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不會失敗的工作》 康來昌牧師

               不會失敗的工作         康來昌牧師

以斯拉記

  「不會失敗的工作」!天下有這種事,不會失敗?人間很難保證不會失敗,最多只能說機率的高或低。但神的工作,神做任何事,都不會失敗,以斯拉記講的是建殿工作不會失敗,神對祂教會的建造是不會失敗的。從事實來看恐怕難以接受,在人看來建殿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幾乎不可能的事


  建殿這件事,從開始就不可能,以色列人因為已經多次不斷離棄上帝、得罪上帝,上帝忍無可忍,最後就讓他們在巴比倫人手中亡國、聖殿毀掉、百姓被擄,整個以色列一片荒涼。以色列這國家已經從地球上消失、沒有了,已經毀掉的殿能夠再建立起來,似乎不可能,但在以色列沒有國家、錢財時,居然重新開始了這殿的建造。

  說從開始就不可能,舉個例子,如果星雲法師當選了中華民國總統,這是非常可能的,以他的聲望來講應該不是太難,如果有一天星雲當選了總統,然後用大量公款建了非常多的廟,非常可能,只要立法院通過,不能說這有什麼不合法,一個佛教國家名義要修這些廟、佛教學校、佛教飯店、媒體,各樣東西,其實現在已經是了,只是還不是用公款,如果有一天用公款來建也是非常可能。但如果有一天這佛教總統下命令說:「上帝要我在和平東路建一個基督教教堂,可以容兩萬人,一切國家撥款」,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以斯拉記1:1開始講的:

  「波斯王塞魯士元年,耶和華為要應驗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塞魯士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說:波斯王塞魯士如此說:耶和華天上的神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路撒冷為他建造殿宇。在你們中間凡作他子民的,可以上猶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華以色列神的殿(只有祂是神)。」

  波斯王塞魯士(或古列)根本不是上帝的兒女,他怎麼會說 「耶和華對我說」?然後他聽上帝的話,不僅是建耶和華的殿,還會說,「只有祂是神?」歷史上世俗的人根本不相信有這事,說是猶太人捏造出來的。我們信這是神的話,但生活中居然有這樣的事嗎?神居然會讓外邦的君王來為他工作?其實這一點都不稀奇,在箴言21:1講到,「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


都是上帝的作為


  全本聖經,特別是在預言以色列要亡國被擄、被異教徒侵佔的書卷(包括以賽亞書)裡,常常也講到當以色列亡國被擄於異教徒之手時,這是耶和華在工作。在耶和華這刑罰管教以色列民,那餘民悔改了之後,他又會重新建造以色列。

  以賽亞書特別多講這類的話,像45:1-21耶和華所膏的塞魯士;我攙扶他的右手,使列國降伏在他面前。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崎嶇之地。」萬國、萬族、萬民、萬方、歷世歷代、中國、日本、清朝,或耶穌、羅馬帝國時代,人能移民到的任何一個地方、或任何一個移民不到的星河,都在我們上帝的掌管中。以賽亞書尤其40章以後常有這樣的話,耶和華說有就有,命立就立。

    這不是基督教的狂妄,如果你信的神不是全能的神,那就不是神。如果你信的神是一個大有能力的土地公,那不是神,那是邪靈、污鬼。我們信的神是掌管萬有的,包括列國、以色列的興衰,都在祂手中。

  塞魯士是波斯王,是個異教國家(拜火教也是從那邊出來的),但神掌管。神讓城門在他面前敞開,讓他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神要他興起時他就興起,神要為他修平崎嶇之地就修平。以賽亞書裡為耶和華修平道路的是神的僕人做的事,現在耶和華為塞魯士修平道路,讓他得勝。


萬物皆為神的僕役


  我們再一次求主讓我們敬拜我們的上帝。是,這是上帝在做的事情,上帝揀選、使用了塞魯士。45:3「我要將暗中的寶物和隱密的財寶賜給你」,列國、列王把他們的錢財金銀放在任何一個地方,神都能夠給塞魯士,就像現在任何人把錢存到瑞士,也會被「維基洩密」找到。突尼西亞那些國家比我們的陳總統還了不起,陳總統是搬運美鈔,他們是搬運黃金金磚。這些事也在上帝的手裡,上帝是公義的。上帝做這些事是要讓人知道,「提名召你的,就是我耶和華、以色列的神。」但塞魯士並不認識耶和華。「你雖不認識我,我也加給你名號。」這世界任何一個國家、民族、個人、團體,認識上帝的、不認識上帝的,都是上帝的工具。

