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水和男人

                  水與男人      康來昌牧師

  約翰福音第5章是「水和男人」。不管是不是神蹟,任何一件事,甚至很平凡的事,甚至小到不算什麼事,都是指向耶穌,要讓我們在每件事上更加信靠祂

  5:1-5,「這事以後」是指前面第4章講到耶穌醫治大臣兒子的事。「這事以後,到了猶太人的一個節期,耶穌就上耶路撒冷去。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門有一個池子,希伯來話叫作畢士大,旁邊有五個廊子;裡面躺著瞎眼的、瘸腿的、血氣枯乾的許多病人。(有古卷在此有:等候水動;因為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那水,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害甚麼病就痊癒了。)在那裡有一個人,病了三十八年。耶穌看見他躺著,知道他病了許久,就問他說:你要痊癒嗎?」

  這件事情是耶穌到醫院裡面發生的。這個醫院很特別,沒有醫生,也沒有護士,也沒有醫療器材。這醫院是由五個廊子,大概有五個躺臥的地方,「裡面躺著瞎眼的、瘸腿的、血氣枯乾的許多病人」。這醫院醫病的辦法,就是有人在天使按著時候攪動池水的時候,誰先下去,誰就好了。這個「按著時候」應該是每天吧!定期每天有一段時間,天使會攪動池子。在攪動的時候,誰先下去,病就好了。

  這個醫院是怎樣的一個醫院?這個醫院病人,應該是普遍比較窮的,沒有錢到別的地方醫治的,就到這裡來碰運氣。另外,這裡的病,大概都是在其他地方醫不好的,不一定是癌症,始終有香港腳,醫不好的,就來這兒。因為這兒不是個正統的醫院,是靠著神蹟。應當有效果,如果沒有效果的話,不會有人繼續來。應當效果也不是很大,因為效果如果很大,恐怕也很轟動的。

  這畢士大裡面很多瞎眼、瘸腿、血氣枯乾的病人。在那裡有一個人病了三十八年,「耶穌看見他躺著,知道他病了許久。」這是約翰福音喜歡講的,「知道他病了許久」。耶穌一看就知道他有病,一看就知道他病了很久。耶穌就問他說:「你要痊癒嗎?」這問題實在是奇蠢無比。就跟你到了餐廳,有人問你:「你要吃飯嗎?」;你上了公車,有人問你:「你要坐車嗎?」你病了那麼久,有人問你:「你要痊癒嗎?」當然要痊癒啊!廢話嘛!

  耶穌「知道他病了許久,就問他說:你要痊癒嗎?」耶穌不會講廢話。這個病人反應的也算是很好。「你要痊癒嗎?」病人就回答耶穌,這一點點的回答也是一個很好的態度。我想其實這個態度不容易,他可能很絕望。「病人回答說:先生,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這是一個醫院。這個醫院的病人,都是沒有錢在別的地方看病的。這個醫院的病人,一定都是在別的地方醫不好的人,這是最後來這試一試,擠一擠。

  這個醫院的病人,誰能夠得到痊癒呢?誰會好呢?這個醫院的病人能好的,都是最不急的人,都是狀況最好的人。也真是有這種事,水動的時候,第一個下去的,他的眼睛要很好,看到水動了!如果他的眼睛不好,他的耳朵也要很好,聽到水動了。第三,他要夠強壯。有多少人,水動了,就跟足球賽進場、猛虎出閘一樣,一開,一衝,就進去了。水動的時候,最強壯的人,可能真沒什麼病,可能長個針眼而已,別的醫師沒醫好,只是他耳聰目明,而且跑得很快,他能夠用最優美的姿態第一個跳進水裡。他是一個夠健康的人,才能第一個去。或者他爸爸要不是黑道的,就是很有權威的,他即使有最嚴重的病,因為「天使按時下池子」,看起來,好像水動的時間是固定的。當那個水要動的時間近了,水池旁邊一排武警,一排帶著衝鋒槍的,「哪個敢過來」,沒一個人能動,動了就開槍打死,所以水一動,他兒子被抬起來,慢慢的、輕輕鬆鬆的第一個放下去。一放下去,兒子說:「我好了!」本來是個啞巴,一進去,「我好了。」

