平常的廚師,他說:「我為神做所有細微的事。為著愛神之故,我在鍋裡翻著餅,翻好之後,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我就俯伏在地敬拜神祂如此恩待我,使我能工作。起來之後,我比君王還快樂。為著愛神之故,就是從地上拾起一根草來,心也滿足。」

「我們尋求方法、講究理由去愛神,結果因著無知之故,心思就變亂了。因此在追求與神同在的事上,給自己許多的煩擾。豈不知這事非常簡單,只要在日常的工作上,每一件事都為著愛神而做就好了。將我們手所做的工都獻上,用心與神交通,與神同在。所以用不著本領、科學,只要照著本相,以簡單的心來到神面前就夠了。」

切不可以為,學習愛神,只要獻上工作,求祂幫助,為愛祂而做就夠了。他一開始對付自己是很嚴格的:他立定主意,凡神所不喜悅的,他一件也不做。他將自己忘記,為神之故,拒絕一切。他說:「自從進修道院之後,我不再煩擾自己去思念品德與得救等問題。我既將自己獻上,為著愛祂,祂不喜悅的,我完全拒絕。後來我看見唯一的事,就是要活得好像只有我和神在這個世界上一般。」

他就是這樣地捨去一切地為著神,一切所行的都是為著愛神。他完全忘記了自己。他不再記念天堂與地獄,對於過去所犯的罪,他認錯之後,就不再想念。他進入了完全的平安。他將自己交託神,或生、或死,或現在、或永遠,全都不管。

我們是為著神而創造的,也只是為祂﹔捨去一切為著神,是不會有任何損失的。即使將我們的「自己」都捨了,我們卻要在祂裡面得著一切。在神的裡面,我們能更清楚地看見我們的缺點,勝過在自己裡面的自審。自審,其實就是自愛的餘燼未被除去,是「自愛」在「追求完全的熱心」的假面具之下的行動,以至我們的眼睛一直看自己,不仰望神。

勞倫斯弟兄曾有四年之久,受很大的試煉。他以為自己是一個滅亡的人,那時沒有一人能安慰他。可是他的心志卻極其堅定。他不像許多人那樣,若不是為著將來懼怕,就是為著現在擔憂。他有一種安慰自己的思想:「在我將來的日子中,不管遭遇何事,無論做什麼,都是為著愛神而作。」就這樣,他忘記了自己,卻得著了神。

他對我說,在他的心裡,喜愛行神旨意的心代替了己的心意。在他人生的旅途中,從所遇見的事情上,都清楚地看見神旨意的工作,因此他心裡滿了平安,他的心思一直向著神。當他聽見罪大惡極的人所行的惡事,也毫不驚奇。他常說,比這再厲害些也不希奇,因他知道罪對人所能做的是些什麼。他肯在神的寶座前為罪人代求,求神施行拯救。禱告之後,他就很平安地與神同在。

有一天,我告訴他與他很有關係的事:本來他一直盼望要做的事,卻受了上級的攔阻,他很簡單地回答說:「他們(指上級)如此決定,必定有美好的理由。我們的責任就是順服。」此後再也不提。他實實在在照著所說的去實行。後來,雖然有許多機會可以重提此事,他卻一言不發。

有一次,當他重病時,有一位聖人來看望他,問他一個問題:「你到底要揀選哪一個:你願意在世上多活幾年,好叫你更聖潔呢?還是立刻離世到天堂去見神呢?」他毫不猶豫地回答說:「讓神來替我揀選,我什麼都不做,只是安靜地等候神,一直等到祂告訴我什麼是祂的旨意。

那一種光景使他對於任何事物都持淡漠的態度,有完全的自由,正如天上的人一樣。他沒有偏見,沒有自己,也沒有普通人所有的成見。他願意一切人都好,不重看這個、輕看那個。就是與他脾氣、性情最相反的人,他也能照樣地愛他們。他是天上的國民,地上沒有一件事物能拉住他。他的眼光超越時間。因為一直與永恆的神同在,他就越過越像神了。

