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水與女人

                  水與女人      康來昌牧師

  約翰福音4:1,「主知道法利賽人聽見他收門徒,施洗,比約翰還多,(其實不是耶穌親自施洗,乃是他的門徒施洗)。」「主知道法利賽人聽見」,或者主知道法利賽人知道這個事,然後呢?當法利賽人知道或聽見耶穌替很多人施洗,就有忌妒的心;有忌妒,就不但不信耶穌,就更多排擠耶穌的意思。主知道他的施洗工作越做越興盛,法利賽人就越來越忌妒,於是耶穌就離開。因為再繼續留在這裡,會讓法利賽人有更多的忿怒。

  耶穌不是一個不怕死的敢死隊。其實耶穌有逃、有躲。沒有必要動不動就想為主殉道。這種太想死的思想不大正確。我們應該好好活下去。  主知道別人聽到,而且別人有忌妒的心,「他就離了猶太,又往加利利去。」這對我們這種被灌輸很強的英雄意識的,我們希望耶穌跟法利賽人對抗、行神蹟、繼續收很多門徒施洗啊!不僅比約翰多,比所有的人都多,任何人都不到別的地方施洗,只到耶穌這裡施洗了,這不是很好嗎?可是這不是耶穌來的目的。

  耶穌來的目的甚至不是施洗,跟保羅一樣,「基督差遣我,原不是為施洗,乃是為傳福音」(林前1:17),耶穌也是為傳揚天國的道理而出來的。總要記得教會的目標是什麼。我們不是看施洗的人數有多少,會友有多少,而是我們是不是忠心傳揚上帝的道。教會始終是要這樣。這裡如果不能夠忠心的傳揚,或會引起旁生的問題,他就看起來很膽怯的離開了猶大,往加利利去,就是從南往北走了。
在奇妙或平凡的經歷中看到上帝的作為,被他吸引

  第4節,「必須經過撒馬利亞」。這個「必須」就是靈意的,因為就地理、就當時的環境,不但不是必須經過撒馬利亞,而是他必須繞道,不經過撒馬利亞,因為猶太人跟撒馬利亞人是沒有來往的,他要繞過去的。但他必須走這條路,因為他在這裡要救一個人的靈魂、要救一個城的靈魂。每個人不都自動得救,但他要走這條路來傳揚、見證上帝。

  第5-6節,「於是到了撒馬利亞的一座城,名叫敘加,靠近雅各給他兒子約瑟的那塊地。在那裡有雅各井;耶穌因走路困乏,就坐在井旁。那時約有午正。」約翰福音非常靈意,有很屬靈的意思,但它的字也非常的真實,不僅是時間,地理也是。在哪個地方,這個地方有什麼樣的歷史,在歷史中神做了什麼事。

  神在你我的身上、在一草一木身上所行的奇妙作為,跟神叫紅海分開是一樣的奇妙的,只是紅海分開我們比較少見而已。其他的一樣很奇妙。土地裡長出五穀跟天上降嗎哪是一樣稀奇的。只是土地長五穀,我們太習慣了就不覺得稀奇了。事實上你想想看,土那個東西怎麼可以長出像苦瓜那麼苦的,蔗糖那麼甜的,紫羅蘭那麼紫的,玫瑰那麼紅的,這都很稀奇。這都是神奇妙的作為。只是我們看太多了,就不覺得這有什麼稀奇了。遺憾的是,看少了稀奇,看多了總就不大稀奇,那就是一開始就看錯了。

  有人說,「我看到神蹟就會信。」整個約翰福音、舊約、新約的歷史,你都可以看到,如果不是聖靈在你心裡工作,神蹟奇事就只是好看,看習慣了就沒什麼好看,就不看了。嗎哪第一天從天上降下來,真稀奇,好寶貝!天天吃就不稀奇了,還嫌味道單調。我們求主幫助我們在平凡的生活裡,或者奇妙的經歷裡,我們總是被這些奇妙、平凡經歷後的上帝所吸引。

  在歷史上真發生了這些事,有撒馬利亞的敘加,靠近雅各給他兒子約瑟的井。雅各、約瑟這都是歷史上真實發生的事情。在那個地方、在當時、在今天都栩栩如生,因為是真實的。

耶穌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

  耶穌在那裡走路因乏,耶穌有真實的人性,耶穌不是仙人。耶穌是個平凡人。耶穌完全跟你我一樣:希伯來書,「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只是他沒有罪。就人性來講,他跟你我一樣,會餓、會渴。有些靈恩派說他不會生病,這都是把耶穌神化了。耶穌跟你我一樣有完全的人性,會餓、會渴、會累,而且會死。耶穌的死跟你我的死是一樣的,不管死的定義是什麼,反正就是一般了解的:耶穌真的死了,不是昏過去,是死了。但是不只是一個完全的人,他也是完全的神。當他死在十字架上的時候,或者當他在馬利亞腹中的時候,或者他在伯利恆的馬槽裡的時候,那時候風大一點他就會凍死的,那個嬰孩就是宇宙萬物的主宰,沒有一秒鐘不是。

  基督是完全的神不難,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無所不愛等等。我們講基督是完全的人,這我們也能了解。我們知道什麼是一個人。但難就難在這兒,神人的結合是怎麼樣的一個結合法?