  祂「以風為使者,以火焰為僕役」,巴比倫、所有東西都是。認識、信靠祂的,是蒙福的僕役,不認識、不信靠、拒絕上帝而被上帝使用的,是被咒詛的器皿(羅9章)。

  以斯拉記可以看到神使用波斯為祂建殿。以斯拉記6:22「歡歡喜喜地守除酵節七日;因為耶和華使他們歡喜,又使亞述王的心轉向他們,堅固他們的手,作以色列神殿的工程。」這「亞述王」就是波斯王大利烏。神改變人的心,我們必須相信這一點,雖然在生活中很難相信這一點。以斯拉記7:27-28「以斯拉說:耶和華我們列祖的神是應當稱頌的!因他使王起這心意修飾耶路撒冷耶和華的殿,又在王和謀士,並大能的軍長面前施恩於我。因耶和華我神的手幫助我,我就得以堅強。」神使王起意要修這殿。

  這在人類歷史中並不少,馬來西亞的回教政府會撥款幫基督教建教堂,或幫回教徒、佛教徒建廟宇(他們有四個合法宗教),所羅巴伯是接受了。接受也會有很多麻煩,就如同在以斯拉記看到的。神讓塞魯士起意做這事,但神也就在塞魯士的時候,塞魯士聽了人家幾句讒言,就把這工停下來了。我們基督徒在這世界上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但我們倚靠,只向上帝倚靠。

  不要因為君王或老闆、董事長、社會、媒體說了幾句、做了幾件對我們有利的事,我們就說神在他身上動工了。當碰到不如意、不快樂、逆我們性子的事、對基督教是敵對的工作,神同樣在他們身上動工。

  撒母耳記上18:10,有句我們很難接受的話:「從神那裡來的邪靈(中文翻惡魔)大大降在掃羅身上」,降在一個王身上。西方有句話,「神定意要毀滅一個人,先讓他發瘋」。掃羅發瘋了,他發瘋的原因是因為從神那裡來的邪靈。神那裡來的邪靈,是因為掃羅遠離了上帝。人看是人的作為讓掃羅發瘋,但從神那邊來講,神掌管一切。神讓掃羅發瘋也好、得勝也好,神的旨意都是正確的,神的作為都是美好的。列王紀上22:23「耶和華使謊言的靈入了你這些先知的口。」萬事萬物在神的手中,謊言的靈也是。


謙卑順服神者有福


  我們基督徒、神的兒女需要學會一件事,也求主幫助我們每個人,就是我們能夠常常、時時刻刻、分分秒秒對我們的上帝存一個謙卑順服的態度。就算你悖逆、頑梗、忽略、輕看上帝,神仍然在管理,那樣的管對你是有害無益的;那樣的管是讓你最後會受到地獄的火;那樣的管是神在巴比倫王身上、在法師身上、在賓拉登、猶大身上的工作,我們不希望神的工作是這樣臨到我們,我們希望神的工作臨到的是:「主啊,我在這裡,請差遣我。主,我願意順服祢。主,祢說的話我願意聽;逆我的耳、順我的耳的我都願意聽,我不要選擇性的順服祢,求主幫助我」。如果我們有這樣的態度、認識,我們就是有福的器皿,就是預備得榮耀、蒙福的器皿。求主讓我們是保羅式的器皿,是保羅悔改式的器皿,而不是保羅沒有悔改時那種悖逆的器皿。

  我們願神在我們身上的恩典和工作是使我們喜悅主、願意順服主、尋求主的道路,不要讓我們在那種悖逆頑梗中,好像孫悟空逃不出彌勒佛的手中那樣,最後在神的震怒中滅亡。願我們每個人都常常看到神的旨意是美善、美好的:「請說,僕人敬聽,我願意。主,我知道很難,十字架難背、這條窄路、小路難走、窄門難進,我知道我不容易進去,我進去了常常想出來;我知道捨己、順服祢很困難;我知道一定是蒙福的,但主,我實在受不了,我實在是喜歡照自己的意思做事,主啊,求祢幫助我」。願我們常有這樣的態度。能看到這樣的,是有福的人。