一切臨到他的事,無論所在的地方、所守的職責,對他沒有兩樣,因他無處不遇見神。在做最卑微的事上與神相親,和在祈禱會裡是一樣的。他並不需要退修,因他在日常的工作裡遇見神、愛神、敬拜神,與在曠野的靜寂裡是一樣的。

他唯一到神那裡的路、與神同在的方法,就是在所做一切的事上,都是為著愛神。做這事或那事,都無關緊要,只要在各樣事情中能使神得榮耀就好了。他所注意的是神,並不是他手裡的工作。他覺得所做的事,越是他的天性所不喜歡的,愛神的心反而越大,因為在此能犧牲自己的意思,來順服神的旨意。工作雖然微不足道,卻不因此減少他奉獻的價值。因神所注意的,不在乎工作的大小,乃在乎愛神的心。

在勞倫斯弟兄的身上,人們還發現一個特點,就是他心思的堅定。他有一種大無畏的精神,對於一切不是出於神的東西,他一無所懼。他對任何東西都不希奇、不驚慌、毫不畏懼。這一種堅定的品德和其他的美德,都是出於一個源頭:他對神有崇高的觀念,讓神在他裡面啟示祂自己,使他認識神無上的公義與無限的憐憫。他能安息在神裡面,知道神不會欺騙他,並且凡從神來的,都是為著他的好處。在他這一邊,他立意不得罪神﹔一切所做的事與所受的苦,都是為愛神之故。他曾說,對於裡面的生命,福音書上已有的命令,就是當以全心來愛神。

有一天我問他,誰是他的顧問(director)﹖他說他沒有顧問,也相信自己不需要顧問,因為他的屬靈情形已為他指明裡面的道路,就是四福音書要他做的用全心去愛神。既已有了這條命令,就無需人來作他的顧問了。但他說,他還很需要一位聽他認罪的神甫。

在屬靈生命上,那些以自己的感覺為指導的人,以為最緊要的事,就是看看自己對神到底虔誠不虔誠。這樣的人在他們屬靈的道路上不能堅定,因為他們的感覺是變化無常的。我們的情形會因我們的懶惰而改變,也會因神的律令而改變,神是按著我們的需要賞給恩賜的。

勞倫斯弟兄堅定地保守自己走在信心的道路裡,永不改變。他是一直不變的,因為他只有一個責任,就是在神所命定的地方,執行他的職責所在的事,其他一切都不在他心上。他不注意自己的情形,也不停步看看自己所定的路到底如何。他專一地注視神為他賽跑的目標,他以溫柔、公義、慈愛的動作,天天向著神快跑。他只做事,並不回想他所做的事。

勞倫斯弟兄的屬靈根基是結實的,而不是空想的。他深信,凡有外面的奇異經歷的人,反而是生命幼稚、軟弱的憑據,因他們以神的恩賜為滿足,沒有進入到神自己裡面。凡與他知心的人都可證明,從他開始作見習修道士起,他從未表現出這樣的幼稚和軟弱。

有一次,一位弟兄請勞倫斯代禱,求神賜給他祈禱的靈。他回答說,在人這一邊,也得有合宜的條件,才能配得上這恩賜。

他一生的路,是一條確定而且有把握的信心道路,跟隨著眾聖徒的腳蹤往前行。他不離開這一條十字架窄路,藉著各樣的美德引人得救,其他事物他毫不在意。他偉大的常識和由信心而來的亮光,叫他看見屬靈生命中的礁石,就是讓好奇心、幻想、愛新奇以及人的指導等進入了人的裡面,以至許多人在此沉溺。在屬靈的事上,一切新奇的東西,總得仔細檢查,若能專一地尋求神,這些危險就都可以很容易避免。