畢士大,一個名不相符的恩典之家、憐憫之家

  這個池子叫畢士大。「畢士大」的意思是「恩典之家」或者「憐憫之家」(House of Mercy),很適合作一個醫院的名字。但這個地方跟這個世界很多的地方一樣,名實不符。

  “House of Mercy” (憐憫之家),這裡最看不到的就是 “Mercy”。這裡是一個叢林。受傷的人,也能有得醫治的。但因為得醫治的機會不多,所以只有最強壯的、最有勢力的、最能踩過別人的、最能把別人拉下來的、最能禁止別人得到這機會的,他能得到。人人都可憐,人人也都可惡。

神的揀選,不是因為我們優秀,是憑他的旨意

  耶穌來到這個地方,我不知道耶穌為什麼跟這個人講,不跟其他人講。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只能說,就跟神揀選我們,我不知道神為什麼揀選我們,我們需要知道就是,絕不是因為我們比別人好。又是聖經裡一個重要的教義,「揀選論」(Doctrine of Election),我們被揀選。

  世人揀選任何東西的原因,都是因為它優秀。你選一個電腦、手機、老公、老婆、教會、學校,都是因為他有某種程度的優秀,或者某種程度對你的好處。我們選東西、選總統、選任何事都是這樣的原因。惟有當上帝選我們的時候,不是從我們身上看到了任何狀況。

  如果有人覺得我是比較優秀、所以上帝揀選我的話,那神應該沒有揀選你。被揀選的人不會有那種我優秀、所以被揀選的想法。這從舊約就有講,包括整個以色列民族的被揀選,申命記7:7說:「耶和華專愛你們,揀選你們,並非因你們的人數多於別民,原來你們的人數在萬民中是最少的。 」每個民族都會吹牛是全世界最優秀的民族、最聰明的民族、最美麗的民族、最善良的民族等等。每個民族都有他的優點和缺點;但是每個民族和個人,如果不歸向上帝,他的優點、缺點都是把整個人類和個人帶到地獄裡去。包括我們基督徒也是罪人,我們被揀選,並不是因為在我們身上有什麼優點。

  世間人的揀選都是因為被揀選的對象,IPhone也好,任何東西也好,有優點、好處。神揀選我們,純粹是揀選者的意旨,「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羅9:15);這句聽來非常霸道,其實是一個最大的恩典。讓我們都能認識上帝的恩典越肯定這件事。

  耶穌跟這個人講話。耶穌為什麼沒有跟其他人講,我們不知道,我們只是相信神一定是公平、慈愛、良善。但是神藉著耶穌跟這個人講,讓我們也感謝主吧!神跟我們講話,神也藉著他的聖靈感動了我們,讓我們有一個正面的反應。
  耶穌問:「你要痊癒嗎?」這句話好像是廢話,但實在不是廢話。這個被問的人大概是這樣想:他在這裡三十八年,老病號了。然後他大概以為耶穌在問他:「你在這兒這麼久,你是不是不想跳下去啊?你在這兒這麼久是什麼原因?怎麼會這麼久呢?你不想跳下去,所以你是不是不想要痊癒了?」他就回答:「先生!」跟約翰福音前面這一連串的寫法,常常是耶穌跟個人的談話:耶穌跟尼哥底母講話,耶穌跟井邊的婦人講話,耶穌跟這個人講話。看重每一個靈魂,雖然耶穌沒有直接跟你講話,但當我們讀神的話的時候,讓我們知道神也在跟我們講話,也求主讓我們就因此產生正確的信心。

  「生先」,不是我不要痊癒,不是我看到水動的時候不想要第一個下去。「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他病了三十八年了,如果是兩歲病的,他現在是四十歲;如果是二十歲病的,他現在是五十八歲了。當他病的時候,可能他家沒有錢,「我爸爸、媽媽把我帶在這裡來,每次水一動大家擠著下去。」說起來有點好笑,但是實在是可悲的、荒謬的!是悲喜劇吧!每次水動的時候,「水動了!」大家有病的一窩蜂的下去,只有一個人好,其他沒好的。然後有人喊救命啊,因為要被淹死了。就是每次水一動,一個人好了,其他的人落湯雞,很辛苦,還要把他救上來。這個人我不知道是怎麼樣想的,我想如果第一個會好,第二個也還有點希望吧!反正第一個人會好,同樣的水,我們都還是下去吧!