  耶穌有一次講道,在路加福音11章,也不知道為什麼耶穌那次講道特別感動了一個婦女,以致於她大聲喊:「懷你胎的和乳養你的有福了!」大概是耶穌講道講得很動人,那女人實在很感動就說:「你媽媽真有福氣,有你這樣的兒子」。這我們能夠懂,如果看到一個年輕人很出色、優秀(或兒子成了總統、女兒成了王后),是會說:「你這作媽的真有福」。就是耶穌很出色,所以就有人說:「馬利亞好有福!」當然她沒有說「馬利亞有福」,她講得很生動,「懷你胎的和乳養你的有福了!」意思就是你媽媽有福,有你這麼出色的一個兒子。其實她說得比這還要生動,她說的是:「懷你的子宮和餵你的乳房有福」。

  是有福,耶穌也同意,耶穌說:「是,是有福。」馬利亞是有福的,我們基督教沒有那麼稱讚馬利亞,但馬利亞是有福的,她自己說了:「萬代要稱我有福」,耶穌也說她是有福的。在神學歷史、教會歷史、天主教的說法裡,基督教沒有完全否認馬利亞的福氣和尊榮勝過最偉大的天使,勝過上帝最偉大的僕人,勝過摩西、亞伯拉罕、保羅、彼得。為什麼?因為沒有一個受造物、天使有這麼大的榮耀和福氣,上帝在她肚子裡住了十個月;沒有一個受造物有這樣的榮幸,她用她的臍帶把上帝從一個那麼小的胚胎變成了一個嬰孩。

  這是正統的神學說的,不要變成異端,以為耶穌的身體跟我們不一樣。因為任何一個再偉大的受造物,沒有人用她的乳汁讓上帝慢慢吸收然後長大,除了馬利亞;沒有人幫上帝換過尿布、洗過澡,除了馬利亞;沒有人教上帝怎麼認字、一加一等於二,只有馬利亞做過這事。馬利亞有所有受造物沒有的榮幸。她是有福,但是弟兄姊妹,你比她還有福。因為耶穌說了:「是,她是有福」以後跟著說:「卻還不如聽神之道而遵守的人有福。」當我們聽到上帝的話,我們是有福的;當聽到上帝的話願意遵行,我們更有福,比馬利亞還有福,可惜這福氣要的人很少。

  當這些君王、世界上的執政掌權者、世界的潮流、世界的王,在上帝的旨意下不能不順服的時候,他們不是認識上帝而順服,是不認識、悖逆上帝而不知不覺的被上帝掌管,這沒有福氣,甚至是定他們罪,他們始終在上帝的作為中不肯悔改的話,最後會滅亡。願你是有福的人。

  當塞魯士下這命令時,感謝主,有些人有福氣,就是從以斯拉記開始看到的那些跟隨所羅巴伯、設巴薩一起回到已經亡國多年的地方,開始重新建造耶和華的殿。這建造碰到很多很多困難。


重建聖殿遇困難


  以斯拉記4:1-41猶大和便雅憫的敵人聽說被擄歸回的人為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建造殿宇,2就去見所羅巴伯和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尋求你們的神,與你們一樣。自從亞述王以撒哈頓帶我們上這地以來,我們常祭祀神。3但所羅巴伯、耶書亞,和其餘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我們建造神的殿與你們無干,我們自己為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協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塞魯士所吩咐的。4那地的民,就在猶大人建造的時候,使他們的手發軟,擾亂他們。」

  現在我們要問一個問題,這問題我覺得其實並沒有很清楚的答案。基督徒在讀聖經時要小心,聖經講得很清楚的,我們就應該肯定得很清楚,聖經反對的,我們就應該否定得很清楚,但當聖經沒有講得很清楚的時候,就不要硬說一定是這樣。