他有這樣的生命,雖然臨近死亡,也不畏懼。他的忍耐力很大,到臨終時更大。雖然身體上的痛苦極大,但他從來不發脾氣。他的喜樂不只在他臉上看得出來,在他話語中更是聽得出來。所以那些去看望他的人不得不問:他到底有無痛苦﹖他說:「對不起,我的確很痛,但我的靈很快樂,也很滿足。」有人問他說:「如果神要你痛十年,你怎麼說﹖」他說:「不但十年,神若願意,就是一直到審判的日子也可以。我信神能將恩典賜給我,使我能喜樂,也能忍受痛苦。」

他有一種羨慕,就是在今生願為著愛神之故而受苦,所以他很寶貴他的受苦。他甚至故意請弟兄們將他翻過身來躺在右邊,因他知道這樣躺著會受更重大的苦,好使他受苦的心意滿足。

   
有一位在旁的弟兄曾有兩次想設法減少他的痛苦,他也兩次回答說:「親愛的弟兄,我謝謝你。但是為著愛神的緣故,讓我忍受一點痛苦。」他常常在疼痛的時候對神說:「我的神!讓我在病痛的當中敬拜祢。讓我為祢而忍受這個病痛,但願與祢同苦同死。」他常背詩篇51篇的話:「神啊,求祢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堅定)的靈。不要丟棄我,使我離開祢的面;不要從我收回祢的聖靈。求祢使我仍得救恩之樂,賜我樂意的靈扶持我!」(詩51:10-12

當他快要離世時,他常常喊著說:「哦!信心!信心!」他如何藉信心彰顯他的生活,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他不住地敬拜神。有一次,他對一位弟兄說:「我知道神在我裡面是無需信心的,因為信心已成為眼見了。」

在黑暗的幽谷中,他的勇敢是無比的。他說,他不怕死亡、地獄、神的審判和惡者的攻擊。當弟兄們問他的時候,他的回答常是滿有恩典和安慰的。有一次,一位弟兄問他:「你知道落在永生神的手裡是何等可怕嗎﹖因為無人有把握說,到底他配不配得著神的恩寵。」他回答說:「對的,為著怕虛榮心之故,我也不願意知道﹔但是我們能做的最好的事,莫過於棄絕自己給神。」

在他領了最後的聖餐之後,有一位弟兄問他是否舒適、心裡在想什麼。他回答說:「我現在所做的,將來還要做,並且在永世裡還要做的,就是高舉神、讚美神、尊敬神,將全心的愛獻給神。弟兄們,我們只有一件緊要的事,就是敬拜神、愛神,其他一切不用去想。」

他在1691212日禮拜一上午九時,在身體沒有失去任何自然功能的情況下,毫無痛苦、沒有掙扎、平安地去世,進到救主永遠的懷裡去了。他極其安祥、寧靜,好像睡著一般。

聖革理門描述的一位弟兄,與勞倫斯極其相似。他說,一個智慧的基督徒最大的事業就是祈禱。這樣的人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都禱告。他並不用很多話,並不以為話多就能蒙神悅納。在他心靈的深處,與神有隱密的交通。無論在行路的時候、和人談話的時候、或者工作的時候,隨時隨處都與神交通。他不住地讚美神,不只在早晨讚美,中午讚美,就是在各樣的活動和工作裡,他也榮耀神,像基路伯榮耀神一樣。因著不斷的祈禱、思念屬靈的事情,他變得謙卑、溫柔、忍耐。但是當遇見試探的時候,他卻像鋼鐵一般堅強,無論多苦,一點都不吝惜於捨棄自己。

他不住地、靜默地思念神,充滿喜樂,以至對於一切虛空的娛樂都置若罔聞。他一直住在神的愛裡,藉著信心,看見光中之光﹔對於世界的福樂,毫無意味。藉著愛,他已經得著了他一切所缺乏的。他再無所求,因他在今生已經得著了他心所羨慕的對象,就是神自己。