  神學會有一些極度枯燥、極度難解的字,傳統神學會講耶穌有「完全的人性」(human nature),耶穌有「完全的神性」(divine nature),這兩個性(natures)結合在一個位格裡(two distinct natures in one single person),這兩個性(natures)在這個位格(person)裡不混淆、不取代、不區別、不分開(without confusion, without change, without division, without separation)等。但在牧會裡,越了解三位一體、越了解基督論這些看起來很抽象的東西,在平常待人處世,牧養教會越有幫助。求神幫助我們,不要輕看這些。

  近代一位保守的神學家John Murray講,耶穌在馬利亞子宮,除了那個受精卵的產生完全是神蹟,沒有性關係。那個東西產生的一剎那間、那個東西的結合是上帝的神蹟,以後的每一步都不是神蹟了。以後他的著床、慢慢長大,都是一般自然狀況;絲毫沒有減少耶穌的偉大和神性。 

  希伯來書,「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為要在神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來2:17-18);「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來4:15-16)我們在牧養教會、基督徒的生活裡,如果我們知道我們的主是什麼樣的主,對我們親近他、敬畏他是有直接幫助的。如果你把耶穌想錯了,你就不是在親近他,也不是在敬畏他。

  在這裡講到耶穌走路困乏了。他真是累了,他也渴了。他死在十字架上的時候,也是累了,渴了。「就坐在井旁。那時約有午正。」也把時間都講出來了。耶穌累了,耶穌太累了,他就坐下來。

惟有福音,仇恨才能有希望化解    

  4:7-9,「有一個撒馬利亞的婦人來打水。耶穌對她說:『請你給我水喝。』(那時門徒進城買食物去了。〉撒馬利亞的婦人對他說:『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馬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原來猶太人和撒馬利亞人沒有來往。」我們就用文字告訴我們的,很正常的來描述,就是耶穌很累,然後有個女士,一個非常大膽的女人,她來打水。耶穌就很不顧羞恥的說:「小姐,給我點水吧!我很渴。」耶穌的確是渴了,當然他關心這靈魂也是真實的。但是約翰福音沒有說,耶穌為了傳福音給這個女人,他就找了個理由、藉口:「你的頭髮很漂亮,那兒洗的啊?」他不是藉口找一個接近她的理由要傳福音。固然這也很高貴,但就約翰福音講,就是他口渴了:「請你給我水喝」,他需要水。

  整個道成肉身有個特點。他是給人性命的主,他自己死掉;他是造萬物的主,自己非常缺乏,連枕頭的地方都沒有;他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卻常被藐視。我們沒有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世界吃得苦中苦的人太多了,始終還是人下人。

  耶穌說,請你給我水喝。他是很可憐的!這個女士很好奇,有諷刺的意味,「你既是一個猶太男人,怎麼向我一個撒馬利亞女人要水喝呢?」因為他們中間沒有來往。

  這方面我們也真是求神憐憫了!我們大膽的、誠實的要認識一件事,神給我們基督徒的是這個世界唯一一群有盼望的人,有永生的、有自由的、有平安的、有喜樂的、有愛的。有真正的愛,有真正的自由、平安、喜樂、生命的,我們是唯一的一群。而且我們也大膽的也很謙卑的,我們跟非基督徒沒有什麼不一樣,我們都是罪人;我們沒有比他們道德好、學問好。我們信了耶穌,並沒有比別人好。你得了拯救,你不一定在什麼地方、每件事上都比別人好。

  耶穌這個時候就有非常多的需要,「我需要有水,請你給我水喝。」這個撒馬利亞婦人說:「你們猶太人向來看不起我們的。」解經書說,猶太人跟撒馬利亞人的仇恨已經非常多了。人和人,不管是個人和個人之間、民族和民族之間、國家和國家之間、階級和階級之間、膚色和膚色之間、學歷和學歷之間,都會造成不互相往來或者強烈的敵意。我們基督徒是唯一給人盼望的,不是我們好,是我們的福音,我們的主真是好。這個世界的仇恨也惟有基督徒傳揚和平的福音才能夠有希望。你在近代歷史上看到,真是人和人因為種族、階級、膚色的不一樣,包括就在這個地方,在每個地方都有。台灣也有政治,也有本省人、外省人之爭;這裡也有小日本鬼子和中國人之爭都有。我這再多講下去還惹麻煩了,就不要再講了,但是就是我們都有這些。