  標準答案絕不容改變的是關於上帝的基要真理,三位一體、因信稱義、耶穌是神人二性這些,至於說我們信上帝的人該投票給誰、該支持歐巴馬還是反對歐巴馬,這種事沒有標準絕對的答案。在聖經裡也看到耶穌的門徒裡有各種不同的政治立場,在新約、舊約裡也有對上帝基要真理的應用,有各種不同的應用方式,我們需要的是心裡敬畏上帝,不是外面的行動一定要一致。
  希望在教會裡我們能多對神的事堅定的相信,對認識神的事,有盡量多元的包容。當你覺得對方不對的時候,我們要講道理。道是指神,理是指邏輯,講道理,也要講經驗,不要意氣用事。

  以色列人拒絕了這地方的人,我不知道他們拒絕跟他們合作是對還是不對,看起來應該是對的,但我不太確定。這些人「猶大和便雅憫的敵人」大概就是撒瑪利亞人。

  撒瑪利亞人可以說在三件事上跟以色列人衝突。第一個是血統。列王紀下17章可以看到,撒瑪利亞人是在以色列亡國以後,亞述王把其他民族遷到這地方跟以色列通婚的結果。有點像中國歷史上五胡亂華時,有大量異族血統進入中土。撒瑪利亞人就是這些其他不同的國民跟剩下的以色列人通婚的結果。對以色列人來講,這是極大的罪惡,所以在猶太人傳統裡,撒瑪利亞人的地位比以東人和摩押人還低,因為他們污穢、污染了亞伯拉罕子孫純潔的血統。

  希望我們對各國、各族、各民、各方都知道我們是罪人,是上帝所要救贖的對象,求主恩待我們。現在世界這狀況越來越多,街上各色人種都有,教會裡也有印勞、越勞、菲勞,校園裡有各種交換學生。這些人跟你我一樣,有他的優點有他的缺點,願我們不要有絲毫的自大、歧視和輕視別人,願我們也給人家該給的幫助和方便。當然一切在這世界上的法律下行事。就如同你今天如果到了新加坡、印度、中國大陸(可能性都非常大)任何一個地方工作,你一定不希望當地的人欺負、歧視、虐待你,都希望大家互相尊重。

  很遺憾,人和人之間因為血統的不一樣,敵視、輕看或重視都很多。念中國歷史就知道,蒙古人把他所統治的地方分成四等人,把漢人放得很低的時候我們非常生氣,那麼如果在跟別人相處時我們權勢比較大的時候、如果你家有外勞的時候,他作他當作的事,但他的人格應該尊重,如同你的人格應該被他尊重。當你不尊重他、欺負他的時候,就像有些民族欺負某些民族的時候,是,對方可能不能講甚麼話、可能被你歧視,但他同樣強烈的不會尊重你。

  不知道以色列人和撒瑪利亞人誰對誰錯,大家都會說對方錯。這個仇視一直到耶穌時代,在約翰福音、路加福音都看到。耶穌跟撒瑪利亞人談話時,撒瑪利亞婦人很吃驚,因為猶太人跟撒瑪利亞人沒有來往的(約4)。也看到有一次耶穌跟他的門徒只是面向耶路撒冷,撒瑪利亞人就拒絕接受他們(路9:53)。這就好像今天,尤其在飛機場常可以看到的。機場看到有人鋪個白布在地上,面向麥加禱告。我不會歧視他,但我怕他身上有炸彈。這個怕也許不是不合理,但我們需要求主幫助,在這罪惡世界裡,讓我們承認都是罪人,也承認我們都蒙上帝的恩惠。當然我們也謹慎小心,分辨是需要的,我們不是幼稚。

  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不只有種族的衝突,還有經濟上的衝突,因為撒瑪利亞人的祖先是最窮的一群,有錢人和窮人的對立和衝突,也一直都不斷。有錢人常常看不起窮人,窮人常常嫉恨有錢人,這類事也非常多。中國歷史上不是只有共產黨統治時是這樣,歷史上也有很多,西方歐洲也是這樣,一旦農民或被壓迫的人造反,殺起人來也是好可怕、毫無人性。我自己不會覺得哪一種人就是好可憐,只有可憐,沒有可惡。我也不覺得有一群人只是很可惡而沒有可憐,我覺得人都有可憐、值得同情的成分,也都有可惡、值得責備的地方。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因著經濟的因素也有敵視。願基督徒在這些地方也是和平的使者。