他無所懼怕,因他知道在今生沒有一件東西能害他,也沒有一件東西能使他的心離開神。他不需要訓練他的靈魂安靜,因為他的心思已經安息。他知道,凡事都互相效力,要叫他得益處。沒有一樣東西能擾亂他。因為愛神之故,他也沒有脾氣。因為他一樣都不缺,所以妒忌也不能進入他的裡面。他愛人並非人間的愛,乃是像神那樣的愛。他的靈極其堅定,不能動搖,因他已經將他一切的道路交託神,專一地安息在神的裡面。

一位像勞倫斯那樣,也是走信心道路的人說,勞倫斯弟兄單純、膏油滿溢的話語、平凡敬虔的生活,與古聖徒同樣的純潔和完美。歷史上教會最大的亮光(「那坐在黑暗裡的百姓看見了大光;坐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發現照著他們。」(太4:16),就是他們這些人從主得來,又傳遞給我們的。主向那些自以為聰明、通達的人就隱藏起來,而向心裡溫柔、謙卑的人就顯明出來(「耶穌說:「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祢!因為祢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太11:25

聖古理高說,沒有任何人能像一位真基督徒那樣勇敢、無所懼怕﹔沒有一件東西能阻擋他博大的胸懷。如果地不再給他任何東西,他就會有翅膀飛上天去,在神那裡得以安居。他是無邊際的,在地像在天一樣。在情欲的潮流中,他是不被動蕩的。除了他的偉大勇敢之外,什麼都肯讓人。正當他讓人時,他已超越過那些想要拉倒他的人。

這樣的人雖然需要物質來維持生命,但不在需要之外另有所求。他唯一的交通乃是神。他好像光明的鏡子,無瑕無疵,反照出神的形像,超過一切外面的感覺,也無屬世、屬地的氣味。他的美德天天加增,一直加增到見神的那一天。神是眾光之源,在真光中我們才得以見到光。在榮耀的日子裡,真理的榮耀要除去一切迷團的黑暗。在那裡,人要認識我們的這位弟兄和一切心靈像他的人。勞倫斯弟兄在世時,雖然居住在一個卑微的僻靜處,但是任何人,不管是什麼樣的社會地位和身分,都能從他的生命中大得益處。

他能教導那些被今生思慮充滿的人去親近神,叫他們求神賜恩,忠於職守,無論在街上人多的地方,或在空閒的時候,或在極忙碌的時候,都可以去親近神。因著我們這位好弟兄的榜樣,人們會受到他的感動而去感謝神諸般的憐憫,他會激勵他們行出良善,也因為自己各樣的失敗而自卑。

人們在他書中所讀到的,並不是純理論的敬虔,也不是只有在修道院裡的人才能實行的聖潔。不!因為愛神、敬拜神,是每一個人的責任。如果我們的心沒有與神的心連在一起,我們就不能盡到這份責任。我們與祂的交通應該是這樣的親密,就是每一分鐘都與神同在,好像站立不穩的幼童,時刻需要母親的扶持一般。

與天父的交通,一點也沒有難處,是極其容易的,也是每一個人都必須去實行的。保羅說,被神的愛激勵就是為此。凡不練習這個的,凡不覺得他需要如此做的,凡不認識自己無能為善的,就是不認識自己,不認識神,也不知道耶穌基督是他一直唯一的需要。

我們不能以世界的事當作藉口,而忽略了我們的與神同在的責任。神是無所不在的,沒有一個地方是我們無法親近神的。任何時候都可以聽見祂對我們的心說話,只要我們對神有一點點愛,一點點就行,這實在不難。


我們若能從煩悶、紛亂的生活中擺脫出來親近神,就有機會步上勞倫斯弟兄的後塵。若是對於世界沒有欲望與追求,不因為各樣世事掙扎,就沒有一件事能攔阻我們去效法勞倫斯的榜樣,也能夠拒絕一切,時時刻刻活著只為神、只愛神,獻上一切只為了給神。如勞倫斯所說的:為主失去一切的,就能得著一切!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