  「水動的時候,沒有人。」也許一開始的時候,爸爸、媽媽舐犢情深愛兒女,把他放下去,想盡辦法要擠,但是也是擠不過別人,放下去又要把他救起來,因為他沒好,他不是第一個下去的。會不會有一天,爸爸就跟他講了:「兒啊!我們很愛你,但是你還有哥哥、弟弟要養,我們不能一天到晚在這裡陪著你、跟人家擠。我們還有家人要照顧,願上帝賜福你,爸爸、媽媽得走了。」人間不幸的事很多,也因為這些不幸的事很多,人就根本不相信有上帝。也許他的朋友把他帶來的,有一天,「哎!我們是很愛你,但我們也有家裡的事,我們不能天天陪你在這裡擠,願上帝祝福你,你好自為之,我們走了。」

  「沒有人,沒有人把我放在池裡;等我匍匐前進,使盡力氣爬到池邊的時候,裡面已經人山人海了,都比我先下去,我只好再爬回去。」哎!很悲哀。可能很多人都覺得跟我們的婚姻、我們的家庭、我們的工作或多或少有點像。好像牧師都說你是海龜,是不是你們也爬了很久,第一個到大海的,第一個上岸的。我們就是不早知道,所以我們只能跟在後面揀零碎。就算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幸福。人沒有上帝都不幸福。

  他對耶穌還蠻有禮貌。他這樣的回答是不是很難得?他是不是跟尼哥底母和井邊的婦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有欲望(desire)或者說有盼望, “I desire.” 。對尼哥底母, “I desire to live a virtues life.”(我希望過一個更有道德的生活),但是他絕望了。耶穌說,他要重生,他不了解那個意思。尼哥底母跟其他三個福音書裡講到的少年官真的好像,尼哥底母當然不算少年,但是有錢、有地位,又有謙卑的心。可是那少年官有謙卑的心、有錢、有道德、有欲望,他還是沒有辦法得到永生。為什麼?因為他沒有照耶穌說的話,把一切拋棄了,跟隨主!如果要把一切拋棄跟隨主,那我也沒有辦法得到永生。我們沒有一個人,包括聖法蘭西斯,因為我們沒有辦法把一切都拋棄;而且你把一切都拋棄了,也不能得到永生。我們必須相信主。你說耶穌不是這樣說的嗎?耶穌是這樣說的,但耶穌說這話的意思就是你要單單信靠上帝。你可以有一切的錢,但你是信靠上帝的。你在信靠上帝之下,你一切的錢,一切的財富,才會有妥善的運用。願一切的事叫我們單單信靠上帝

  對這個人,他有一個欲望,他到現在還有,所以他跟耶穌講。我不知道他眼中有沒有閃亮著希望的眼神,「夫子,先生,你跟我講話,那你願意幫我這個忙嗎?下一次水動的時候,你把我放下去。」我不知道他有沒有這個意思,但他有一個意思是:我非不為也,是不能也。

神的作為或快或慢、為與不為都有他的美意

  耶穌是木匠,應該是強壯的。有的時候,神的神蹟很慢,像水變成酒,等了很久,折磨了很久,也沒有那個必要,沒有人能喝那麼多酒。耶穌完全可以很快的解決,但他拖了很久,等六口石缸的水都滿了。有的時候,他又非常的快。主都有他的美意,主或快或慢都有他的美意。我們不一定能解釋,但求主讓我們都繼續信靠他

  耶穌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可以很快,可以很慢。這次他非常快。我們當然希望快,希望方便。但是耶穌行神蹟,單單是醫治瞎子,就有不同的作法。耶穌醫治瞎子,有說一句,他就看見的。也有很麻煩的,吐口水在泥巴裡面,搓了半天,然後弄到眼睛裡面,叫你去洗;洗了第一次,看不清楚,好像第一次不大靈光,再洗一次。神可以做很簡單、很迅速、很完全的,可以有時候留一根刺,留個尾巴。但神要怎麼做都有他的美意,讓我們信靠主。我們信不是空虛的,我們信是因為十字架上的救恩。我們知道他做得一定對