  猶太人和撒馬利亞人沒有來往。因為你的有錢、他的沒有錢,或者因為你的沒有錢、他的有錢,我們有刻骨銘心的血海深仇,深仇大恨。你看到非洲有一些種族的清洗、屠殺。各位,這些問題為什麼我們敢說只有基督教有答案?因為只有回到主那裡,我們才可能有真的從主來的愛、從主來的和平。

  猶太人和撒馬利亞人沒有來往。沒有來往也已經不錯了,有時候來往就是血的來往。這兩個本是同根生,他們沒有來往,有歷史上的因素、政治上的因素。撒馬利亞是分裂國土的。我實在不想講政治,但是這不是在講政治,這是歷史上,他們是分裂國土的。在階級上,當初留下的撒馬利亞人來是當時最窮的。各位,我們在華人圈裡或在每個圈子裡面也有人有仇富情結;也有人仇美(美麗)情結,因為你的美麗,他就火大;一個人有仇知情結,因為你書讀得多,「什麼海歸?都不過會死背。沒出息!」都會這樣。「她漂亮有什麼稀奇,美麗是虛浮的」,這都是醜女講的話。「知識、博士,知識叫人自高自大」,這都是沒讀書的講的話。基督徒不要忌妒,但我們會看到人因為各種的不一樣而仇恨,也會因為各種一樣而火大。姐妹最火大的就是別人衣服跟你穿得一樣,這真是莫名其妙。我們都是罪人。

要認識神最大的恩賜耶穌基督

  猶太人和撒馬利亞人沒有來往。「哎!你這男人,你們猶太男人,你們猶太人向來看不起我們的,你現在怎麼向我要起水來了!」這句話可能有很強烈的諷刺意味,或者有機會就罵回去一句,也可能是她很好奇你怎麼會跟我講話。耶穌回答了,第10節,「耶穌回答說:你若知道神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給了你活水。」

  耶穌講這話是非常不合理的。你在街上走,有個年富力強的年輕人。可能是要錢!「這位女士,給我一點錢吧!我餓肚子已經餓了三天了!」那你就跟他講:「你年紀輕輕的,年富力強的,還向我一個女人要錢,小伙子,你實在是沒出息啊!去打工賺錢嘛!」然後那小伙子就說:「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爹是誰嗎?你若知道我是誰,你早就來求我了,我也會給你錢了。」這很荒唐的,如果你碰到這種人,就是倒楣碰到一個神經病。

  「你若知道神的恩賜」,我們基督徒基本上跟人家傳福音的時候,別人都是這樣的反應。基本上跟人家傳福音的時候,我們都是看起來很可憐的對不對?每次傳福音,你如果還沒信主或者你剛剛信主,我們都很可憐的請你來教會,都不知道跪下多少次,「這兒很好玩,冷氣很好,還有一頓免費的飯吃。」反正就是威迫利誘(沒有色誘),就是求你來,請你來。

  每一個很得意的人,沒有信主的人,不知道他多可憐,從最高的總統到最低的乞丐都可憐。基督徒必須知道我們非常幸福,我們是這世上最幸福的人。同時我們的確知道,每一個沒有信主的人,他非常可憐。

  任何名人、模特兒、演藝人員或者是大學者,都有同樣的反應,他不認識主,很可憐。我不是忌妒,也不是自大。有時候教會就希望我們能提供神並沒有答應的東西。我們的福音是赦罪的福音罪得赦免。我們的福音是天國的福音,能進入神的國度裡。但神的確沒有應許我們提供金銀珠寶、美麗、健康、快樂。這些都是好東西,可以求,但是神沒有說,每一個信他的人一定能有這些。

  神的恩賜是什麼?神的恩賜包括金銀財富,但這些東西如果取代了上帝,是一個咒詛。任何東西,神造的都是美好的。但當這些東西逐漸凌駕在上帝的權柄之上的時候,那就危險了。「你若知道神的恩賜」,神賜給人最重要的就是耶穌。其實「你若知道神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你應該會有一個反應「你必早求我了」。你傳福音,不管給你那不信主的老公或者兒女,他說:「下次你不要再跟我傳了!」你就跟他講:「如果你知道跟你說話的是誰,你早就跪下來求我了!」這是真的,你必須知道你有的東西。我們是捧著金飯碗的乞丐。乞丐是表示我們一無所有。捧著金飯碗是神給我們的是多豐富。我們希望我們能夠活出這個豐富。