  除了血統、經濟,還有就是政治。撒瑪利亞是北國的首都,耶路撒冷是南國的首都,為了政治也是彼此敵視。這些衝突或不同的意見,我覺得有他歷史產生的原因,也不必要抹煞。就像各位,你是擁護綠的,你是擁護藍的,我覺得都可以,只是我希望你是一個講道理的人,能夠修正自己的立場,能夠看出別人的立場可能也有對的地方。你願意很堅持你的立場可以,但希望是在事實、理性、邏輯之下不斷的被修正得更好。但最重要的,比理性、邏輯、事實、經驗,比什麼都重要的事是認定我們的上帝。

  撒瑪利亞人有一點我們是確定的,就是他們的信仰不好。約翰福音4:21,耶穌說:「你們所拜的,你們不知道;我們所拜的,我們知道,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主日崇拜」,我們的唱詩、聽道、禱告、奉獻、交通,都叫敬拜上帝。交誼是因著敬拜上帝而一起交誼。這一點我們也要反省:我們所拜的,我們知道、認識嗎?「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17:3保羅在使徒行傳17章對雅典人說,「你們所敬拜而不認識的神,我告訴你們」。希望我們認識耶和華。

  撒瑪利亞人怕耶和華,又拜其他的神(王下17:41),信仰並不純正。以色列應不應該拒絕撒瑪利亞人?他們既然接受波斯人的幫助,為什麼不能接受跟他們有一點血統、信仰相關的撒瑪利亞人?不知道他們這樣拒絕是不是對的,大家可以有不同的看法。

  中國人看法差距太大時,最好是分道揚鑣,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在一起反而麻煩。很多東西你不一定能改,也不一定能跟人家合作,就可能要另起爐灶。

  猶太人這樣做也許是對的,因為我們的確看到別人在擾亂他們。但如果不跟他們合作是對的,當初為什麼要接受波斯人的命令?因為這整件事最後的決定權都是在波斯人手裡。讓我們更謙卑、更用心一點,在思考一件事情時,想得更周全一點。當初應不應該接受波斯?接受了波斯,最後波斯王下命令停工,你也只好停。的確發生這樣的事情。

  以斯拉記第4章不太好懂的,就是歷史上波斯王都禁止以色列人建殿這件事,停了好久。在撒瑪利亞人攻擊以色列人,上書給波斯王說不要幫助以色列建殿時,講這地方的人是反叛成性,「王該知道,從王那裡上到我們這裡的猶大人,已經到耶路撒冷重建這反叛惡劣的城,築立根基,建造城牆。」(拉4:12)波斯王上當了。

  耶路撒冷的特點是什麼?這個城是Holy City聖潔的城。各城有不同的特色,舊金山是同性戀的城,紐奧良是脫衣舞的城,拉斯維加是賭博的城,雷諾是離婚的城,西安是古蹟的城,每個城有它的特色。而耶路撒冷是什麼城?聖潔的城、平安的城、正義的城(「撒冷」有正義的含意,希伯來書講,仁義王)。耶路撒冷應該是平安的城,但這城流了好多先知的血。耶穌看到耶路撒冷就哭了。你看到一個城,維也納、巴黎、洛陽、南京、北京,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感覺,耶穌看到耶路撒冷就哭了。這是一個反叛的城、一個悖逆上帝的城。本來這城是榮耀的,「耶路撒冷,神的城啊,有榮耀的事是指著你說的」(詩873)。

教會是神的工作


  我們今天講的這些,重點不在耶路撒冷,也不在以色列,我們講的是教會。因為新約舊約所講到上帝的子民、耶路撒冷、以色列這國度,所指的都是上帝那唯一的國度,舊約和新約,教會和以色列裡被神所揀選的人聚集在一起的地方,就是教會。這個教會是耶穌的寶血買贖回來的,是耶穌的寶血潔淨的,這個教會就是你我,要成為上帝的子民,也成為上帝的新婦。這是上帝的工作,以弗所書第1章就講到上帝在萬世以前就揀選我們,要建立一個榮耀的國度、城、新婦。