  耶穌這次就很快。可是反而失敗了。不是耶穌失敗,耶穌對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那人立刻痊癒,就拿起褥子來走了。」拿了就走。其實約翰馬上就要講重點這個神蹟產生的結果。當這個人拿起褥子走了,以後發生的事情是什麼?應該是:「哎呀!耶穌也叫我起來,也叫我看見,拜託!拜託!」在這個醫院有那麼多在別的地方醫不好的病人。大家都希望得醫治。我們也有這樣的問題、這樣的祈求、這樣的禱告嗎?「主阿!求你醫治。」有颱風、地震、瘟疫、天災人禍的時候,我們都會禱告:「主啊!求你醫治,求你完全醫治。」我們在台灣常常是有的時候不知道要怎麼禱告。

  台灣最常有颱風,最怕的當然就是颱風,「主啊!求你讓颱風轉向」,我們又能說轉到哪去呢?菲律賓?日本?中國?這也說不通!就讓它消失吧!那幹嘛要產生呢?我們不能夠解釋這些事情,我們每件事都可以求,至於求的結果怎麼樣,我們只有求主讓我們能按著主的旨意求。

  當那個病人好的時候,後面第13節有講到,「那醫好的人不知道是誰;因為那裡的人多,耶穌已經躲開了。」根據常理的推斷和這節經文,當那個人好的時候,所有病人都來找耶穌,然後耶穌很絕情的躲起來了。為什麼?「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豐富」(路12:15)。你身體好是很好的事,我們也可以求神叫我們身體好,但是有比身體好更重要的。當人要到耶穌面前,當人主動到耶穌面前,當人高舉耶穌,當人尋求耶穌,當人要耶穌作王,可能還是錯的,最後還是下地獄去,因為你要耶穌作王,你認耶穌為基督,是要他聽你。你認的基督是什麼樣的基督?是你聽他的,還是他聽你的?他聽你的,他聽我們的禱告,但是在他聽你的前提,總是你聽他的

  所以耶穌並不醫治每個人。如果每一個人他都醫治,世界上對耶穌的印象就是他是一個神醫。但耶穌不是一個神醫,耶穌是上帝。耶穌可以醫好你,耶穌完全有這個能力。但不管耶穌醫不醫你,你都要信靠他。我們有同情心,也求神醫治,但不管他醫不醫你,不管他解決不解決你的問題,你都得順服他,你都得相信他。這很難說,但我非說不可。因為只有這樣說才合真理,也才合乎聖經所講的。

我們進入安息,因為神把一切事都做完做好了

  但這件事,約翰福音顯然覺得我們不需要最先講。約翰福音在講到他好了以後,馬上講的是,第10節,「那天是安息日,所以猶太人對那醫好的人說:今天是安息日,你拿褥子是不可的。」猶太人的希伯來文都比我們好太多,歷史背景比我們知道得太多了。神學院裡喜歡講歷史背景、原文。我沒有說這些不重要,但是別被這些唬住了。如果希伯來文那麼重要,從舊約到新約,最不信耶穌的人就是懂希伯來文的以色列人。如果希臘文那麼重要,最不信耶穌的人就是希臘的哲學家。能夠懂當然很好,神的話是給每一個願意相信的人。「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太11:25)我不是反智,我只是說,求主讓我們知道神的慈愛。看聖經,知道歷史背景很好,但那不是最重要的。神不是要你變成一個學者才能懂他的話,神要你對他有信心,敬畏他。

  猶太人在這天的反應真是奇怪極了!那天是安息日。安息日本來的意思就是讓人安息的。安息日最早的意義是神把一切工都做完了,這是創造的時候,神在六天之內完成一切的工作。他用很擬人化的寫法來寫,好像六天把工作都做完了,第七天就安息了。神就賜福這一天,以為聖日。神做完六天的工,累壞了,給自己放個假吧!這一放假就一直放到永遠。所以清教徒理察·巴科斯特(Richard Baxter)就有一篇文章,「聖徒永遠的安息」(The Saints’ Everlasting Rest)。