  「哎呀!如果你知道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的確我們作傳道人的並不否認,我們也希望神能夠讓我們行神蹟奇事。我們為人禱告,包括:人需要找工作,為他禱告他找到工作;身體不好的,為他禱告身體能好。我們求主幫助我們有這些恩賜。我希望我有這些恩賜,我希望我們每個人都有這些恩賜,不是我們想要誇耀。因為我們應該有一個很敏銳的心,我們對人在受苦當中,包括疾病,包括精神方面的疾病,我們應該有極大的同情。我們需要求主給我們力量。但你有這麼多美好的東西可以給人,你自己是否肯背十字架?連耶穌也是,「他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來12:2

  耶穌說:「你如果知道我」,這只有神的話能告訴我們,只有聖靈能光照我們。我願我們都知道,使我們能夠活得更豐富。

需要、欲望、神蹟都指向耶穌基督

  這女人就繼續跟他講話。貧窮、飢餓、有需要,實在也是有福的,也求聖靈幫助我們,常常能夠因為我們自己的需要而對主極度的渴慕,以及世人對其他東西的渴慕,包括性的需要、食物、名譽、發財各種欲望,也能挑起我們知道我們需要神。就是希望這一切的目標,最後都是讓我們渴慕神。

  其實聖經裡講到的肉欲、情欲、私欲、邪情私欲,不是說這些欲望本身是罪惡;因為欲望是上帝造的,都是好的。事實上你再想想看,食欲、情欲或者任何一種欲望,是你快樂的必要條件。如果你沒有食欲,吃東西就不快樂了;你沒有性欲,性愛也不會快樂。你快樂就是你那個強烈的欲望被滿足的時候。也因為這樣,這些東西很容易會凌駕在上帝之上,所以聖經裡面講到欲望常常是很負面的。

  這些東西是上帝造的,讓我們快樂。但是在亞當、夏娃還沒有墮落的時候,這個欲望已經那麼強烈的叫他們不聽神的活,何況我們這些墮落的人!但是我們不能因為這些墮落的欲望,引起我們有這麼多的罪惡和偏離上帝,我們就以為這些不好。我們實在有這些需要,但我很希望這些需要讓我們知道:其實我們最大的需要、一切的需要,包括性欲、食欲、成名的欲望(我們中國人最注重成名的欲望)這些欲望,都要在神那裡得到滿足。你說成名的欲望?是,宇宙萬物主宰對你的稱讚:「好!你這忠心良善的僕人!」你如果從神那裡因著信心得到稱義的滿足,你就不會作假了;我們中華民族愛假面子的壞習慣,就可以沒有了。因為上帝稱你好,那比所有的掌聲更讓我們的心得安慰。

  現在這個女人有個欲望。其實她有兩個欲望:一個是性欲,一個是水的欲望,我們姑且說是食欲,很強烈、又很難得到滿足。這個女人如果是今天的話,應該是很容易上詐騙集團的當。詐騙集團通常就是利用我們的欲望。「你要美白嗎?」,「要!」,然後馬上就被下一句話吸引了,「我64歲了!」,「啊!請問保養的秘方?」,「這咱們下面講,預備一點支票。」我們就會這樣想。但是如果你碰到是真神,他真的能給你,這女人她有這好奇的心,繼續跟耶穌講。

  「婦人說:先生,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裡得活水呢?」耶穌說我會給你活水。活水有兩個意義:一個就是流動的水(running water)。活水比死水當然是好多了,比較乾淨,也有更多的功效。活水最明顯的就是河水,是流動的。死水一般講是井水,或者在沙漠地方或以色列那個地方一灘水,其實那水不好。耶穌說給你活水就是給你流動的、源源不絕的、又乾淨的水。但活水也可以有另外一個意思,那就好像有一點神話的意思了,就是西方傳統裡講的「青春之泉」,喝了返老還童。西遊記裡也有,多喝兩口就變成一個嬰孩了。當然耶穌在說活水的時候,這兩個意思都有。只是你的理解並不是耶穌給了她什麼水。這個故事裡面到最後就是這個女人把水罈子都放在一邊了。

  記得我剛剛講 “sign” 嗎?重點不在那個 “sign” ,重點在那個 “sign” 所指的耶穌。任何一件事,不管是不是神蹟,願我們都能夠認識基督。耶穌說,你如果知道我是誰,你就會求我,我也會給你活水。