  這工作能成功嗎?看來是失敗了。神建造以色列人,以色列的代表就是耶路撒冷,神把他建起來,但每次一建起來他就墮落。上帝用什麼方式來講他們的墮落?很刺眼的文字:淫亂,聖經好多地方出現。

  最刺眼的在以西結書16章,其次在耶利米書第2章。人讓上帝憤怒、不喜悅,上帝為了要讓人明白,就用一個方式來說你我、所有的人、所有的教會,當我們遠離上帝時的情形。不信上帝的人當然都是遠離上帝的,而我們信上帝的也有遠離上帝的情形。你說:「不做禮拜、不讀聖經、不禱告,也沒什麼」,我們不覺得這有什麼,因為你不知道上帝對你的恩典是多麼大。

  耶利米書2:1-21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2你去向耶路撒冷人的耳中喊叫說,耶和華如此說:你幼年的恩愛,婚姻的愛情,你怎樣在曠野,在未曾耕種之地跟隨我,我都記得。」以西結書16章把這一段寫得更露骨,就是上帝愛一個被丟棄的女嬰,把她養大,上帝愛上這個女嬰,就是以色列,然後娶她為妻,把她打扮得非常美麗。上帝跟以色列,上帝跟你我,是青梅竹馬、永結同心。

    當然這是形容的,上帝是靈,不會跟人有性關係,用這來讓我們瞭解,人對這一層感受最強烈,不管是喜好或憤怒,都是最強烈的。男女之間性的吸引,比親子、朋友之間、效忠國家的愛要強烈得多,也非常普遍。因此這種關係中間的不忠實也是非常痛苦和憤怒。如果我看到我爸爸跟另外一個女人牽手,我不會怎麼樣,但如果看到我太太跟一個異性牽手,我會非常憤怒。

  聖經在這裡講,在何西阿書、以西結書講,在箴言也講,上帝把以色列人、教會、你我打扮成最漂亮的妻子,給她一切的愛,然後這妻子把上帝給她的一切美好,給了她的情夫。如果我們是那樣愛我們的配偶,把最好的東西給她,她身體不舒服,需要睡一張軟一點的床,你買給她廿、卅萬的床。然後你出差回來,發現你不在時她請她的情夫一起來睡那張床,你受得了嗎?當你把最好的一切給你的愛人,她把你給她最好的一切給了她的情人,你受得了嗎?所有不認識上帝的人,包括認識上帝的李前總統登輝說:「台灣的一切好處是媽祖所賜的」,就是這種形容。

  耶和華發出極大的痛苦。是個被丟棄的丈夫的痛苦,耶2:4-5「雅各家、以色列家的各族啊,你們當聽耶和華的話。耶和華如此說:你們的列祖見我有什麼不義,竟遠離我,隨從虛無的神,自己成為虛妄的呢﹖

  耶和華說:「我到底有什麼對不起你們?我有什麼地方對不起你們,以致於你們去跟隨其他的神」?這句話是耶和華對不忠實的教會、不忠實的兒女、不忠實的基督徒、所有世人所問的一句話:「我有什麼地方對不起你們」?

  然後講以前耶和華怎麼樣善待他們,耶2:9「耶和華說:我因此必與你們爭辯」。這爭辯在以賽亞書、耶利米書都有,是法律上的術語,就是控告;就是在法院上辯論,我提出證據說你錯了。耶和華在法院上說:「你們且過到基提海島去察看,打發人往基達去留心查考,看曾有這樣的事沒有。」(耶211)基提、基達是很遙遠的地方,就是說你們走遍這世界,看看有沒有這種事,有沒有一個國家會作這樣的事情,換了他們的神。耶2:20「我在古時折斷你的軛,解開你的繩索。你說:我必不事奉耶和華;因為你在各高岡上、各青翠樹下屈身行淫」,是指拜偶像。好像耶和華冒了生命的危險把以色列人救出來,解開他們的軛,讓他們得自由。救他們脫離埃及,神讓我們這些罪人每天還能活下去,甚至救我們成為他的兒女。然後以色列拜偶像,不必想到拜關公、媽祖叫拜偶像,對我們的上帝不忠、不愛,就是在拜偶像。