  第七天就是安息,那個安息是指著上帝把一切事都做好了。把一個計畫做好,或者把一頓飯燒好,大家也吃飽,碗也洗好,「哇!輕鬆了!」我們要相信一件事,就是神把一切工都做完了。我們生活中的每件事都要有這樣的態度,我們進入安息,因為神把一切事都做完做好了。當然就我們人的經歷,我們還有很多的奮鬥,很多的失敗,很多的捲土重來、東山再起,或者生老病死。但是我們不斷在這些裡面,憑著信心經歷主把一切事都做好了。安息,最基本的意思是:上帝把一切事都做好了,所以我的心啊!你還要憂慮什麼?

  安息日繼續引申出來,跟以色列人在埃及作奴隸有關係。他們作奴隸,他們非常痛苦。他們朝不保夕。他們兒女可能死亡,他們自己可能死亡。他們被虐待,他們工作得不到自己的成果。各位,這些東西都不是只有發生在埃及。這在伊甸園或到今天都是一樣。因為上帝把工作做好了,因為上帝拯救我們,安息日有得到安全,有和好,有和平的意思。這我們每個人很缺乏的。我們沒有安全感,我們怕老、怕死、怕病、怕外遇、怕失業、怕被炒魷魚、怕經濟不景氣,有很多的擔心、害怕;這些怕也是合理的,但是如果不能對上帝有信心,那就很悲哀,很悲慘。

  以色列人在埃及的時候就非常痛苦,他們渴望自由。希伯來書引詩篇的話,用一個很奇特的方式講上帝的救恩、上帝的國度。它說上帝的救恩、上帝的國度是「安息」,「我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來4:3)進入流奶與蜜之地是進入安息。上帝應許我們的一切,當我們沒有信心的時候,我們就沒有安息,就進不到那個安息裡。健康檢查,某個部位有個陰影,我會擔心焦慮是很合理的。經濟不景氣,傳言公司要大量裁員,我會擔心是合理的。基督徒不能避免千千萬萬件、許許多多叫我們生活焦慮不安、恐懼害怕的事,都會有的。不是因為信上帝,這些問題就消失了。是因為信神,我們有更真實的安息。

  很諷刺,這個人有三十八年的安息,但那又不是安息,那是極大的痛苦。那天耶穌叫他起來走,「拿你的褥子走吧」,是不符合猶太人對安息日的了解:安息日不可以作工。其實那個意思就是,每一個禮拜有一天,你要被提醒上帝對你有多大的恩典,但當這個恩典變律法的時候,很痛苦。我們所有的生活,包括我們的婚姻、家庭、工作,我們信靠上帝,都有艱難的。服事上帝甜蜜、甘甜是真的,但痛苦絕望也是有的。家庭生活甜蜜、甘甜是真的,但也有很多的痛苦,痛不欲生的痛苦。你我都有這些經驗。養育兒女、工作等等都是一樣。再好的事情,人事物,如果你不是心中有主,最後都會絕望。我們需要好好信靠上帝。

  有一個人躺了三十八年,這個人天天安息,天天在那裡不能動。但是他希望他能動一動,他真的因為上帝的恩典動了的時候,他走路了,你看到他你會說什麼?「啊!你怎麼會走路了!」猶太人的反應是:「啊!你怎麼可以走路!不准走!」人一些常識都沒有了。我們不能說常識,猶太人是很尊重神的話,但是他們尊重神的話不是出自信心,所以當一個躺三十八年不能動的人,那一天能夠走路,他很興奮的走路的時候,他們的反應是:「你怎麼可以走路!」「今天是安息日,你拿褥子是不可以的!」

知道是耶穌拯救了你,務要再認識、再追隨他

  11節,「他卻回答說:那使我痊癒的,對我說:拿你的褥子走吧。」有人叫我走,我就走啦!然後,「他們就問他說:對你說拿褥子走的是什麼人?」那個人是誰?「那醫好的人不知道是誰;因為那裡的人多,耶穌已經躲開了。」耶穌用我們剛剛講的腳本(scenario ),那麼多人擁擠的湧向他,卻是錯誤的動機。求主醫治,不是錯誤的動機。但是如果求主醫治變成勝過要聽主的話、要信靠主,那就錯了。