  這個婦人很好奇,她好奇是她實在太辛苦了,每天打水太辛苦了:「你沒有打水的器具,你正在向我要水喝。井很深,你從那裡得活水?」然後還講了段歷史,「我們的祖宗雅各將這井留給我們,他自己和兒子並牲畜也都喝這井裡的水,難道你比他還大嗎?」你要知道,以色列那個地方水不多的,這在沙漠地帶。我們的祖先雅各!其實在創世記,我們沒有看到雅各打井,我們看到以撒打井。不管這是怎麼解釋,都是表示這是很不容易的。大概是因為以撒比較沒有那麼聰明,雅各很聰明,她就用雅各來代表:「我們的祖先在這一千多年裡面只有雅各一個人,他是最能幹、最有辦法的,他找到了井,難道你比他還大?你還能給我那活水?」

  「雅各?雅各算老幾啊!」耶穌在低姿態的時候,他講的話口氣托天。「耶穌回答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你在路上碰到這種人,只有說你碰到神經病。

  「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這不是字面的。但是我們也很難想像任何人聽了這段話,除了想他是詐騙集團。耶穌講:「我會給你喝永遠不渴的水。我賜的水會很豐富的流出,像泉源一樣。」

  聽到這裡,你說什麼?我碰到騙子了!他向我要錢,然後他說他能讓我成為百萬富翁、億萬富翁。他問我這個字怎麼讀,這字是什麼意思,然後他說:「我能讓你成為哈佛大學的教授。」他什麼都沒有。我們基督徒拿什麼來吸引人?教會裡也常常有這樣的想法:我們要每個人都開賓士轎車。每個人都美若天仙。每個人都非常的優秀。每個人都是博士如果沒有福音,那教會就不是教會,沒有任何存在的價值。很遺憾,今天教會很喜歡講這些,好像比較實際。沒有說這些東西不重要。但是一切的基礎在上帝,在上帝的道,在回到上帝那裡。希望人因這個媒介信了耶穌。

  耶穌是一個乞丐正在要水喝,卻說:「我給的水怎麼好、怎麼好。」先前是耶穌跟婦人要水喝,現在是這個婦人跟耶穌要水喝:「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如果我們傳福音是這樣多好!請人家來教會,最後人家講,拜託請你讓我去教會。

  有時,需要是一件很好的事。缺乏,才會有需要。但是我們總是想到直接的需要渴了就想喝水,餓了就想吃,性飢渴就想男人、女人。我們很難想到這一切的需要,神要我們記念上帝。「四十年之久」,「他苦煉你,任你飢餓,將你和你列祖所不認識的嗎哪賜給你吃,使你知道,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耶和華口裡所出的一切話。」(申8:3)不是說不靠食物,是不「單」靠食物,我們也不能單靠聖經,你這樣看就看錯了。重點還是在說:我們要靠神。我們完全靠著神,我們任何的需要都靠著神;不是只有所謂的宗教需要才靠神。

最重要的是認識上帝,敬拜上帝

  「先生給我這水,我實在很辛苦。」耶穌說:「把你老公叫來,一人得救要全家得救啊!把老公叫來。」17節,「婦人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說:你說沒有丈夫是不錯的。你已經有五個丈夫,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你不要覺得聖經很古板。現在我們一般覺得最進步的是我有五個小三,現在有的還不是我的小三,現在小六了!人家女人也可以這樣啊!我有五個大三,現在有的大三還不是我的。人性沒有太大改變,基本上沒有改變。「耶穌說: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裡來。」不管是對水的依賴或者對性的依賴,你要轉成對我的全然信靠,到我這裡來。

  然後耶穌露了一手。當這個女子很不意思的時候,他說,「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這話如果翻得再直接一點,你這話是真理,當然這話是事實,還說不上是真理。「婦人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們的祖宗在這山上禮拜,你們倒說,應當禮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有很多的解經家說,這個婦人不好意思了,「哎喲!怎麼你把我的底都掀出來了。你都知道!你有竊聽?你有監視我的網站?你怎麼都知道這些事?」於是她很不好意思就轉了個話題,顧左右而言他。有很多解經家這樣講。可能他們也很有道理吧!但我覺得不是。

  就像我剛講的,水重要,性重要,食物重要,面子重要,這些都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認識上帝,敬拜上帝,敬畏上帝,愛上帝。最重要的是你跟上帝「除我以外,不可有別的神」,「除我以外你不可有信靠、敬畏、喜悅的對象,絕對敬畏,絕對喜悅的對象」。


  很多人有很多優點,但對屬靈的事一點興趣都沒有,卻瘋狂的追求健康。最悲慘的,不知道自己迷路了,所以耶穌要來找人。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