  這是我的痛苦,我覺得我沒有辦法很深的愛神。我是牧師,我知道神很愛我,我會跟人講神很愛我們,我也真覺得神很愛我。神很愛世人,我相信也知道,但是,我沒有辦法那麼愛神,有的時候少一點愛,有時候多一點。

  姊妹比較敏感,能懂這事。你非常愛你的丈夫、兒女(應當如此),你真是愛得瘋狂。如果正常,你會希望對方也是這樣愛你,這才叫好。如果你有一個愛的對象,但對方對你始終是冷冷的,或不冷不熱,你就不會太快樂。愛是互相的。

  我是個傳道人,我知道上帝很愛我,這道理我都知道,上帝把一切美好給我,上帝把祂兒子給我,上帝把聖靈給我,上帝讓耶穌為我流血而死,這我知道。但就好像那個負心的男人,「你沒有對不起我,你實在是最好的太太,可是我不太愛你,我比較愛那個小三」。這說得可能是實話,怎麼辦?耶和華的工作好像會失敗。如果耶和華的工作是祂要愛人,那不會失敗,祂是愛,祂一定愛我們。但如果耶和華的愛要成功的話,不是只有祂愛我們、饒恕我們、無限次的饒恕我們、多次的愛我們,還需要我們也愛祂才可以。
 
  以色列這城、民族、世人、我們,墮落後的特點就是沒有辦法愛上帝。所以你不喜歡讀經、禱告、聚會、傳福音,是正常現象,我們的心就不喜歡這些事。如果你在信耶穌後的成長過程中,發現雖然有困難,雖然不喜歡讀經、禱告、親近上帝、饒恕人、過聖潔生活,但你總還是心嚮往之,求神幫助你,你就有福。在教會裡跟大家一起來尋求、親近上帝,那有福了。

  以色列是神用各樣方式,甚至在耶利米書2:21「然而,我栽你是上等的葡萄樹,全然是真種子;你怎麼向我變為外邦葡萄樹的壞枝子呢﹖」我怎麼洗你,你還是有罪惡?下面又用個很難堪的字眼在講:「你是野驢,慣在曠野,慾心發動就吸風;起性的時候誰能使他轉去呢﹖」(耶2:24這真是很難聽,我們看不到野驢,但看得到狗發情時,就是那個樣子。一看到另外一個,抓都抓不回來,在公園常會看到。這就是我們人的本性,離棄上帝,上帝抓都抓不回來,打都打不回來,怎麼樣都沒有辦法。

  繼續講以色列人對祂毫無恩情。全世界都一樣,對木頭、石頭說:「這是我的神、這是保佑我的」。27節,「他們以背向我,不以面向我」。夫妻睡覺不也常常以背相向?沒有愛。我們以背向上帝,然後患難時就呼求神拯救。神很憤怒的說,28節,「你為自己做的神在哪裡呢﹖你遭遇患難的時候,叫他們起來拯救你吧!猶大啊,你神的數目與你城的數目相等。」全世界有哪個國家把自己的神換了,32節,「處女豈能忘記她的妝飾呢﹖新婦豈能忘記她的美衣呢﹖我的百姓卻忘記了我無數的日子!」這些事情在現實生活都有,被拋棄的女性,看到以前蜜月日子的照片,如同耶和華一樣看到無數的日子,只有傷痛。這樣的民族、國家,能被挽回嗎?

神不會失敗


  以斯拉記所講聖殿重建的困難,其實是表面的困難,這困難後來也解決,在局勢改變下聖殿最後還是建成了。但以斯拉記和整個聖經所講的重點,不在那物質的聖殿。物質的聖殿,耶穌說祂會把它拆掉,重新建造。祂是以祂自己的身體為殿。

  物質的聖殿有興有衰,這世界上的教堂有好有壞,有重建的。最近德國的Dresden教堂,他們說是德國的佛羅倫斯,有很多文化。Dresden碰到一個好大的悲劇,二次大戰時德國曾經狂炸過英國,後來德國節節敗退,盟軍慢慢攻進去,決定對Dresden有個大轟炸,死的人從兩萬到六十萬的紀錄不等,很可怕。有人說是盟軍的報復,有人說是盟軍的惡行,死了非常多人。那次大轟炸,整個城在火海裡,也把非常有名的大教堂毀掉。但這毀得那麼徹底的大教堂,後來又被重建得好漂亮,跟以前一樣。