  耶穌躲起來了,不是耶穌的錯,是這個好了的人的錯。三十八年沒有人能把我醫好,如果這個人把我醫好了,即使他躲起來了,我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不是感恩而已,是要問:「你是誰?你怎麼講一句話就能叫我好?」可是這個人躺臥了三十八年,他的靈魂也病了。很多乞丐不只是乞丐,身體、靈魂都病了,沒有自尊,沒有希望。那個人缺少一個反應,渴慕上帝。這個叫我好的人,他為什麼這麼愛我?這叫我好的人是誰?「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

  主我要認識你,我要敬拜你。世人都把這些放在很後的次序。我們想到就是:第一個是性,第二個是性,第三個還是性;第一個是錢,第二個是錢,第三個還是錢;想到的就是後來兒女、孫兒孫女怎麼樣有成就。我們不知道什麼是幸福和快樂,包括基督徒常常也是。我們沒有感恩的生活,沒有讚美的生活,很缺少。我們不想認識主,不想認識他對我們有多麼好!

  這個人連去找耶穌的心都沒有。不見就算了!這些看起來都很情有可原的。那個管筵席的嘗到好酒,就把新郎罵了一頓:「你怎麼把好酒放在最後才拿出來」,無可推諉,他如果要責備這個新郎,他也應該問一問,「這酒從那裡來的?」「喔!有一個叫耶穌的人,說起來你可能不信,就是他叫我們把水倒在石缸裡,然後舀出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變成酒了。」「喔!有這事兒!不可能啊!帶我去見他。」整個聖經就是這樣一幕:當人要犯罪的時候,當人要吃那個果子和吃果子以後的動作都是:躲避神。聖靈的工作就是讓我們被神吸引,尋求神。越尋到神的人就越會繼續尋求神。沒有嘗過天恩滋味的人就不會去渴慕。希望我們都能渴慕。希望我們看到主的美好時,就拿出我們考試、賺錢、愛美、那種超級的本事和毅力來追求。

  這個人他知道是誰,耶穌已經躲開了。第14節「後來耶穌在殿裡遇見他,對他說:你已經痊癒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這是猜的。他現在正在犯罪,所以耶穌給他這個警告:「你已經痊癒了,不要再犯罪,免得遭遇的更厲害。」他犯什麼罪呢?我猜,他躺了三十八年,總有一些好心人在施捨,在這三十八年裡每天給他一些東西吃。現在他好了,就跟以色列人從埃及出來一樣,不再作奴隸了,不再怕小孩被殺掉了,不再被埃及人鞭打了,不再朝不保夕了,不再所做的東西通通被埃及人拿去了,但是當他們還沒有進到迦南地、在曠野的時候,他們也開始害怕了。天下只有兩種人不會失業、不會沒飯吃的:一個就是囚犯,一個就是奴隸。自由是要冒險的。有人不想要自由生活。我猜,當他腳好了、可以行走以後,去找工作不一定找得到;勞力的工作太累了,以前天天躺在這兒,時候到了就有麵包、水送到手裡。所以幾天之後,他就躺在那裡裝癱子,好繼續有東西!我猜,耶穌說的不要再犯罪,就是不要再裝成一個癱子要錢。

  「那人就去告訴猶太人,使他痊癒的是耶穌。」這個人不知感恩,我倒不覺得他一定是打小報告,但他有一個極大的錯誤:當他繼續在犯罪,耶穌叫他不要犯罪的時候,他應該一方面很羞愧,一方面,「哎呀!我找你找的好辛苦,怎麼你那天跑掉了,請你告訴我,你是誰?」「耶穌是誰?」,這是生死的問題。當彼得回答正確的時候,「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耶穌說:「Bravo,你好有福喔!」我們任何一個人看出、認出耶穌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而且願意更加認識耶穌,都是極有福氣的。如果不是神揀選,我們不能有這樣的福氣。當我們有這樣的福氣,我們就感謝主。我們很遺憾,這個人去跟猶太人講是耶穌,但他不跟隨耶穌、相信耶穌、繼續認識耶穌。希望我們是。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