  日子的辛酸都會過去 ,但神的殿能重新被建起來,這素來反叛的殿能夠被重新建起來。感謝上帝,一定能的。

  以斯拉記5:1「那時,先知哈該和易多的孫子撒迦利亞奉以色列神的名向猶大和耶路撒冷的猶大人說勸勉的話。」這就是教會所做的工作。教會對不信主和信主的人都在說一樣的話:歸回上帝,上帝是愛;歸向祂,祂有赦免,祂有恩典,歸向祂。對不信主的人:你悔改,歸向祂。對信主的人:不要因為你曾經遠離過、不要因為以色列曾經悖逆過,不要因為上帝曾經憤怒過,你就以為沒有希望、回不來了。回來!神的殿可以被重建起來。

  在小先知書裡,哈該和撒迦利亞這兩個人所說的祝福、勉勵的話我們都不熟悉。教會要被重建很困難,我們每個人都在教會裡,教會常常叫人很生氣、很灰心,但我們看上帝怎麼說。

  撒迦利亞書811萬軍之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2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為錫安」,(就是耶路撒冷、教會),「心裡極其火熱,我為他火熱,向他的仇敵發烈怒。3耶和華如此說:我現在回到錫安,要住在耶路撒冷中。耶路撒冷必稱為誠實的城」(剛才是憤怒的城,現在是誠實的城),「萬軍之耶和華的山必稱為聖山。4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將來必有年老的男女坐在耶路撒冷街上,因為年紀老邁就手拿柺杖。5城中街上必滿有男孩女孩玩耍。」

  這在講一個教會被上帝祝福,有各樣的人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富有窮,有高知識的、有低知識的,大家在主裡面都能夠相愛。這有可能嗎?教會會被建造嗎?現在人和人之間仇恨、敵意、虛偽那麼多,上帝的工作可以完成嗎?用剛才的問題,也是何西阿書所問的問題:上帝愛祂的妻子、祂的教會,這不稀奇,但祂的妻子能夠愛上帝嗎?在整個新約舊約講到的救恩就在這裡。救恩、福音不是只說上帝愛我們,固然那是一切,但那一切的結果會讓我們也愛上帝。何西阿書就問這個問題,也有回答,在何西阿書最後一章和中間都有講,耶和華說,「我一定會醫治你那背道的病,用十字架的愛來醫治。」

  新約時,這問題是保羅提出來的。羅馬書第8章保羅問,「有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然後一大堆答案:沒有!刀劍、患難……,這個也不能,那個也不能,什麼都不能,上帝愛我們,就愛我們到底。但保羅接著問一個問題,保羅自己都差點要啞口無言,「有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沒有,再難的事情都不能,但我們呢?我們能不能讓自己與基督的愛隔絕?我們一直不信、一直悖逆」。保羅在羅馬書911章回答這問題,如果以色列(世人、你、我)是如此的悖逆、不肯信靠上帝,上帝能不能把我們悖逆的心轉變過來?保羅的答案是:可以,上帝的愛不僅是永遠愛我們,而且上帝這永遠愛我們的愛,可以使我們這剛硬的心也會愛祂,且永遠愛祂。

  所以我們很喜樂,有盼望,看起來是很灰心,看起來是只好黯然過這每天的日子,但我們很喜樂。神在平凡的、無用的人身上作奇妙的工作,好像神對基甸講:「我要藉著你來拯救以色列人」。平凡的三百人、無用的人,神會作奇妙的事。


禱告
   

    天父,求主同在,恩待祢的教會、恩待祢的兒女,讓我們能夠被聖靈光照,面對現實,看到我們自己的不信、悖逆、對祢的冷漠無情,和我們對這世界的狂熱、不休止的追求。求主恩待,讓我們看到我們的罪,也認識祢的慈愛與憐憫。如果沒有看到我們的罪,我們不會知道祢愛我們的愛有多大;如果沒有看到祢愛我們的愛有多大,我們也沒有辦法去愛祢。求聖靈工作,使我們能夠成為愛祢的人,祢愛我們的愛使我們也能夠愛祢,盡心、盡性、盡力、盡意的愛祢。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